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泰方言

(重定向自通泰片

通泰方言通州-泰州方言),又稱泰如方言泰州-如東方言),属于江淮官話。大致分佈在江蘇長江以北,京杭運河以東的濱海區域。佔地面積15000余平方公里,使用人口1137万(2004年)。

通泰方言
区域中国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内部分片编辑

按照南京大學顧黔的意見,通泰方言可以劃為東、中、西三區。

東區南通小片),包括南通通州西部、如皋東南邊界、如東西南部邊界、張家港沿江。區別于中區的特點是古假攝讀法同吳語,有兩類韻母-o,-a。与中区共有疑母ng,能分辨鼻音n和邊音l,流攝分裂為-ei,-ieu。

中區如皋小片),包括如臯如東泰興扬中東台東部、海安南部及東部、高岗海陵姜堰南部边界、靖江西南部、通州西北邊界、江都東南部,以及常州、江陰、張家港沿江。區別西區的特點是有疑母ng,能分辨鼻音n和邊音l,流攝分裂為-ei,-ieu。

西區泰州小片),包括泰州姜堰、海安西部、東台西部、大豐興化盐都南角、江都東部、高郵東南角。特點是不分鼻音n和邊音l,除“我”讀疑母ng外沒有聲母ng,流攝仍讀-eu。

語音特點编辑

通泰方言最大的特點是古全濁聲母字今逢塞音塞擦音不論平仄一律讀送氣清音,如“地”thi,“啤”phi。根據這一項特點,即可以把通泰方言江淮方言(主要是洪巢片或者淮东片)以及吳方言分別開。

通泰方言聲調有6~7個,相比于只有5聲調(陰平陽平陰上陰去陰入)的江淮方言,多出了陽入陽去。古濁入字今歸陽入調,古全濁上、濁去字在7聲調的地區今讀陽去調,在6聲調的地區則整體歸入陰平。能區分陰陽去、陰陽入,也是通泰方言區別于江淮方言的特徵。

通泰方言除東區外的各點,古假攝字的主元音只有一類,即a。而相鄰的江淮方言和吳語均已發生分化,吳語一般有兩類韻母即-o,-a,淮揚方言也有兩類即-a,-iɪ。

通泰方言多數點有豐富的支微入魚現象,例如“推”白讀thy,“雷”白讀ly。這種現象不見于江淮方言,吳語雖有,但數量遠不及通泰方言之多。

通泰方言的咸山攝韻母分化為三類,分法和吳語、贛語相同,異于西部的江淮方言。粗略的說,即咸攝談韻的牙音喉音字韻母和覃韻合為一類,而与談韻的舌音齒音字有別。同樣,山攝寒韻的牙音喉音字韻母和桓韻合為一類,而与寒韻的舌音齒音字有別。

在聲調上,通泰方言大部分地區,調值陰高陽低的模式不復存在,陰平普遍低於陽平。除如皋小片部分點以外,陰入皆低於陽入。但是,陽入後接鼻音、邊音、濁擦音、零聲母字時,調值為21或213,低於陰入,例如:毒藥、臘月、熟人、十五、十一、逆毛。

詞彙句法特點编辑

通泰方言詞彙上的過渡色彩較濃。南方諸方言的“落雨”、“落雪”,通泰方言中、東區仍說“落雨”、“落雪”,西區則“落雨*下雨”、“落雪*下雪”兩可,而北方話和淮揚方言只説“下雨”、“下雪”。類似于此的還有“尋*找”、“立*站”、“個*這”。

考訂通泰方言的本字,發現与南方相同者甚多,基本詞彙的南方成分也相當多。例如,淮揚方言的“我們”“你們”“他們”,通泰方言說“我倈/我佼”“你倈/儂佼”“他倈/他佼”;淮揚方言的“沒niau”,通泰方言說“不曾”;淮揚方言的“今個”“明個”,通泰方言說“今朝”“明朝”,等等。

句法上,有3種句式值得注意:

  1. 反復疑問句,通泰方言以“哿VP”句式爲主,極少有“VP不VP”句式。淮揚方言大致兩者皆可,北方話一般只有后一種。
  2. 雙賓語句,通泰方言直接賓語間接賓語的位置接近南方諸方言。例如北京話的“給我一本書”,通泰方言、吳語等說“把/hɛ̃本書我”。
  3. 比較句,通泰方言存在這樣一種句式,即比較短語位于中心形容詞后。例如“你高是他”,北方話一般説“你比他高”。

發展現狀编辑

通泰方言區甚爲狹小。1949年后國家大力“推普”,使得通泰方言向著作爲“民族共同語”的普通話靠攏。

具體來説,就是一批字產生近似江淮方言讀法的文讀音,在和原有的白讀音長期共存、抗衡中地位從弱勢逐漸變為優勢,直到最後將原有白讀音消滅。例如,全濁聲母字逢塞音塞擦音仄聲送氣清音是通泰方言區別于江淮方言其他分区的最大特點。而在文讀音中,仄聲就讀不送氣清音,和江淮方言其他分区以及整個北方話一致。大致來説,通泰方言西區產生的文讀較多,東區較少。

参考文献编辑

  • 顾黔. 通泰方言音韵研究[M].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
  • 顧黔. 通泰方言聲調的歷史演變[J]. 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1993年第2期。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