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买铁里事件

迈买铁里事件1857年4月3日(咸丰七年三月初九)在新疆库车爆发的一次农民起义

背景编辑

1851年(咸丰元年)洪秀全金田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在此直接影响下爆发了库车等一系列农民起义。[1]

南疆的库车、沙雅的农民身受封建农奴制度之害。官吏、伯克阿訇高利贷者等等盘剥劳动人民。清政府官吏及其家人、差役,各级伯克,巧立名目,敲榨勒索。阿訇也是统治者的帮凶。与此同时,高利贷者也大肆猖獗。正常年景,在鸦片战争以前,库车农民每年必须向清政府交纳:正额粮:二千八百八十五石六斗;:七百二十九斤二两;火药:六百斤;房租钱:十万四千两。沙雅农民需缴纳::八百七十二石六斗;铜:三百五十八斤十两五钱;硫磺:一百斤。[2]这仅是清政府规定的最低数字。鸦片战争以后,清政财政困难,招民垦荒。据不完全统计,从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至1848年(道光二十八年),新疆开垦荒地达一百二十余万亩,比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至1840年(道光二十年)新疆垦荒三十九万亩多了两倍,也就是说,鸦片战争以后不到十年间垦荒地亩为以前二十年中的三倍。其中,到1847年“库车新垦地十二万零三百九十三亩二分,自升科后,每亩征粮五升,共征粮六千零十九石六斗六升,每石折银五钱,共折银三千零九两八钱三分,每银一两合普尔钱四百文,共合钱一千二百零三串九百三十二文"。[3]对新垦地亩所征粮为旧地的二倍。农奴制下的农民除向国家缴纳钱粮外还要向农奴主和各级伯克纳贡。

库尔勒布古尔库车、沙雅、赛里木拜城阿克苏乌什喀什噶尔英吉沙尔叶尔羌和田等十二个地区统计,清政府设立了257名大小伯克,并以银钱(只限于喀什噶尔、英吉沙尔、叶尔羌、和田四地区的伯克)、土地、劳动力作为伯克的“养廉"。总计分给地亩为七千九百二十四帕特玛(一帕特玛合京石五石三斗,换算成播种量则为四万一千蚤九百九十七石二斗,又按当时每亩播籽种一斗计算,则为四十一万九千九百七十二亩)烟昏齐(为伯克种地者,实为家奴)三千二百八十人;钱一万五千六百十腾格(以五十普尔钱折合一腾格计算)。而当时上述地区总人口约二十四万,[4]他们所占土地约六十万亩。[5]0.106%人口(伯克)占地五分之二。库车、沙雅大小伯克共二十七人,占“养廉"地七百七十帕,特玛(按上述方法计算,折合四万零八百十亩)烟齐二百三十七人。[6]库车、沙雅的人口为一千七百八十五户,六千五百五十八人,[7]清政府征收缴纳十一税地亩(即维吾族农民私田)的粮石为三千二百二十八石,则其产量应为三万二千二百八十石,从理论上推算,需地三万二千二百八十亩。库车、沙雅不到千分之四的伯克就占地百分之五十七,若把一八四七年为止开垦的十二万余亩土地,其中大部分为伯克利用各种手段攫为已有的情况考虑,伯克所占土地之大惊人。

1846年,库车的阿奇木伯克(清代新疆回部各伯克中官阶最高者,总管一城之穆斯林事务,库车的阿奇木伯克为四品官)皮鲁斯霸占官田与民田达1600余帕特满(一帕特满约合60亩),比法定允许的150帕特满高出10倍多。他还私自增加燕齐(近似农奴)户数,为其种地服役。下级伯克也纷纷效仿。牌鲁尔(今称牌楼)地方的官属苜蓿地也被伯克、通事(译员)霸占。他们强迫农民自备农具为他们耕种,收获则全归伯克所有。而官地应向政府缴纳的粮赋,却分摊到当地农民头上,这就进一步增加了他们的负担。另外,从1851年至1854年,库车、沙雅两城的伯克借修补麻扎(墓)、大桥、军台、卡伦、水磨、渠道、大坝及补缴逃亡人口拖欠的粮、差等费用,向当地高利贷商号借了2800余串普尔钱。这些钱大都进了伯克的腰包,却要当地农民分摊偿还。[8]

过程编辑

1855年(咸丰五年)库车农民迈买铁里与尼雅孜二人赴伊犁,向伊犁将军扎拉芬泰呈控伯克苛敛无度,扎拉芬泰因急于处理塔城贸易圈事件,即将状纸转发叶尔羌参赞大臣常清处理。常清致函乌尔清阿,令众伯克“毋得再有科派"。迈买铁里获得“只当五样官差”,“毋得再有科派”的许诺。但一纸空文禁阻不了伯克们的滥派差徭和巧取豪夺。[9]

迈买铁里等回到库车后,声威渐增。他们又利用宗教进一步在群众中宣传。迈买铁里自称“海里拜" (即哈里发,政教合一的“王")并推举伊布拉依木·夏为领导人。他们宣称如果今后听从他们的领导,“不但不当杂差,还有好处"。积聚了一定的力量。

