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豐臣秀吉高山國招諭文書

1635年荷蘭人所繪福爾摩沙與周邊國家

豐臣秀吉高山國招諭文書(日語:豊太閤の高山国勧降状),為日本戰國時代文祿2年(1593年),豐臣秀吉派遣使者原田孫七郎日语原田孫七郎前往臺灣(當時日本人稱為高山國)要求納貢所攜帶的諭令文書,但是因為使者找不到可以傳遞文書給高山國的人而不得要領。該文書現藏於加賀前田家尊經閣文庫

目录

概述编辑

16世紀末,豐臣秀吉平定日本內亂之後,開始計畫向外擴張勢力。先是於1592年出兵朝鮮,再於1593年12月27日寫置招諭文書,派遣使者原田孫七郎攜帶《高山國招諭計畫書》前往臺灣北部。其內容有如中國古代帝王征討的文書,除了宣揚國力及豐臣秀吉的功業外,文末並以「若是不來朝,可令諸將征伐之,生長萬物者,日也;枯竭萬物者,日也;思之」威脅及恫嚇臺灣人納貢[1]。但因為當時台灣北部原住民仍處於部落社會、未形成統一的地方政府,原田孫七郎找不到可以傳遞文書給高山國的人,無法如願而返回日本[來源請求]

影響编辑

豐臣秀吉招諭臺灣的作為,讓西鄰的明朝與佔有南鄰菲律賓群島西班牙感到緊張。明朝加強防禦澎湖,以防日本侵擾沿海[2];西班牙則準備率先攻占臺灣,以防日本南下。不久,豐臣秀吉、原田相繼去世[2],日本再度陷入內戰。[1]。「招諭」一事遂無疾而終。

全文编辑

夫日輪所照臨,至海岳山川草木禽蟲,悉莫不受他恩光也。予際欲處慈母胞胎之時,有瑞夢,其夜已日光滿室,室中如晝;諸人不勝驚懼。相士相聚占筮之,曰:及壯年輝德色於四海,發威光於萬方之奇異也。故不出十年之中,而誅不義、立有功,平定海內。異邦遐陬嚮風者,忽出鄉國遠泛滄海,冠蓋相望結轍於道,爭先而服從矣。朝鮮國者,自往代於本朝有牛耳盟;久背其約。況又,予欲征「大明」之日,有反謀。此故,命諸將伐之。國王出奔,國城付一炬也。聞事已急,「大明」出數十萬援兵;雖及戰鬪,終依「不得其利」,來「勅使」於本邦肥之前州,而乞降。繇之築數十箇城營,收兵於朝鮮域中「慶尚道」,而屢決真偽也。如南蠻琉球者,年年獻土宜,海陸通舟車,而仰予德光。其國未入幕中,不逞之罪彌天。雖然不知四方來享,則非其地疎志;故原田氏奉使命而發船。若是不來朝,可令諸將攻伐之。生長萬物者,日也;枯竭萬物亦日也。思之,不具。文祿二歲.星集癸巳.十一月初五日。日本國.前關白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林偉盛,《臺灣歷史辭典》「豐臣秀吉高山國招諭文書」條目,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第1319頁-1320頁
  2. ^ 2.0 2.1 高山國招諭書.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 [2019-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