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睿(531年-595年4月13日),字恃德安定郡乌氏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泾源县)人,西魏、北周、隋朝官员。

蒋国公 梁睿
政治家、军事家
國家北魏西魏北周
時代魏→周→隋
主君魏文帝元宝炬魏恭帝拓跋廓周武帝宇文邕周宣帝宇文赟隋文帝杨坚
姓名梁睿
恃德
勛官上柱国
散階司马司会
軍號大将军
位階正一品
比秩比万石
封爵广平郡公→五龙郡公→蒋国公→戴国公
族裔汉族
本籍安定郡乌氏
出生北魏建明二年(531年)
雍州
逝世开皇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595年4月13日)
洛阳
諡號
(魏)537年,袭爵广平郡累加仪同三司,任本州大中正
恭帝进位开府渭州刺史,改封五龙郡
(周)557年,拜为御伯,中州刺史,领新安軍事防御北齐、任大将军,爵蒋国公加授司会
570年,升任小冢宰,敷州(鄜州)刺史,凉、安二州总管,进位柱国
(隋)益州總管,进位上柱国以取代王谦
(追封)大业六年(610年),爵戴国公

西魏太尉梁御之子。梁睿“少沉敏,有行检”,自幼被宇文泰养在宫中,又命诸子与梁睿交游,相當融洽。七岁,袭爵广平郡公[1],累加仪同三司[2][3]

大象二年十月,梁睿率领步兵和骑兵二十万人讨伐王谦,王谦分别派遣各位将军占据险要之地据守。梁睿奋力攻击,屡次击败王谦的军队,蜀人大为害怕。王谦又派遣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人率领十万军队进攻利州,在利州城外堆起土山,又在地下挖掘七十多条地道,筑坝引江水以灌城。当时利州总管豆卢𪟝的士卒不超过两千人,昼夜拒守。经过四旬,形势逐渐紧迫,豆卢𪟝于是派出奇兵攻击敌军,斩首数千,王谦的军队投降了两千人。梁睿军队正好前来支援,达奚惎才退去[4][5][6]。达奚惎听说梁睿将到,又分兵据守开远,梁睿对将士们说:“这伙敌人占据险要,想要阻遏我军攻势,我们应该在他们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击,肯定能打败他们。”梁睿于是派上开府拓拔宗攻剑阁,大将军宇文敻攻巴西,大将军赵达率领水军入嘉陵。梁睿又派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人分兵合击达奚惎,从午时战至申时,达奚惎的军队大败[7][8]。达奚惎逃归王谦,梁睿从剑阁入川,进逼成都。达奚惎和乙弗虔秘密派使者拜谒梁睿,请求做内应以赎罪。王谦不知道达奚惎和乙弗虔已经背叛自己,命令达奚惎和乙弗虔守卫成都,亲自率领精锐士兵五万人背靠城市列阵,又以达奚惎和乙弗虔的儿子率领左右两军[9][10]。梁睿进攻,王谦战败,将要进城,达奚惎和乙弗虔拒绝王谦进入,向梁睿献城投降[11][12][13],杨坚认为达奚惎和乙弗虔都是反叛的主犯,命令将他们在巴蜀的市场上斩首[14][15][9][10]

梁睿平定王谦,自以為功高震主,恐被时人忌恨,遂公開接受贿赂以自壞名声。文帝倒沒有怪罪他[16][17][18]。开皇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梁睿随文帝至洛阳而卒,时年六十五。文帝封其爵位“蒋国公”,谥“襄”。儿子梁洋继承爵位。