1857年初(咸丰六年冬),署阿奇木四品伊什罕伯克爱莫特,差派都管伯克爱里等前往胡那斯庄催交租粮,被伊布拉伊木·夏和迈买铁里等率众捆绑鞭打,游街示众后逐回。爱莫特与乌尔清阿密商,派玉孜巴什(百户长)爱依提吐底等,手持乌尔清阿的札谕前往胡那斯庄,企图以传呼为名,将伊、迈二人押解衙门询办。伊、迈二人当众将札谕撕毁,表示决裂。乌尔清阿又令两阿奇木伯克捉拿,被农民击败。乌尔清阿派阿訇前去“开导"。伊布拉伊木·夏宣称:我们的行动,完全是由于差役无度所逼迫,既然大人们答应不再有非分科派,为什么仍然盘剥百姓?现在我们要求大人贴出告示,宣布“只当五样官差",其余一概不当。乌尔清阿“出示四张,分贴东西庄及城内外等处,晓谕该回众等有应当官差,不必抗违;如有不应当差使,勿论何人额外收钱,准其指名控告"。作了暂时的让步。

1857年2月(咸丰七年一月),乌尔清阿与库车、沙雅两城阿奇木伯克密谋逮捕伊、迈二人,有人把消息泄露给伊布拉伊木·夏,伊、迈二人聚集大批人马,冲击阿奇木伯克衙门,“将阿奇木伯克并官人撵打回城",又捉七品伯克哈底尔作人质。乌尔清阿将阿奇木伯克等摘去顶翎,另派署城守营都司何朝贵前去,对伊布拉伊木·夏等威胁利诱,企图将起义队伍解散。迈买铁里等“各执,列马成队",以示对抗。何朝贵答应“回明上司与你们办理"。3月,迈买铁里和伊布拉伊木·夏等人又解救了被伯克强征修渠的民夫。

乌尔清阿想“派兵征剿"又怕“库车兵单城弱",很可能会“寡不敌众"致滋不虞",只得“暂为隐忍,设法安抚,另为剿办"。起义农民积极打造铁矛,4月3日(三月初九),迈买铁里等在排子瓦特庄集合了两千多农民(约占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各执刀矛弓箭木棍,列队成群",向被勒令前来的新任阿奇木伯克库尔潍宣布了五项要求:

  • 1“要将伯克、阿訇之缺革退";
  • 2、放回被迫出卖肉体的妇女
  • 3、只当五样差使,其他一概不当;
  • 4、裁撤各衙门的戈什哈(跟役)和燕齐;
  • 5、伯克、通事霸占的官地全部退出。[10]

乌尔清阿被迫放回200余名被奸占的妇女,将爱莫特等摘去顶翎管押,并出示布告,在强盖、胡那斯二庄张贴。但是,他再次欺骗了人民,不久,他便将被革职的伯克一律官复原职。

迈买铁里、伊布拉依木·夏组织队伍,准备粮食牲畜匹,同时决定派人与喀什噶尔所属阿图什矿起义群众联合,从东西两面夹攻库车城。

阿图什铜矿位于巴尔昌卡伦附近的哈孜地方,是清政府为解决财政困难,命令全国各地卉矿铸钱的情况下,于1854年(咸丰四年)开发的,1856年即课以铜税。清政府驱使七百名农奴开采,每人每年交铜十斤。矿区无,难以融炼,矿夫长途跋涉入山采矿,自带粮水,将沉重的矿石背到有水有薪处融炼,怨声载道,最终奋起反抗。预定4月7日(农历三月十三日)数千农民矿工联合行动。他们于距库车城五里许的一棵树地方,“各执器械,擂鼓吹角,排列马步队伍",准备攻城。不料4月4日至6日,“连夜风雨骤至,尘沙闭目,黑夜难以行走,且寒冷倍常",因此推迟攻城。乌尔清阿一面向阿克苏、喀喇沙尔办事大臣海朴等乞讨援兵,一面分化瓦解农民队伍,令阿奇木伯克备制白布,盖上官印,填上领取人的名字,令其缝于左肩,算是“良回",又挑拨东庄农民与起义农民的关系,悬赏逮捕50名起义者,乌尔清阿又借口库车没有监狱,将其中十五人不加审讯即杀害。[11]

迈买铁里、伊布拉依木·夏等将起义军领至伊西庄,准备向阿克苏方向发展。他们打杀了十几名前来进犯的官兵,三十名起义军被捕。起义军在阿克苏所属之哈拉塔尔作战时寡不敌众,迈买铁里、伊布拉依木·夏等不幸被俘,为乌尔清阿杀害。

影响编辑

办事大臣乌尔清阿[12]、回务章京伯兴额、阿奇木伯克迈玛斯底克、伊什罕伯克爱莫特等人被革职。玉素甫和哈底尔二人革去伯克职务,杖一百,流三千里,从重 发往伊犁充当苦差。何朝贵笞四十,罚俸九个月。牌鲁尔官苜蓿地仍归农民承种,所收苜蓿尽数入官,不得另派回户呈交官草。西庄应交官粮豁免十分之二,东庄豁免十分之三,所豁免粮石,罚令爱莫特等十员伯克按职分大小均匀摊赔。

但是,封建统治与农民阶级对立,特别是各项差役仍然苛重,最终在库车,因为差派农民修渠1864年爆发同治新疆回变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新疆社科院历史研究所 蔡锦松 论一八五七年新疆库车农民起义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2. ^ 和宁《回疆通志》
  3. ^ 《大清会典》一百六十三卷
  4. ^ 《各城阿奇木陋规》 第一一一二号
  5. ^ 佐口透《1 8—1 9世纪东土耳其斯坦社会史研究》第四章,土地制度和农业问题
  6. ^ 《回疆志》
  7. ^ 《大清一统志》
  8. ^ 剑指封建农奴制的库车农民起义 新疆都市报 2013年11月22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年3月4日,.
  9. ^ 论清季新疆建省:深远的历史意义. [2014-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0. ^ 《庆固奏稿》
  11. ^ 清文宗实录卷之二百二十八 咸丰七年丁巳闰五月乙巳
  12. ^ 清文宗实录卷之二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