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莉莎白·帕里斯(英語:Elizabeth Parris;1682年11月28日-1760年3月21日[1]),暱稱貝蒂·帕里斯(英語:Betty Parris),是塞勒姆審巫案的最初原告之一,貝蒂和她的表姊艾比蓋兒·威廉斯的指控直接導致了20人死亡,其中19人被判處絞刑,1人被石頭壓死[2]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貝蒂的父親是塞繆爾·帕里斯,他是塞勒姆教會的知名牧師。她的母親是伊莉莎白·帕里斯。貝蒂的哥哥湯瑪斯·帕里斯出生於1681年,妹妹蘇珊娜·帕里斯出生於1687年,其他住在帕里斯家的成員還有貝蒂的表姊艾比蓋兒·威廉斯,和屬於塞繆爾·帕里斯的印第安裔奴隸夫妻約翰·印第安以及提圖芭[1]

1688年,塞繆爾·帕里斯被任命為塞勒姆地區的新牧師[3],包括艾比蓋兒和兩名奴隸在內,全家人都跟隨塞繆爾從波士頓搬到塞勒姆[4]

塞勒姆審巫案编辑

1692年2月,在貝蒂身上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症狀,如在房間裡跑來跑去,躲在家具下,發燒,像狗一樣吠叫,身體抽搐成不像人類的姿勢等等[1][2]。不久後,在其表姊艾比蓋兒·威廉斯身上也出現了類似的症狀[1]。塞繆爾嘗試以祈禱和家庭療法為兩人進行治療,但毫無起色。於是,塞繆爾找來了醫生威廉·格里格斯和牧師約翰·黑爾來診斷病情,兩人都同意貝蒂和艾比蓋兒受到了巫術的影響[2]。根據約翰·黑爾所述,貝蒂和艾比蓋兒身上有許多咬痕和擰痕,且這些傷痕在手臂、脖子甚至背部皆有出現,因此「不可能是她們自己弄出來的」[3]。這些症狀的成因在現代有許多說法,有些人認為症狀的原因是吃了被麥角菌感染的黑麥麵包,也有人認為這些症狀分別來自氣喘壓力癲癇甚至是心理作用。

貝蒂的其他朋友也開始出現類似症狀,格里格斯注意到出現這種症狀的只限定孩童,這使其他村民開始相信整起事件確實是由巫術所引起的[4]。牧師帕里斯的鄰居瑪麗·西布利指使提圖芭烤一塊女巫蛋糕來驗證提圖芭的清白,提圖芭最後被貝蒂指出是「邪惡之手」之一[2]。在提圖芭接受訊問的同時,薩娜·古德薩娜·奧斯本也開始被質疑。最後提圖芭承認了罪行,並轉而指控另外兩位女性[2]

1693年3月,當整起案件逐漸邁入尾聲,貝蒂夢到了一位被她認為是惡魔的「黑人」[2]。貝蒂的家人將這視為不詳的徵兆,並把貝蒂送往另一個家庭(塞沃斯家)暫住,希望能讓她擺脫巫術的影響,儘管貝蒂後來仍出現了一些症狀,她最終得以完全恢復健康[1]

審巫案過後的生活编辑

1693年5月,塞勒姆審巫案結束,貝蒂·帕里斯從未撤回她的任何一條指控[1]

1710年,貝蒂27歲,她嫁給了班傑明·巴隆(Benjamin Baron),一名文書軍士、商人和鞋匠。她和巴隆育有四個孩子:湯瑪斯、伊麗莎白、凱瑟琳和蘇珊娜。貝蒂與丈夫一起生活了六年,最後於1760年3月21日在麻薩諸塞州康科特逝世,享年77歲[1][2]

大眾文化中的貝蒂·帕里斯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Brooks, Rebecca B. Elizabeth Parris: First Afflicted Girl of the Salem Witchcraft Trials. June 10, 2013.Profile , historyofmassachusetts.org; accessed December 23, 2014.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Profile , womenshistory.about.com; accessed December 23, 2014.
  3. ^ 3.0 3.1 Gragg, Larry. A Quest for Security: The Life of Samuel Parris 1653-1720. Westport, C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Inc., 1990.
  4. ^ 4.0 4.1 Linder, Douglas. "The Witchcraft Trials in Salem: A Commentary, law2.umkc.edu; accessed November 29,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