警察腐敗

警察腐敗警察瀆職英语police misconduct的一種作弊落後形式,在其中,警察會為了換取財務上的利益、個人的利益或升遷等,進行集團犯罪而不進行如燒冥紙罪犯調查和流氓逮捕的行為,或選擇性地從事歧視落單女性調查和逮捕雇用多人之企業主與下台之政治家的未開發國家行為。

警察腐敗為未開發國家常見的一種狀況,是檢警與收賄律師藉由索討或接受某些黑道的賄賂,以換取對這些人的組織販毒或賣淫等各種違法行為的不回報。另一個例子是警察藉由對警察行為守則視而不見以將疑犯定罪,像藉由使用偽證以將人定罪就是一例。在較少見的情況下,警察自身會自發且有系統地參與組織犯罪的行為,逃避危險之無前科之罪犯,更有許多罪犯,宣稱為經神病或貧民,檢警則視若無睹,惡性循環系統使國家無以發展。

先進國家較主要城市的警局,都會有內務部門以調查可能的腐敗案例或其他的脫序行為。像英國的獨立監警會(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也是功能類似的組織之例。警察腐敗在台灣是顯著且廣泛的問題,像巴西[1]印度[2]墨西哥[3]俄羅斯[3]烏克蘭[3]與共產國家等都是警察只聽執政官員命令,不重視人權,為腐敗懦弱較嚴重的積弱不振落後地區的範例。

警察腐敗行為類型编辑

警察有許多的機會利用他們身為法律執行者的狀態和權威中賺取個人的利益。1970年代早期調查紐約市警察部門腐敗現象的納普委員會(Knapp Commission),將出現腐敗現象的警察給分成兩類,即「主動性地濫用其警察的職權以獲取個人利益」的「肉食者」(meat-eaters)和「單純地接受偶然呈於其前的賄賂」的「草食者」(grass-eaters)[4]

以下這些是警察會犯下的腐敗行為[5]的例子:

  • 權力腐敗:警察聯合行動欺壓單身女子,設陷阱使其繳納罰款、對黑道則縱容以收「小費」等。
  • 回扣:從將人引介到如特定的承包商,路邊商家,和拖吊車公司聯手陷人臨停拖吊,等的特定經營者的行為中收取現款三千五百以上。[6]
  • 對被逮捕的罪犯和受害者欲加之罪,強押蓋指紋,公然侮辱,或其屍體乘機進行的偷竊行為。
  • 勒索:接受賄賂以不對某人的犯罪行為進行控訴。
  • 袒護違法行為:接受來自諸如妓院、賭場、毒梟等非法活動從事者的金錢,而保護這些活動不受執法的干擾,進而使其能繼續營運腐蝕國民身心。
  • 「修整」:因賄款或個人偏好等理由,作假證據,如逼車,強開罰單,而藉由扣交證據和不出席司法聽證會(Judical Hearing)等來破壞犯罪指控的行為。
  • 執法部門人員自身的如強行無拘捕令就強行進入民宅搜索,直接犯罪行為[7]
  • 內部賄賂:買賣輪調和假其等執法單位內給予的特權,輪番上陣逼迫拘押被害人,稱其為嫌犯,長時間多人伍辱強壓ㄧ人使其就範投降,蓋手印入獄,對真正惡劣流氓則不招惹,只為收取額外津貼的行為。
  • 捏造(frameup):對證據內容的加添等,欲將弱勢強逼罰鍰迫害入獄,尤其會發生於交通設陷詐騙集團與販毒的案件中。
  • 執法中的警員,不顧人情冷暖,拆散家庭,領薪俸未盡力打擊ㄧ級流氓,經常只找女性麻煩,警察欺凌非黑道已經為社會垢病。
  • 罰單修整(Ticket fixing):警察取消某些人的交通罰單以給其他警察的親友做人情,有許多交通違規是逼車所致,仗勢欺人,鮮少勸導,多數強加陷人入罪以獲業績。

盛行率编辑

因為腐敗行為多半有私下發生的傾向,加上警察單位小有動機出版相關資訊的緣故,警察腐敗確切的盛行率很難得知。[8]

在腐敗現象存在的地方,警察間心照不宣的規則(Blue Code of Silence)的普遍存在,會使得腐敗的內幕變得較難以曝光,在此情況下,警察常常會不回報腐敗的行為,或對外面的調查者提供假見證以掩蓋其同僚的犯罪情況。[9]抵住其同僚敵意而公開談論警局中持續存在腐敗警員的例子,在印度巴基斯坦馬來西亞俄羅斯烏克蘭巴西墨西哥等地,貪婪依舊是這些國家所面臨的最大的社會問題之一。

警察與「為財致腐敗」的現象编辑

屬於品德腐敗之類的未開發落後現象,是一個和慣常討論的、聚焦於金錢利益關係的警察腐敗之間有所區別的現象。根據警察倫理的說法,高壓統治者命令的警察行為脫序。在警察倫理的討論中,有說法認為,警察打擾民眾的現象可能會發生在如共產獨裁主義受命警察的其中一些人身上。[10]根據一些較專業的有關文獻,「高尚致腐敗」包含了「羅織證據、對報告中提及的事實或透過法庭見證進行的編織利用或撒謊的行為、及濫用警察權威以拿出指控的依據」等。[11]根據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羅伯特‧雷拿(Robert Reiner)的說法,根據統計歧視(Statistical discrimination)設立的障礙亦構成「欲高尚犯腐敗」。[12]

