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祁耶

郑祁耶(?-598年7月2日),荥阳郡开封县(今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人,出自荥阳郑氏,是杨素的夫人。

生平编辑

郑祁耶生性嫉妒强悍,杨素曾生气的对她说:“我若作天子,你一定不能胜任皇后。”郑祁耶将这番话上报朝廷,杨素一度被定罪免官[1][2]

开皇十八年(598年),皇后独孤伽罗和郑祁耶都生了疾病,医生们看病后都说是猫鬼所造成的。隋文帝知道独孤陀喜好旁门左道,家里有猫鬼,原本不相信,此时隋文帝认为独孤陀是独孤伽罗的异母弟弟,独孤陀的妻子是杨素的异母妹妹,因此猜测是独孤陀干的,于是隋文帝派左仆射高颎纳言苏威大理正皇甫孝绪大理丞杨远查案,独孤陀的婢女徐阿尼供认是独孤陀指示自己下的手,目的是让猫鬼所杀人家的财物暗中移动到养猫鬼的那一家中。隋文帝大怒,下令用牛车将独孤陀夫妻从迁州接回来,准备把他们赐死在其家中。独孤伽罗绝食三日请求隋文帝宽恕,独孤陀弟弟独孤整也不断地在朝堂上乞怜,于是隋文帝免独孤陀一死,除籍为普通老百姓,让独孤陀的妻子杨氏出家为尼[3][4][5]

不久郑祁耶病重,独孤伽罗十分忧虑,将她接入仁寿宫,亲自派遣御医治疗。开皇十八年岁次戊午五月辛未朔廿三日癸巳(598年7月2日),郑祁耶去世,杨素十分伤心,望着空空的账幕掩面哭泣。仁寿元年岁次辛酉十月辛亥朔廿□(601年11月),郑祁耶安葬于华阴东原杨氏家族旧墓。其墓志首题《大隋越国夫人郑氏墓志》,于1967年在陕西省潼关县吴村乡出土,现藏潼关县文物管理委员会[6]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丈夫编辑

子女编辑

杨素的七个儿子均为郑祁耶所生[6]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十三》:其妻郑氏性悍,素忿之曰:“我若作天子,卿定不堪为皇后。”郑氏奏之,由是坐免。
  2.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其妻郑氏性妬悍,素忿之曰:“我若作天子,卿定不堪为皇后。”郑氏奏之,由是坐免。
  3. ^ 《隋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十四·外戚》:好左道。其妻母先事猫鬼,因转入其家。上微闻而不之信也。会献皇后及杨素妻郑氏俱有疾,召医者视之,皆曰:“此猫鬼疾也。”上以陀后之异母弟,陀妻杨素之异母妹,由是意陀所为,阴令其兄穆以情喻之。上又避左右讽陀,陀言无有。上不悦,左转迁州刺史。出怨言。上令左僕射高熲、纳言苏威、大理正皇甫孝绪、大理丞杨远等杂治之。陀婢徐阿尼言,本从陀母家来,常事猫鬼。每以子日夜祀之。言子者鼠也。其猫鬼每杀人者,所死家财物潜移于畜猫鬼家。陀尝从家中索酒,其妻曰:“无钱可酤。”陀因谓阿尼曰:“可令猫鬼向越公家,使我足钱也。”阿尼便咒之归。数日,猫鬼向素家。十一年,上初从并州还,陀于园中谓阿尼曰:“可令猫鬼向皇后所,使多赐吾物。”阿尼复咒之,遂入宫中。杨远乃于门下外省遣阿尼呼猫鬼。阿尼于是夜中置香粥一盆,以匙扣而呼之曰:“猫女可来,无住宫中。”久之,阿尼色正青,若被牵曳者,云猫鬼已至。上以其事下公卿,奇章公牛弘曰:“妖由人兴,杀其人可以绝矣。”上令以犊车载陀夫妻,将赐死于其家。陀弟司勳侍中整诣阙求哀,于是免陀死,除名为民,以其妻杨氏为尼。先是,有人讼其母为人猫鬼所杀者,上以为妖妄,怒而遣之。及此,诏诛被讼行猫鬼家。陀未几而卒。
  4.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陁性好左道,其外祖母高氏先事猫鬼,已杀其舅郭沙罗,因转入其家。上微闻而不信。会献皇后及杨素妻郑氏俱有疾,召医视之,皆曰:“此猫鬼疾。”上以陁,后之异母弟,陁妻,杨素之异母妹,由是意陁所为。阴令其兄左监门郎将穆以情喻之,上又避左右讽陁,陁言无有。上不说,左转迁州刺史。出怨言,上令左僕射高熲、纳言苏威、大理正皇甫孝绪、大理丞杨远等杂案之。陁婢徐阿尼言:本从陁母家来,常事猫鬼,每以子日夜祀之。言子者鼠也。其猫鬼每杀人者,所死家财物潜移于畜猫鬼家。陁尝从家中索酒,其妻曰:“无钱可酤。”陁因谓阿尼曰:“可令猫鬼向越公家,使我足钱。”阿尼便咒之,居数日,猫鬼向素家。后上初从并州还,陁于园中谓阿尼曰:“可令猫鬼向皇后所,使多赐吾物。”阿尼复咒之,遂入宫中。杨远乃于门下外省遣阿尼呼猫鬼,阿尼于是夜中置香粥一盆,以匙扣而呼曰:“猫女可来,无住宫中。”久之,阿尼色正青,若被牵拽者,云猫鬼已至。上以其事下公卿。奇章公牛弘曰:“妖由人兴,杀其人,可以绝矣。”上令犊车载陁夫妻,将赐死于其家。陁弟司勳侍中整诣阙求哀,于是免陁死,除名,以其妻杨氏为尼。先是有人讼其母为人猫鬼所杀者,上以为妖妄,怒而遣之。及此,诏诛被讼行猫鬼家。陁未几而卒。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八·隋纪二》:延州刺史独孤陀有婢曰徐阿尼,事猫鬼,能使之杀人,云每杀人,则死家财物潜移于畜猫鬼家。会独孤后及杨素妻郑氏俱有疾,医皆曰:“猫鬼疾也。”上以陀,后之异母弟,陀妻,杨素异母妹,由是意陀所为。令高颎等杂治之,具得其实。上怒,令以犊车载陀夫妻,将赐死。独孤后三日不食,为之请命曰:“陀若蠹政害民者,妾不敢言;今坐为妾身,敢请其命。”陀弟司勋侍郎整诣阙求哀,于是免陀死,除名为民,以其妻杨氏为尼。
  6. ^ 6.0 6.1 6.2 6.3 6.4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04: 496–498. ISBN 7-101-04320-8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