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古斯民族

(重定向自通古斯人

通古斯民族(俄語:Тунгусо-маньчжурские народы),指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东北亚地区,使用通古斯語系的民族。學界有將通古斯民族,與突厥語民族蒙古族總合為阿爾泰民族的說法。

艾萨克·马萨英语Isaac Massa于1612年绘制的地图

词源编辑

18世紀漢學家,如法國漢學家連薩,英國巴克爾,法國沙畹等人,認為通古斯一字源自汉语“东胡”,因此認定通古斯即為東胡[參⁠ 1]。但蒲立本認為,因为现代汉语发音的“东胡”,音近于通古斯(Tungus),就認為通古斯語族源自東胡,这种说法并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參⁠ 2]

朱利斯·克拉普罗特则认为,通古斯(Toŋus)为雅库特语突厥语借词,意为“”。可能指勿吉靺鞨善于养猪[參⁠ 3]

地域编辑

通古斯民族的最大支系是满族,有超过一千万人口。滿族是靺鞨後裔,发源於中國東北及现俄罗斯远东,並普遍视长白山为民族发祥地,佛阿拉赫圖阿拉等地亦被认为是民族发迹地。隨著滿族所建立的清朝山海關外擴張至關內,絕大多數的八旗官兵及眷屬也「從龍入關」,隨之定居北京[參⁠ 4]。這一系列舉措曾一度使留守東北的八旗兵僅剩下1524人[參⁠ 5]。直到康熙年間,清朝與沙皇俄國發生了邊界衝突,這使得統治者重新重視東北的防務。他們開始有計劃的使部分旗人向故土回流[參⁠ 4]。到了乾隆年間,東北駐防20餘處,還有守護陵寢、圍場、邊門的旗兵總數已恢復至近5萬人[參⁠ 6]。此外,還有一部分八旗官兵於關內各處和其他邊疆要隘駐防,如江寧京口杭州乍浦福州廣州荊州成都西安開封德州青州太原寧夏綏遠右衛涼州等地[參⁠ 7]。使得滿族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原本的分佈局面,並在全國範圍內形成了大分散,小聚居的特點[參⁠ 8]。另外,锡伯语通常[來源請求]被认为是满语的方言。

鄂温克族主要居住在俄罗斯的鄂温克族自治区,有三万人左右。中国的鄂温克族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大兴安嶺,有三万人左右(2000年)。通古斯人一般被認為是公元前2000-1000年形成,大約是肅慎時代。[來源請求]通古斯最早其實是雅庫特人對鄂溫克人的稱呼。语言上满-通古斯语族分为通古斯语支满-锡伯语支,赫哲语大体介于两者之间,有时候也单立一个东南语支,所以有南北通古斯之分,南支以松花江混同江流域为中心分布,其代表是滿洲和赫哲,北支的范围比较广泛,分布在黑龙江、勒拿河叶尼塞河三大流域及周边贝加尔湖勘察加半岛等地也有分布,代表北方是鄂溫克系(鄂溫克,鄂倫春,埃文人,涅吉達爾人)。通古斯人分布地區由北冰洋到貝加爾湖,鄂畢河至鄂霍次克海。居住在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则是乌德盖人(俄語:Удэгейцы乌德盖语удиэ[參⁠ 9])。

有研究表明6世纪到10世纪的在中东欧的潘诺尼亚平原的阿瓦尔人可能来自通古斯族群,或者至少部分统治阶层为通古斯人[參⁠ 10]

起源编辑

现未形成定论,主要有三种假说。

南方起源说

于19世纪提出以来,由于通古斯语族和同属于阿尔泰语系的蒙古语族、突厥语族的近似性,大多数学者定义西伯利亚的游牧通古斯人沿黑龙江北上而来。1920年代,一名俄罗斯学者[參⁠ 11]从当地调查中发表学说,其认为通古斯人形成于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形成以前的源头应再向南追溯至华北、东北地区。从语言学、人类学的观点而言,被许多学者所支持,但是关于“华北、东北起源”的证据缺乏考古学佐证,仍处于假说阶段。

西方起源说

两位苏联人提出通古斯民族色楞格河、贝加尔湖周边的学说。同为阿尔泰语系的蒙古语族、突厥语族诸民族起源之地也被认为在这一带。

上古土著说

1960年由苏联学者[參⁠ 12]提出的假说。根据文化的独特性,被认为与外部相隔绝数千年之久。因发现上古时期的文物中存在与南方文物相似的物件,并且确认可能由人口增加导致的出土文物的增加,此学说未成主流。

民族编辑

 
通古斯民族的分布

图集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文內引用

    參:

  1. ^ Czaplicka, Marie Antoinette. The Collected Works of M.A. Czaplicka. Psychology Press. 1999: 88. ISBN 978-0-7007-1001-0 (英语). 
  2. ^ Pulleyblank (1983), p. 452
  3. ^ S.M.シロコゴロフ(訳:川久保悌郎、田中克己)『北方ツングースの社會構成』(岩波書店、1941年)
  4. ^ 4.0 4.1 張傑 & 張丹卉 2005,第134頁
  5. ^ 張傑 & 張丹卉 2005,第18頁
  6. ^ 滿族簡史編寫組 2009,第86頁
  7. ^ 滿族簡史編寫組 2009,第48, 59頁
  8. ^ 滿族簡史編寫組 2009,第59頁
  9. ^ В.Т.Кялундзюга, Н.Е. Кимонко, Е.В.Перехвальская, Г.С. Скороспелкина -- Удиэ кэйэни (Удегейский язык) -- Учебное пособие для учащихся обще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х школ -- 2 класса -- Хабаровск 2018
  10. ^ Helimski, E (2004). "Die Sprache(n) der Awaren: Die mandschu-tungusische Alternative". Proceedings of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anchu-Tungus Studies, Vol. II: 59–72.
  11. ^ С.М.Широкогорова,Sergei Mikhailovich Shirokogorov
  12. ^ А.П. Οкладников, Алексей Павлович
来源明細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