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自虐史觀是指叙述历史時忽略提及本國或某民族的正面之處,反而過份強調本國人或本民族負面之處,给人呈现“自虐”自身形象。但是顯然地,「正面」、「負面」、「過份地」都是非常主觀的,所以某歷史觀點算否「自虐」,尤其視乎評價者的政治取向、意识形态、對民族主義的態度等。

英國编辑

1980年代柴契爾政府改革歷史教育,提高本國史的比重,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批判「自底層而起的歷史」,認為描述奴隸貿易、帝國主義與本國在外國犯下的惡行是自虐史觀。柴契爾曾說:「所有世代一直以來都接受到錯誤地認知並貶抑我們民族史的教育。我們在歷史上締造出最偉大之進步的那個時期,英國領先所有國家的那個時期,我國社會主義學者與作家們卻描寫成最黑暗的時期。」

2013年卡麥隆政府,在修改歷史教育課程時表示,應該站在白人單一文化而非多元文化的觀點,來教導令人驕傲的英國史,政府秘密組成委員會提出修正草案,引發歷史界強烈反對與社會爭議,最終政府放棄修正案。

美國编辑

1980年代雷根政府著手歷史教育相關改革。1990年代發生「美國歷史科全國標準」爭議,保守派批評該書從多元文化主義、非西歐文明、女性、黑人的歷史觀點寫成,抨擊此觀點是對西歐文明惡意的攻擊,認為從兇惡且壓抑的角度來看待美國過去,可能會給年輕人植入「原來我們國家是惡的國家」之信念。

德國编辑

1969年古斯塔夫·海涅曼威利·布蘭特政府推動納粹時期歷史重新評價,1986年至1987年的「歷史學家爭論」中,保守派批判應當要破除將德國人塑造成犯錯之民族的自虐史觀,不該只強調不幸的歷史。

日本编辑

目前日本主流的歷史教科書中對日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所作所為的描述,被部分學者認為是在「自虐史觀」的指導下所編寫的。這些學者認為,教科書傾向誇大描述日軍的暴行,而忽略日軍在東亞地區「建設性的一面」,這些就是「自虐史觀」的表現。他們建議在教科書中,類似問題應該低調處理,或者“徹底省略”依他們的觀點如南京大屠殺、姦淫慰安婦等都是具有爭議的日军战争暴行。這些學者還指出,同樣不該省略日軍的部份正面行為,反而應對此加以褒揚,才是日本人處理自己歷史的「正確」方法。這種史觀,在日本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編寫的《新歷史教科書》中尤為突出,引起了日本國內持其他史觀人士和二戰中亞洲受害國的強烈不滿。秦郁彦指责“自虐史观”和“东京审判批判”都是曖昧不清的用语。[1]。2014年1月自民党的政治方针中明确提出“为了让民众对日本的历史和传统文化抱有自豪而不是陷于自虐史观,有必要提出对教科书的编写、审核、选择提出适当措施”[2]

日本動漫作品《絕望先生》中曾對自虐史觀進行過嘲諷和惡搞。

澳洲编辑

前澳洲總理約翰·霍華批判同情澳洲原住民的歷史教育是過度充斥道德主義的自虐史觀,也引發關於歷史教育爭議。(失竊的一代)

韓國编辑

在2005年《韓國近、現代史》教科書爭議中,新右派認為歷史教育過於「親北」、「左傾」、「反市場主義」,批判教科書「沒有明示大韓民國建國正統性」、「盲目的民族主義」,以及對李承晚朴正熙政權統治敘事的偏頗。這也引響了後續李明博政府、朴槿惠政府的歷史教育改革爭議與「從北」獵巫的出現。

参考文献编辑

  1. ^ 秦郁彦. 陰謀史観. 新潮社. 2012. ISBN 4-10-610465-2 (日语). 
  2. ^ 自民14年運動方針案 安倍カラー 保守鮮明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1-13. 東京新聞2014年1月9日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