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奚惎

达奚惎(?-580年),代人,北周官員。

生平编辑

达奚惎在北周为车骑将军,封渭南县子。大象末年,达奚惎出任益州刺史。大象二年(580年),杨坚专权,八月,益州总管王谦起兵反对杨坚,任命达奚惎为柱国,益州总管长史乙弗虔和达奚惎劝说王谦占据险要之地观察变化[1][2]

大象二年十月,梁睿率领步兵和骑兵二十万人讨伐王谦,王谦分别派遣各位将军占据险要之地据守。梁睿奋力攻击,屡次击败王谦的军队,蜀人大为害怕。王谦又派遣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人率领十万军队进攻利州,在利州城外堆起土山,又在地下挖掘七十多条地道,筑坝引江水以灌城。当时利州总管豆卢𪟝的士卒不超过两千人,昼夜拒守。经过四旬,形势逐渐紧迫,豆卢𪟝于是派出奇兵攻击敌军,斩首数千,王谦的军队投降了两千人。梁睿军队正好前来支援,达奚惎才退去[3][4][5]。达奚惎听说梁睿将到,又分兵据守开远,梁睿对将士们说:“这伙敌人占据险要,想要阻遏我军攻势,我们应该在他们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击,肯定能打败他们。”梁睿于是派上开府拓拔宗攻剑阁,大将军宇文敻攻巴西,大将军赵达率领水军入嘉陵。梁睿又派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人分兵合击达奚惎,从午时战至申时,达奚惎的军队大败[6][7]。达奚惎逃归王谦,梁睿从剑阁入川,进逼成都。达奚惎和乙弗虔秘密派使者拜谒梁睿,请求做内应以赎罪。王谦不知道达奚惎和乙弗虔已经背叛自己,命令达奚惎和乙弗虔守卫成都,亲自率领精锐士兵五万人背靠城市列阵,又以达奚惎和乙弗虔的儿子率领左右两军[8][9]。梁睿进攻,王谦战败,将要进城,达奚惎和乙弗虔拒绝王谦进入,向梁睿献城投降[10][11][12],杨坚认为达奚惎和乙弗虔都是反叛的主犯,命令将他们在巴蜀的市场上斩首[13][14][8][9]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达奚震,北周上柱国、原州总管、三州二镇诸军事、原州刺史、郑国公
  • 达奚某,仪同三司
  • 达奚光略,大都督
  • 达奚昊,隋朝骠骑大将军、交州刺史、上开府、安流郡公
  • 达奚果,开府仪同三司、高阳郡开国公
  • 达奚某,汉中郡开国公
  • 达奚氏,嫁北周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京兆尹、丰利成公宇文贞

参考资料编辑

  1. ^ 《周书·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三》:谦以世受国恩,将图匡复,遂举兵,署官司。所管益、潼、新、始、龙、邛、青、泸、戎、宁、汶、陵、遂、合、楚、资、眉、普十八州及嘉、渝、临、渠、蓬、隆、通、兴、武、庸十州之人多从之。总管长史乙弗虔、益州刺史达奚惎劝谦据险观变。
  2.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谦以父子受国恩,将图匡复,遂举兵,署置官司。总管长史乙弗虔、益州刺史达奚惎劝谦凭险观变。
  3.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高祖为丞相,益州总管王谦作乱。𪟝婴城固守,谦遣其将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众十万攻之,起土山,凿城为七十余穴,堰江水以灌之。𪟝时战士不过二千,昼夜相拒。经四旬,势渐迫。𪟝于是出奇兵击之,斩数千级,降二千人。梁睿军且至,贼因而解去。
  4. ^ 《北史·卷六十八·列传第五十六》:大象二年,累迁利州总管,寻拜柱国。隋文帝为丞相,益州总管王谦作乱,𪟝婴城固守。谦将达奚惎等攻之,起土山,凿城为七十余穴,堰江以灌之。𪟝时战士不过二千,昼夜相拒。经四旬,梁睿军且至,贼解去。
  5.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谦所署柱国达奚惎、高阿那肱、大将军乙弗虔、杨安、任峻、侯翕、景孱等众号十万,尽锐攻利州,总管、楚国公豆卢𪟝拒战将四旬。
  6.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谦将达奚惎拥众据开远,义将左军击破之。
  7. ^ 《北史·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一》;乃以睿为元帅,义为行军总管,将左军,破谦将达奚惎于开远。
  8. ^ 8.0 8.1 《周书·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三》:达奚惎、乙弗虔等众十万攻利州。闻睿至,众溃。睿乘其弊,纵兵深入。惎、虔密使诣睿,请为内应以赎罪。谦不知之,并令守成都。谦先无筹略,承藉父勋,遂居重任。初谋举兵,咸以地有江山之险,进可以立功,退可以自守。且任用多非其才。及闻睿兵奄至,惶惧,乃自率众迎战。又以惎、虔之子为左右军。行数十里,军皆叛。谦以二十骑奔新都,县令王宝斩之,传首京师。惎、虔以成都降,隋文以其首谋,斩之。
  9. ^ 9.0 9.1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谦所署柱国达奚惎、高阿那肱、大将军乙弗虔、杨安、任峻、侯翕、景孱等众号十万,尽锐攻利州,总管、楚国公豆卢𪟝拒战将四旬。惎等诸军闻睿将至,众遂溃。谦所署大将军苻子英攻巴州,又为刺史吕珍所破。睿乘其弊,纵兵深入。惎、虔密遣使诣睿,请为内应以赎罪。谦不知惎、虔之反己也,并令守成都。谦先无筹略,且所任用多非其才,及闻睿兵奄至,惶惧计无所出,乃自率众逆战,又以惎、虔之子为左右军。行数十里,左右军皆叛,谦奔新都,县令王宝执而斩之,传首京师。惎、虔以成都降。隋文帝以惎、虔首谋,令杀之于蜀市。
  10. ^ 《隋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谦又令高阿那肱、达奚惎等以盛兵攻利州。闻睿将至,惎分兵据开远。睿顾谓将士曰:“此虏据要,欲遏吾兵势,吾当出其不意,破之必矣。”遣上开府拓拔宗趣剑阁,大将军宇文敻诣巴西,大将军赵达水军入嘉陵。睿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分道攻惎,自午及申,破之。惎奔归于谦。睿进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城守,亲率精兵五万,背城结阵。睿击之,谦不利,将入城,惎、虔以城降,拒谦不内。
  11. ^ 《北史·卷五十九·列传第四十七》:谦又命高阿那瑰、达奚惎等以盛兵攻利州。闻睿将至,飐分兵据开远。睿遣上开府拓拔宗趣剑阁,大将军宇文琼指巴西,大将军赵达水军入嘉陵。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分道攻惎,自午及申,破之。惎奔归于谦。睿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守城,亲帅精兵五万,背城结陈。睿击败之。谦将入城,惎、虔以城降。
  1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周梁睿将步骑二十万讨王谦,谦分命诸将据险拒守。睿奋击,屡破之,蜀人大骇。谦遣其将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帅众十万攻利州,堰江水以灌之。城中战士不过二千,总管昌黎豆卢勣,昼夜拒守,凡四旬,时出奇兵击惎等,破之,会梁睿至,惎等遁去,睿自剑阁入,进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城守,亲帅精兵五万,背城结陈。睿击之,谦战败,将入城,惎、虔以城降。
  13. ^ 《周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震弟惎,车骑将军、渭南县子。大象末,为益州刺史,与王谦据蜀起兵。寻败,被诛。
  14. ^ 《北史·卷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三》:震弟惎,大象末,为益州刺史,与王谦据蜀起兵,被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