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悌(?年-?年),字元伯陽平(今河北省大名縣東)人[1]曹魏西曹屬。

生平编辑

司馬昭想派鎮西將軍假節都督關中諸軍事鍾會率軍伐蜀漢,時任西曹屬的邵悌警告他:「今派遣鍾會率領十萬餘大軍,他沒有家人為後顧之憂,不如派其他人去。」司馬昭笑說:「我難道不懂這個道理嗎?蜀漢是我國大患,百姓不安,今日討伐易如反掌,眾人都勸我不能伐蜀。如果人心膽怯,則智勇都不存,智勇都沒有了卻強迫去打仗。只會被敵人所擒,而鍾會想法和我一樣,今日派鍾會統兵伐蜀,蜀必滅亡。一旦蜀亡,即使如你所顧慮,鍾會也無法成事,蜀已滅亡,蜀人震恐,不會幫助鍾會;魏軍戰後力竭思歸,也不會支持鍾會。鍾會如果作亂,只會自取滅亡。你不需要顧慮,但我們今日所言不能讓其他人知道!」[2]

鍾會密告說鄧艾要反叛,司馬昭向長安出發,邵悌說:“鐘會的兵力是鄧艾的五、六倍,讓鐘會去攻打鄧艾就行了,不必親自去。”司馬昭說:“你忘記我前些時候說過甚麼了嗎?怎能能不用去呢?話雖如此,我們所說的也不可傳出去。我自當以信義待人,但別人不辜負我,我豈可先對別人產生疑心呢?最近護軍賈充問我:「你懷疑鐘會嗎?」我回答說:「如果現在派你去,我能懷疑你嗎?」賈充無言以對。我到長安後,此事應該就已經解決了。”等司馬昭到了長安,鍾會果然已死,如同所料。[3]

參考資料编辑

  1. ^ 《咸熙元年百官名》:邵悌字元伯,陽平人。
  2. ^ 《資治通鑑·卷七十八》:西曹屬邵悌言於晉公曰:「今遣鐘會率十萬餘眾伐蜀,愚謂令單身無任,不若使餘人行也。」晉公笑曰:「我寧不知此邪!蜀數為邊寇,師老民疲,我今伐之,如指掌耳,而眾方蜀不可伐。夫人心豫怯則智勇並竭,智勇並竭而強使之,適所以為敵禽耳。惟鐘會與人意同,今遣會伐蜀,蜀必可滅。滅蜀之後,就如卿慮,何憂其不能辦邪?夫蜀已破亡,遺民震恐,不足與共圖事;中國將士各自思歸,不肯與同也。會若作惡,只自滅族耳。卿不須憂此,慎勿使人聞也!」
  3. ^ 《三國志·鍾會傳》:及會白鄧艾不軌,文王將西,悌復曰:「鍾會所統,五六倍於鄧艾,但可勑會取艾,不足自行。」文王曰:「卿忘前時所言邪,而更云可不須行乎?雖爾,此言不可宣也。我要自當以信義待人,但人不當負我,我豈可先人生心哉!近日賈護軍問我,言:『頗疑鍾會不?』我荅言:『如今遣卿行,寧可復疑卿邪?』賈亦無以易我語也。我到長安,則自了矣。」軍至長安,會果已死,咸如所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