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郝浴(1623年-1683年),字冰滌,號雪海,後改號復陽,直隶定州人(今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1]清朝直臣,官至广西巡抚。他是銀岡書院(今「周恩來同志少年讀書舊址紀念館」)的創建者。

郝浴

大清光祿大夫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廣西
籍貫 直隸真定府定州
族裔 漢族
出生 天啟三年(1623年)
逝世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
親屬 (子) 郝林
出身
  • 順治六年己丑科進士出身

目录

生平编辑

郝浴少有才名,為人剛直不阿。

初入仕途编辑

顺治六年(1649年)进士,授刑部主事。顺治八年(1651年)改湖广道御史,巡按四川[2]

顺治九年(1652年),郝浴在保宁府主持四川乡试南明大将孙可望所部数万人围城。郝浴传檄驻守绵州平西王吴三桂,称“不死于贼,必死于法”,吴三桂犹豫月余才率部解围[3]。解围之后,郝浴拒绝吴三桂的拉拢,且弹劾吴三桂拥兵观望,吴三桂怀恨在心[4]。郝浴同时弹劾永宁总兵柏永馥临阵退缩,广元副将胡一鹏骄悍不法,副将董显忠等以署理司道的身份恣意虐民。柏永馥、胡一鹏被免官治罪,副将董显忠等改任原职。董显忠等在吴三桂的唆使下进京告状,郝浴被降级调任[5]

流放奉天编辑

顺治十一年(1654年),大学士冯铨成克巩吕宫等再次推荐郝浴,意犹未已的吴三桂则上奏郝浴在《保宁奏捷疏》中自称“亲冒矢石”是为“冒功”,刑部定为死罪,顺治皇帝改为免死流放奉天,推荐郝浴的冯铨、成克巩、吕宫都受到降级留任的处分[6]。郝浴在流放地以“格物致知”自勉,潜心研究理学[7]

順治十五年為尋訪剩人和尚來到鐵嶺,在南門內建此書院,收授門徒,廣交學者名流。

康熙十年(1671年),康熙帝东巡,在奉天接见郝浴,郝浴自述前后经历,康熙帝为之动容,慰劳良久,但仍未赦免他[8]

两年之后,吴三桂发动叛亂兵部尚书王熙给事中刘沛先又推荐郝浴,被部议否决[9]。又过了两年,户部侍郎魏象枢上书说:“郝浴忠义过人,才能、操守、学问、见识在臣之上。如其在四川任官,怎肯俯首投降吴三桂?在朝做官,各有各的做法。当日吴三桂弹劾郝浴,如果吴三桂始终忠心,朝廷仍然寄予重任。郝浴不过就一老死流放地的书生,谁会过问他?如今吴三桂叛乱,天下无不痛恨吴三桂,也无不同情郝浴。郝浴在吴三桂称王拥兵之时,不畏惧屈服其威风权势,所以被其仇视。吴三桂所仇视之人,正是国家所选用之人,为什么要弃之不用呢?”康熙皇帝于是召还郝浴,仍授湖广道御史[10]

郝浴在鐵嶺居住了近十八年,直到康熙十四年(1675年)吳三桂反清被誅才得以官復原職。

巡抚广西编辑

康熙十九年(1680年),郝浴出任广西巡抚。战乱之后,民生凋敝,郝浴奏请裁撤军队,选拔精锐,并奏请以盐米代替白银上交赋税,康熙皇帝均同意施行[11]。当时满洲八旗准备撤回京师,郝浴上奏说巡抚直辖的抚标不宜裁撤,最终保留了一半部队。郝浴又奏请为殉国的巡抚马雄镇傅弘烈建祠纪念,抚恤被叛将孙延龄杀害的知府刘浩知县周岱生;傅弘烈当时挪用国库钱粮作为军饷,郝浴也予以抵扣[12]

卒於任上编辑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郝浴病死于巡抚任上,棺椁北还,沿途数千里都有士人百姓流泪相送[13]。广西布政使崔维雅署理巡抚,弹劾郝浴侵吞钱粮,朝廷派人查证属实,刑部定为免官追偿,清圣祖知道郝浴素称廉洁,挪用钱粮本为傅弘烈偿还军饷,改为免官,钱粮免于追缴[14]。三年之后,郝浴之子郝林为父诉冤,郝浴被官复原职,并且派官祭祀[15]

身後编辑

郝浴走後,人們為了紀念他,將他的書房闢為郝公祠,用來供奉和祭祠。銀岡書院一直是遼海地區的著名學府。停科舉後,這裡改為小學堂,二年後又改為勸學所。

1910年春,12歲的周恩來隨伯父來到東北,曾入銀岡書院學習半年。銀岡書院現占地1500平米,建築面積 420平方米,保留清代磚木結構硬山式建築15間,由門房、東西廂房、正房及郝公祠組成。

