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赵景贤(1822年-1863年),字竹生,清末湖州府归安县人。清朝政治人物、赵炳言之子。

归安县与湖州府同城而治,赵氏为湖州城内的世家大族。道光二十年(1840年),鄉試中舉,授宣平教諭,改內閣中書咸豐三年(1853年),在湖州府募集團練太平军忠王李秀成在咸丰十年(1860年)以重兵围湖州城,赵景贤组织乡勇抵抗,打退太平军数度围城,至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才城陷被俘就义。后湖州城内曾为其建有祠堂。今湖州竹安巷有其故居尚存[1]

有子趙深彥趙濱彥趙潤彥趙滋彥趙溱彥趙淶彥。著名版画家赵延年、两弹一星功勋赵九章、诗人北岛(赵振开)均为赵景贤的后裔。

參考编辑

  1.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00):“趙景賢 ,字竹生,浙江歸安人。父炳言,嘉慶二十二年進士,授刑部主事,歷官湖南巡撫。 景賢,道光二十四年舉人,誤註烏程籍,被黜。捐復,授宣平教諭,改內閣中書。豪邁有大略。咸豐三年,在籍倡團練,以勸捐鉅款,晉秩知府,分發甘肅,未往。十年,尚書許乃普薦之,命從團練大臣邵燦治事。聞粵匪陷廣德,自蘇州馳歸,籌布守城。總兵李定太、參將周天孚先後來援失利。景賢收集潰兵,為戰守計。偵知江南援軍至,出城夾擊,擒斬數千,立解城圍。從張玉良復杭州,克長興、德清、武康。既而賊擾嘉興,景賢分兵屯南潯,扼其衝。四月,賊由太湖、夾浦犯湖州。道員蕭翰慶來援,戰歿,招其潰兵入伍,出北門擊賊,血戰數晝夜,賊遁。五月,率砲船進攻平望鎮,與楚軍合擊,克之。會賊酋陳玉成由溧水竄浙境,景賢回救,合民團要擊走之,賜號額爾德木巴圖魯,以道員用。六月,進復廣德,交軍機處記名簡放。十月,賊犯杭州,景賢馳援。湖州告警,速回師,賊已至南門外峴山。副將劉仁福率廣勇來援,有通賊狀,誘擒仁福,斬之以徇。賊奪氣,分擾四鄉,旋犯西門。合水陸擊退,盡破附近諸山賊壘,圍復解,加按察使銜。 十一年,復長興。尋賊踞洞庭東、西兩山,長興不能守,郡北七十二漊時被擾。景賢於大錢口增駐水師,聯絡民團,分顧各路,屢戰皆捷。五月,賊踞菱湖鎮。率水師進攻,燬賊舟,又破之於澉山溪。九月,賊又逼郡城,鏖戰五晝夜,追奔出境。時杭州久被困,景賢率兵滾營前進,連破賊卡二十餘處。賊復乘虛襲大錢口,景賢且戰且退,掩擊之,賊遁。聞杭州再陷,歎曰:「湖郡孤注,惟當效死弗去,以報國恩耳!」是年冬,授福建督糧道。同治元年春,詔念景賢殺賊守城,於團練中功稱最,特加布政使銜。自賊氛逼城,僅大錢口可通太湖糧道。會大雪湖凍,賊由洞庭東山履冰來犯,大錢遂為所踞。 賊以屢戰傷亡多,恨景賢次骨,掘其父墓,戒不與戰,但斷絕糧道以困之。景賢迭出戰不利,密寄帛書至上海與其叔炳麟訣,誓以死守。朝廷惜其才,命曾國藩、左宗棠設法傳諭輕裝出赴任,景賢益感奮,選壯士三千人,分出斫賊營,奪其糧而還。被圍既久,兵日給米二合五勺,官民皆食粥糜,道殣相望。五月,城陷。 景賢冠帶見賊,曰:「速殺我,勿傷百姓。」賊首譚紹洸曰:「亦不殺汝。」拔刀自刎,為所奪,執至蘇州,誘脅百端,皆不屈。羈之逾半載,李秀成必欲降之,致書相勸。景賢復書略曰:「某受國恩,萬勿他說。張睢陽慷慨成仁,文信國從容取義,私心竊向往之。若隳節一時,貽笑萬世,雖甚不才,斷不為此也。來書引及洪承疇、錢謙益、馮銓輩,當日已為士林所不齒,清議所不容。純皇帝御定貳臣傳,名在首列。此等人何足比數哉?國家定制,失城者斬。死於法,何若死於忠。泰山鴻毛,審之久矣。左右果然見愛,則歸我者為知己,不如殺我者尤為知己也。」秀成赴江北,戒紹洸勿殺。景賢計欲伺隙手刃秀成,秀成去,日惟危坐飲酒。二年三月,紹洸聞太倉敗賊言景賢通官軍,將襲蘇州,召詰之,景賢謾罵,為槍擊而殞。 自湖州陷,屢有旨問景賢下落。至是死事上聞,詔稱其「勁節孤忠,可嘉可憫」,加恩依巡撫例優卹,於湖州建專祠,宣付史館為立特傳,予騎都尉世職,諡忠節。長子深彥,年十二,在湖南,聞湖州陷,即自酖死。先被旌,附祀景賢祠。次子濱彥,賜官主事;溱彥、淶彥皆以通判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