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贺世贤(?-1621年),明榆林卫(今陕西榆林)人,明朝将领。

生平编辑

年幼时曾做过仆人,后从军,积累功劳官至沈阳游击,后升义州参将。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七月,清河被後金所围,副将邹储贤固守。清河城破,邹储贤率亲丁鏖战城南,与游擊張旂、守備張雲程等皆殉国。六千四百餘兵民被歼灭。贺世贤驻叆阳,闻清河有变,疾驰出塞,得首功154级,晋升副总兵[1]

1619年,杨镐以十万余人分四路出师出击后金。贺世贤辅佐辽东总兵李如柏由清河出兵。刘綎深入中伏,因与杨镐素不和,向李如柏求救而败,刘綎遂全军覆没。随即提升都督佥事,充任总兵官,驻守虎皮驿。铁岭被围,贺世贤驰援,城已破,获得斩首百余级。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连战灰山、抚安堡,斩首二百多。而当时,各地久经沙场的老将都聚集在辽东地区,畏首畏尾不敢战斗,只有贺世贤多次战斗有功,同行大多都忌妒他,将其调镇守沈阳。被经略袁应泰派遣接纳投降的人。广宁总兵李光荣怀疑贺世贤所接纳多,上报情况。巡抚薛国用也上报三件可考虑的事,兵部尚书崔景荣请求拒绝接受不要投降,却把自己所接纳的人安排在其他地方。但贺世贤所接纳的人不可遣散,同列遂诽谤他有异心。[2]

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后金兵大举围沈阳,倾其全国攻城武器而来,十一日夜半渡浑河,十二日便逼进沈阳。贺世贤及总兵尤世功带领士兵挖掘沟壑建造战壕,将大量的树木砍伐做成栅栏置于城外,壕沟内筑拦马墙,留下炮眼,排列楯车和大小火炮。[3]环城设兵,守城之法十分详细。贺世贤备火药于堞间,登城望敌人仍距离城墙约四里便下令发炮,但未伤一骑。[4]须臾围城,守将力御。贺世贤持铁鞭独当南门外,击杀甚众,全力而战,击退来犯之敌。[5]副总兵尤世功率万人出战,杀伤过半而返,坚守不出。经略袁应泰得报,命参将王世科率五千人赴援,敌将哈都杀之,余军尽降。

后金从东北角以新土填垫,绕城掩击。城上明军连发炮,炮身炽热,以至装药即喷。后金兵乘胜蜂拥过壕,急攻东门。[6]贺世贤出城逆战,敌以精骑四合,贺世贤且战且退,抵西门,身中十四箭。城中将士听说贺世贤战败,各个如鸟兽逃窜,而原投降的蒙古兵乘乱反叛,斩断城外吊桥,后金兵破门入城。有人劝贺世贤撤至辽阳,他说:“吾为大将,不能存城,何面目见袁经略乎!”挥铁鞭驰突围中,击杀数人,中箭坠马而死。[7]城内,尤世功率领一部分兵退至西门,欲救世贤,兵皆溃,自己孤身奋战,亦死,[8]城外兵士七万余人皆溃败。贺世贤死后,有人怀疑其叛降,所以没有祭葬礼仪。四川副使车朴为其辩护冤情,但被众人议论而最终没有结果[9]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271):“賀世賢,榆林衛人。少為廝養,後從軍,積功至沈陽遊擊,遷義州參將。萬歷四十六年七月,清河被圍,副將鄒儲賢固守。城破,率親丁鏖戰城南,與參將張俱死。部將二十人、兵民萬余殲焉。世賢駐叆陽,聞變,疾馳出塞,得首功百五十有四級,進副總兵。”
  2. ^ 明史》(卷271):“明年,楊鎬四路出師。世賢副李如柏出清河。劉綎深入中伏,勸如柏往救,不從,綎遂覆歿。尋擢都督僉事,充總兵官,駐虎皮驛。鐵嶺被圍,世賢馳援,城已破,邀獲首功百余級。泰昌元年九月連戰灰山、撫安堡,獲首功二百有奇。當是時,四方宿將鱗集遼左,率縮朒不敢戰,獨世賢數角鬥有功,同列多忌之。移鎮沈陽。經略袁應泰下納降令。廣寧總兵李光榮疑世賢所納多,以狀聞。巡撫薛國用亦奏三可慮,兵部尚書崔景榮請拒勿納,而置己納於他所。然世賢所納卒不可散,同列遂謗其有異誌。”
  3. ^ 《满文老档·太祖朝》卷十九
  4. ^ 《明季北略》卷二
  5. ^ 《明史纪事本末》补遗卷二
  6. ^ 《明通鉴》卷七十七
  7. ^ 明史》(卷271):“天啟元年三月,我大清以重兵薄沈陽。世賢及總兵尤世功掘塹浚壕,樹大木為柵,列楯車火器木石,環城設兵,守城法甚具。大清兵佯敗,世賢乘銳進。倏精騎四合,世賢戰且卻,抵西門,身被十四矢。城中聞世賢敗,各鳥獸竄,而降丁復叛,斷城外吊橋。或勸世賢走遼陽,曰:「吾為大將,不能存城,何面目見袁經略乎!」揮鐵鞭馳突圍中,擊殺數人,中矢墜馬而死。”
  8. ^ 《明熹宗实录》卷八
  9. ^ 明史》(卷271):“世賢既歿,或疑其叛降,恤典故不及。四川副使車樸為訟冤,格眾議不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