為緬懷周恩來同志,1979年正式將書院闢為「周恩來同志少年讀書舊址紀念館。

1988年,列為遼寧省文物保護單位。

著作编辑

有《中山詩鈔》4卷、《文鈔》4卷,《中山史論》2卷、《中山奏議》4卷。

家庭编辑

子:郝林,字中美。康熙二十一年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加尚书衔[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清史稿•郝浴传》:“郝浴,字雪海,直隶定州人。”
  2. ^ 《清史稿·郝浴传》:“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八年,改湖广道御史,巡按四川。”
  3. ^ 《清史稿·郝浴传》:“九年,平西王吴三桂与固山额真李国翰分兵复成都、嘉定、叙州、重庆。已而两路兵俱败,三桂退驻绵州。浴在保宁监临乡试,可望将数万人薄城。浴飞檄邀三桂,激以大义,谓‘不死于贼,必死于法’。逾月,三桂乃赴援,可望等引去。”
  4. ^ 《清史稿·郝浴传》:“及保宁围解,颁赏将士,三桂以冠服与浴,浴不受。疏言:‘平贼乃平西王责。臣司风宪,不预军事,而以臣预赏,非党臣则忌臣也。’因陈三桂拥兵观望状,三桂深衔之。”
  5. ^ 《清史稿·郝浴传》:“浴劾永宁总兵柏永馥临阵退缩,广元副将胡一鹏骄悍不法,并命夺官逮治。柏永馥、胡一鹏被免官治罪,董显忠等以副将衔题授司道,恣睢虐民,浴复疏劾,改原职。三桂嗾显忠等入京陈辨,浴坐镌秩去。”
  6. ^ 《清史稿·郝浴传》:“十一年,大学士冯铨、成克巩、吕宫等交章荐浴,三桂乃摭浴保宁奏捷疏有‘亲冒矢石’语,指为冒功,论劾,部议当坐死,上命宽之,流徙奉天。大学士冯铨、成克巩、吕宫皆以荐浴罣吏议。”
  7. ^ 《清史稿·郝浴传》:“浴至戍所,益潜心义理之学,嗜孟子及二程遗书,以‘致知格物’颜其庐,刻苦厉志。”
  8. ^ 《清史稿·郝浴传》:“康熙十年,圣祖幸奉天,浴迎谒道左,具陈始末,上为动容,慰劳良久。”
  9. ^ 《清史稿·郝浴传》:“十二年,三桂反,尚书王熙、给事中刘沛先荐浴,为部议所格。”
  10. ^ 《清史稿·郝浴传》:“十四年,侍郎魏象枢复疏言:‘浴血性过人,才守学识,臣皆愧不及。使在西蜀操尺寸之权,岂肯如罗森辈俯首从逆?臣子立朝,各有本末。当日参浴者三桂也,使三桂始终恭顺,方且任以腹心。浴一书生耳,即老死徙所,谁复问之?今三桂叛矣,天下无不恨三桂,即无不怜浴。浴当三桂身居王爵,手握兵柄,不畏威,不附势,致为所仇。三桂之所仇,正国家之所取,何忍弃之?’上乃召浴还,复授湖广道御史。”
  11. ^ 《清史稿·郝浴传》:“十九年,授广西巡抚。广西新经丧乱,民生凋瘵,浴专意抚绥,疏陈调剂四策,请裁兵、汰马、防要害、简精锐;复请停鼓铸,改米徵银,复南宁、太平、思恩诸府县行盐旧制,上辄报可。”
  12. ^ 《清史稿·郝浴传》:“时南疆底定,满洲兵撤还京师。浴疏言抚标兵不宜裁减,下部议,留其半。又请为死事巡抚马雄镇、傅弘烈建祠桂林,知府刘浩、知县周岱生为孙延龄所戕,疏请予恤。……初,傅弘烈以军事急,移库金七万有奇、米七千馀石供饷,浴请以库项扣抵。”
  13. ^ 《清史稿·郝浴传》:“二十二年,卒官。丧归,士民泣送者数千里不绝。”
  14. ^ 《清史稿·郝浴传》:“及卒,布政使崔维雅署巡抚,劾浴侵欺,命郎中苏赫、陈光祖往按,如维雅言。部议夺官追偿。上知浴廉,谕所动钱粮非入己,从宽免追。”
  15. ^ 《清史稿·郝浴传》:“二十五年,子林讼父冤,复原官,赐祭葬。”
  16. ^ 《清史稿·郝浴传》:“林,字中美。康熙二十一年进士,授中书科中书,历吏部郎中,亦以廉正称。累迁礼部侍郎,加尚书衔。致仕,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