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謝寶勝(1859年-1912年),字子蘭安徽壽州人。清朝政治人物,軍事將領,性情剛烈,曾因事不利,兩度出家為道士,因清朝覆滅而飲彈自裁

謝寶勝
谢宝胜


大清南陽鎮總兵
族裔 漢族
字號 子蘭
出生 咸豐九年(1859年)
安徽壽州
逝世 民國元年(1912年)
河南裕州
出身
  • 武童

生平编辑

最初跟隨金順征戰西部邊陲,隨後跟隨宋慶馬玉崑攻克肅州及關外諸城,積勛至都司。因事與馬玉崑相左,此後棄官離開,在天山博克達山當道士。光緒十五年,馬玉崑擔任直隸提督,鳩集舊部,多次招謝寶勝出山。謝寶勝受感動,出山并獻方略。光緒二十一年,朝鮮有戰事,其跟隨出關,與日軍交戰數十次。馬玉崑之弟身陷重圍,謝寶勝救出。此後《馬關條約》成,清朝承認敗給日本臺灣割讓,賠款白銀二萬萬兩,謝寶勝非常憤怒,再次當道士,并於京師白雲觀羈跡數年[1]

義和團之亂期間,柴洪山統武衞護軍,榮祿檄令其出山,領前路後營,已留河南,更名為精銳軍,領左營,尋改為筦豫北軍。嫉妒者誣陷,巡撫吳重憙上疏辨其冤。此後他駐軍黃河陝縣汝陰最久,將士都互相畏懼心服,軍旗所指,紀律肅然。此後升任副將[2]

宣統元年,授河北鎮總兵。次年改任南陽鎮總兵,并節度河南陝縣汝州軍。謝寶勝此後還平定各地盜亂[3]。宣統三年,移師嵩縣,此後與北上的部隊交戰,部隊因兵糧不足而退守裕州。在自己不同意的情況下,被列名《北洋五十將乞共和電[4],之後聽聞宣統退位詔令之後,他召集士兵,勉勵他們盡忠報國。同夜整肅衣冠,吐血數升,飲彈自盡,將士們痛哭流涕,用軍旗包覆他的遺體,舁至獨頭鎮收歛之[5]。其畫像收于《庚子辛亥忠烈像赞》。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華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70):“謝寶勝,字子蘭,安徽壽州人。初隸金順麾下,從征西陲。嗣隨宋慶、馬玉崑克肅州及關外諸城,積勛至都司。以事與玉崑左,棄冠服走博克達山為黃冠。光緒十五年,玉崑提督畿輔,鳩集舊部,獨偉視寶勝,招之出。敦促備至,寶勝愾然曰:「玉崑知我者,義不忍卻!」迺棄黃冠,詣軍所獻方略。二十一年,朝鮮告警,從出關,與日軍數十戰,勇敢躐倫等。玉崑弟陷重圍,銳身救之出。和議成,憤甚,復為道士裝,羈跡京師白雲觀,如是者數年。”
  2. ^ 中華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70):拳亂作,柴洪山統武衞護軍,榮祿檄領前路後營,已留河南,更名精銳軍,領左營,尋筦豫北軍。忌者中以蜚語,巡撫吳重憙疏辨其冤,上卒優容之。駐軍河、陝、汝最久,將士積相畏服,軍麾所指,紀律肅然。累遷至副將。
  3. ^ 中華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70):“宣統改元,授河北鎮總兵。明年,移南陽,河、陝、汝軍仍受節度。寶勝益感奮,尤嚴治盜,所蒞毋擾民。恆短衣執械先士卒,或宵行數十百里,偽為小商,詗虛實。村民通匪者憚其至,嘗置毒飲水處,寶勝則自攜水甖,懷麥餅,食盡,忍飢渴以為常,以是寇鮮漏網。洛陽張黑子、嵩縣王天縱、汝州董萬川尤鷙悍,張、董並計擒之,天縱懼不敢出。豫西數十州縣皆安堵,而南陽王八老虎猶嵎負。寶勝至,移書期決鬬。會天大雪,前期五日,潛師薄其巢,賊不戒,據中庭轟拒。寶勝奮身入,眾繼之,火其廬,卒就縛,置之法。自是南陽無遺寇。寶勝短軀幹,目光炯炯能懾人。視盜如仇,待士卒若子弟。勞無吝賞,遇喪亡,賻卹尤厚。餉饋無所受,無兼衣餘食,統兵十餘年,而負債鉅萬。巡撫寶棻上聞,中旨敕司庫償九千餘金,異數也!”
  4. ^ 1925年12月30日,北洋军阀皖系将领徐树铮于廊坊车站遭冯玉祥仇杀. 
  5. ^ 中華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70):“三年,移師嵩縣。值鄂亂作,亟還籌戰守。其時襄樊已應和,土寇處處飆起。豫南與陝、鄂壤地接,市言訛日數至。檢勒部曲,日夕巡徼不少休。支振數十日,而襄樊軍闌入,士民與通款,將內訌。諸將意沮,咸莫能奮,惟都司姚靄雲慷慨願從戰。無何,新野陷,大吏飛檄戒毋妄動。寶勝憤激,赴校場,與眾誓死守,而府縣官已委印綬去。翌日元旦,獨朝服詣萬壽宮行禮,痛哭不能止。俄傳南軍入,煙燄翳天,各營亦以食盡而潰。不得已,退頓裕州,比至,城皆樹白幟矣,迺止舍。至夕而遜位詔至,召將卒勵以忠義,麾之去,夜半時,屏僕從,肅衣冠,嘔血數升,以槍自擊死。平旦,將卒趨視,皆哭失聲,以大纛裹屍,舁至獨頭鎮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