夫人编辑

注释编辑

  1. ^ 《隋书·梁睿传》:睿少沉敏,有行检。周太祖时,以功臣子养宫中者数年。其后命诸子与睿游处,同师共业,情契甚欢。七岁,袭爵广平郡公,累加仪同三司,邑五百户。寻为本州大中正。
  2. ^ 《隋书·梁睿传》:魏恭帝时加开府,改封为五龙郡公,拜渭州刺史。周闵帝受禅,征为御伯。未几,出为中州刺史,镇新安,以备齐。齐人来寇,睿辄挫之,帝甚嘉叹。拜大将军,进爵蒋国公,入为司会。
  3. ^ 《隋书·梁睿传》:后从齐王宪拒齐将斛律明月于洛阳,每战有功,迁小冢宰。武帝时,历敷州刺史、凉安二州总管,俱有惠政,进位柱国。
  4.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高祖为丞相,益州总管王谦作乱。𪟝婴城固守,谦遣其将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众十万攻之,起土山,凿城为七十余穴,堰江水以灌之。𪟝时战士不过二千,昼夜相拒。经四旬,势渐迫。𪟝于是出奇兵击之,斩数千级,降二千人。梁睿军且至,贼因而解去。
  5. ^ 《北史·卷六十八·列传第五十六》:大象二年,累迁利州总管,寻拜柱国。隋文帝为丞相,益州总管王谦作乱,𪟝婴城固守。谦将达奚惎等攻之,起土山,凿城为七十余穴,堰江以灌之。𪟝时战士不过二千,昼夜相拒。经四旬,梁睿军且至,贼解去。
  6.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谦所署柱国达奚惎、高阿那肱、大将军乙弗虔、杨安、任峻、侯翕、景孱等众号十万,尽锐攻利州,总管、楚国公豆卢𪟝拒战将四旬。
  7.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谦将达奚惎拥众据开远,义将左军击破之。
  8. ^ 《北史·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一》;乃以睿为元帅,义为行军总管,将左军,破谦将达奚惎于开远。
  9. ^ 9.0 9.1 《周书·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三》:达奚惎、乙弗虔等众十万攻利州。闻睿至,众溃。睿乘其弊,纵兵深入。惎、虔密使诣睿,请为内应以赎罪。谦不知之,并令守成都。谦先无筹略,承藉父勋,遂居重任。初谋举兵,咸以地有江山之险,进可以立功,退可以自守。且任用多非其才。及闻睿兵奄至,惶惧,乃自率众迎战。又以惎、虔之子为左右军。行数十里,军皆叛。谦以二十骑奔新都,县令王宝斩之,传首京师。惎、虔以成都降,隋文以其首谋,斩之。
  10. ^ 10.0 10.1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谦所署柱国达奚惎、高阿那肱、大将军乙弗虔、杨安、任峻、侯翕、景孱等众号十万,尽锐攻利州,总管、楚国公豆卢𪟝拒战将四旬。惎等诸军闻睿将至,众遂溃。谦所署大将军苻子英攻巴州,又为刺史吕珍所破。睿乘其弊,纵兵深入。惎、虔密遣使诣睿,请为内应以赎罪。谦不知惎、虔之反己也,并令守成都。谦先无筹略,且所任用多非其才,及闻睿兵奄至,惶惧计无所出,乃自率众逆战,又以惎、虔之子为左右军。行数十里,左右军皆叛,谦奔新都,县令王宝执而斩之,传首京师。惎、虔以成都降。隋文帝以惎、虔首谋,令杀之于蜀市。
  11. ^ 《隋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谦又令高阿那肱、达奚惎等以盛兵攻利州。闻睿将至,惎分兵据开远。睿顾谓将士曰:“此虏据要,欲遏吾兵势,吾当出其不意,破之必矣。”遣上开府拓拔宗趣剑阁,大将军宇文敻诣巴西,大将军赵达水军入嘉陵。睿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分道攻惎,自午及申,破之。惎奔归于谦。睿进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城守,亲率精兵五万,背城结阵。睿击之,谦不利,将入城,惎、虔以城降,拒谦不内。
  12. ^ 《北史·卷五十九·列传第四十七》:谦又命高阿那瑰、达奚惎等以盛兵攻利州。闻睿将至,飐分兵据开远。睿遣上开府拓拔宗趣剑阁,大将军宇文琼指巴西,大将军赵达水军入嘉陵。遣张威、王伦、贺若震、于义、韩相贵、阿那惠等分道攻惎,自午及申,破之。惎奔归于谦。睿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守城,亲帅精兵五万,背城结陈。睿击败之。谦将入城,惎、虔以城降。
  1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周梁睿将步骑二十万讨王谦,谦分命诸将据险拒守。睿奋击,屡破之,蜀人大骇。谦遣其将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帅众十万攻利州,堰江水以灌之。城中战士不过二千,总管昌黎豆卢勣,昼夜拒守,凡四旬,时出奇兵击惎等,破之,会梁睿至,惎等遁去,睿自剑阁入,进逼成都。谦令达奚惎、乙弗虔城守,亲帅精兵五万,背城结陈。睿击之,谦战败,将入城,惎、虔以城降。
  14. ^ 《周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震弟惎,车骑将军、渭南县子。大象末,为益州刺史,与王谦据蜀起兵。寻败,被诛。
  15. ^ 《北史·卷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三》:震弟惎,大象末,为益州刺史,与王谦据蜀起兵,被诛。
  16. ^ 《北史·梁睿传》:睿时威振西州,夷獠归附,唯南宁首帅爨震恃远不宾。睿上疏曰:“南宁州,汉牂柯之地。近代已来,分置兴古、云南、建宁、朱提四郡,户口殷众,金宝富饶,二河有骏马明珠,益、宁出盐井犀角。晋泰始七年以益州旷远,分置宁州。至伪梁,南宁州刺史徐文盛被湘东征赴荆州。属东夏尚阻,未遑远略,土人爨瓒遂窃据一方。国家遥授刺史,其子震相承至今。而震臣礼多亏,贡赋不入。如闻彼人苦其苛政,思被皇风幸因平蜀士众,不烦重兴师旅,狎獠既讫,即请略定南宁。”文帝深纳之,然以天下初定,恐人心不安,故未之许。后竟遣史万岁讨平之,并因睿之策也。
  17. ^ 《北史·梁睿传》:睿威惠兼著,人夷悦服,声望逾重,文帝阴惮之。薛道衡从军在蜀,说睿劝进,文帝大悦。及受禅,顾待弥隆。睿复上平陈策,帝善之,下诏曰:“昔公孙、隗嚣,汉之贼也,光武与其通和,称为皇帝。佗之于高祖,初犹不臣。孙皓之答晋文,书尚云‘白’。或寻款服,或即灭亡。王者体大,义存遵养,虽陈国来朝,示尽蕃节,如公大略,诚须责罪,尚欲且缓其诛,宜如此意。淮海未灭,必兴师旅,若命永袭,终当相屈,以身许国,无足致辞也。”睿乃止。
  18. ^ 《北史·梁睿传》:睿时见突厥方强,恐为边患,复陈镇守之策十余事。帝嘉叹久之,答以厚意。
  19. ^ 胡戟著. 《珍稀墓志百品》. 西安: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年8月: 58–60. ISBN 978-7-5613-8555-5 (中文(中国大陆)). 

参考资料编辑

  • 《隋书·梁睿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