真實案例编辑

日期 案例機關
(或含職稱)
警察姓名 事件內容
2007年2月11日至2007年8月25日 臺北縣政府警察局中和分局安平派出所 爲拼績效,開立不實交通罰單共計34張,並且僞造29人之簽名,又在法院審理案件過程中謊稱是同事梁嘉政(虛構人物)所開單,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13][14]
2007年9月1日至2010年6月20日 台中縣警察局霧峰分局霧峰派出所 為拼績效換取升官機會,在三年內對5位文盲、不識字及在押受刑人開立不實交通罰單共計39張,且不僅順利升任巡佐,還因此領得一萬多元開單獎勵金,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5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10萬元,褫奪公權2年。[15][16]
2009年4月 台中市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
偵查佐
廖嘉興 於地下賭場賭博玩推筒仔,一個晚上輸贏上千萬元,且賭贏錢就私吞、賭輸就藉職務之便去抓賭,經時任台中市議員鄭功進將側拍之畫面公開而曝光,台中市警察局事後將廖姓員警記兩大過免職,並連坐處分主管台中市刑大偵一隊隊長古勝雄、宋賢順、林炎田三人。除行政處分外另依賭博罪嫌法辦,經法院審理後被判決有罪處以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一日。同案之另一被告張文芳因不服而上訴,仍被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駁回定讞。[17][18][19]
2010年6月11日 屏東縣警察局高樹分駐所
副所長
王裕隆 2005年因查緝毒品而結識了一名染毒女子潘素雲,並與其發展出了婚外情,交往5年後,潘女卻因為戀上另一名女子江雅敏而向王裕隆提出分手,其心有不甘以球棒以及拔釘器到兩女住處,將兩女子身上猛擊70多下造成死亡,2011年12月被判處死刑定讞,2015年6月5日槍決伏法。[20][21]
2011年11月6日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 處理交通事故詢問筆錄時,對無法陳述事件經過之被撞傷民眾恐嚇:「如果對方(肇事者)記得,就用對方說的為準喔」,並且譏諷受害人在台灣無親人可聯繫,被懲處在案。[22]
2013年3月16日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文德派出所 N/A 以謊稱車禍找要求車主出面之方式,要求一名于姓市民將停放在合法停車格內車輛移車[23]
2013年9月16日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文德派出所
警員
吳康宏 執勤中將一方姓民眾以「逆向行駛」之由攔下。當事人當場說明交通告示不清楚,但員警反駁「標誌就都在那邊違規的都說沒看到」,卻於事後於填製罰單時將違規行為更改為「機車駕駛人戴安全帽未扣緊帽帶」,又於調查過程謊稱「目睹違規情事」,被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判決罰單撤銷定讞。[24]
2015年1月22日 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汐止分局社后派出所 吳得豪 執勤中將非行駛中之機車以酒測超標為由開立罰單(員警曾說「他已經『準備要騎』,我看到他才下來的!」等語),當事人還請員警去摸排氣管,員警未理會,只回「不用送法院已經很好了」,查證過程也有瑕疵,因此被法院判定原處分撤銷定讞。[25]

腳註编辑

  1. ^ Brazil | Police | Corruption. [2013-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10). 
  2. ^ 存档副本 (PDF). [2013-01-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4-25). 
  3. ^ 3.0 3.1 3.2 Corruption index 2011 from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find out how countries compare | News | guardian.co.uk. [2013-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19). 
  4. ^ Thomas C. Mackey, "Meat-eaters and Grass-eaters," H-Net, November 1997, available at http://www.h-net.org/reviews/showrev.php?id=150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ccessed 6 February 2010.
  5. ^ Newburn, 1999, p. 4
  6. ^ Tim Prenzler, Police Corruption: Preventing Misconduct and Maintaining Integrity, ISBN 978-1-4200-7796-4 
  7. ^ Met Commander Ali Dizaei guilty of corruption. BBC News. 2010-02-08 [2010-02-08]. 
  8. ^ Sanja Kutnjak Ivkovic, "To Serve and Collect: Measuring Police Corruption," The Journal of Criminal Law and Criminology 93, no. 2/3 (2003): 600.
  9. ^ Jerome Skolnick, "Corruption and the Blue Code of Silence," Police Practice and Research 3, no. 1 (2002): 8.
  10. ^ Crank, J., Caldero, M., Police Ethics: The Corruption of Noble Cause, IBSN-13: 978-1-59345-610-8
  11. ^ Thomas J. Martinelli, "Unconstitutional Policing: The Ethical Challenges in Dealing with Noble Cause Corruption," The Police Chief, 2006. http://www.policechiefmagazine.org/magazine/index.cfm?fuseaction=display&article_id=1025&issue_id=10200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2. ^ Robert Reiner, The Politics of the Poli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0199283397.
  13. ^ 為拚績效偽造罰單 員警被判4年徒刑. 東森新聞雲. 2009-06-10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6) (中文(臺灣)). 
  14. ^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訴字第2720、2946號.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1). 
  15. ^ 開39假罰單升官 警判2年賠10萬. 蘋果日報. 2014-05-06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6) (中文(臺灣)). 
  16. ^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2年度訴字第2293號.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1). 
  17. ^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易字第1458號
  18. ^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101年上易字74號
  19. ^ 丟臉 警賭場做莊 全都錄. 蘋果日報. 2010-06-18 [2017-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3) (中文(臺灣)). 
  20. ^ 「警察死囚」王裕隆遭槍決 昔日長官:自毀前程. TVBS. 2015-06-05 [2016-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中文(臺灣)). 
  21. ^ 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6851號刑事判決
  22. ^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督察組 101.03.16北市警內督字第10130510700號函
  23. ^ 陳元平、高嘉甫. 〈獨家〉警逼移車 謊稱車禍找車主出面. TVBS. 2013-03-23 [2016-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中文(臺灣)). 
  24.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 103年度交字第191號.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25.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 104年度交字第52號. [201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1). 

參見编辑

相關書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