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郦道元

北魏地理學家、散文家

郦道元(466年或472年—527年)[1]善长范阳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北魏地理学家散文家。曾任東荊州刺史,因得罪權貴,被免去官職。十年後,朝廷復起用為著河南尹。明帝孝昌元年,率軍去彭城討平元法僧叛亂,因功陞為御史中尉。因他彈劾過汝南王元悅,在雍州刺史萧寶夤想反叛北魏時,元悅乘機叫朝廷派酈道元去宣撫,酈道元入關時被萧寶夤殺害。[2]著有《水经注》,是著名的文學地理學大作。

郦道元
性别
出生 466年或472年
北魏范阳郡涿县
逝世 527年
北魏陰盤
职业 地理学家
活跃时期 5世纪
亲属郦道峻,父郦范

目录

生平编辑

水經注编辑

其父親為郦范,曾任平東將軍、青州刺史,進爵為永寧侯。生於獻文帝天安元年(466年),另一說為孝文帝延興二年(472年)。起初,郦道元继承父亲的封爵永宁侯,按照惯例,由侯降为伯。酈道元雖為涿縣人,卻生在青州,自小就跟著父親郦范青州任所生活。酈道元十多歲時,就遊青州江河,喜愛大自然。父親做過刺史,也喜歡遊山玩水。青州城從前叫做廣縣,有一條陽水從東北方流過。城東山上有一口石井,據說有妖怪出沒,井三面堆著石頭,深四丈有餘,井水極猛,致成瀑布,匯入陽河。酈道元自小就喜歡在那一帶的水邊玩,夏天時常脫得赤條條的。另外,臨朐縣東有一條巨洋河,有一口熏冶泉的水流入,是酈道元嬉戲的去處。

他天性喜歡江河湖泉,何處有江河,都要去考察一番,必要時還會掏出紙筆紀錄。他走遍北方許多地方,又到過南方江、淮流域的一些地方。

古時有本書名為《水經》,記載全國一百三十七條江河,一萬多字,內容不容易理解,因此酈道元想為此書作註解,但為《水經》做注並不易,不能只關在書齋裡完成,需實地考察江河。於是酈道元便一條條江河親自去探勘清楚,看江河的源流清濁,參觀物產名勝,考察民族風情,打聽歷史沿革、故事傳說等。但當時正值南北分裂時期,有些地方不能親自探訪,因此只能援引他人的著作。

歷經十年左右,《水經注》終於完成,除了為《水經》做注外,也補充了許多江河,共計一千兩百五十二條,近於原來的十倍之多,有三十萬字。[2]

得罪權豪编辑

早期在平城(北魏都城,今山西省大同市)和洛阳担任中央官员,并且多次出任地方官。一生足迹遍及中国北方。他为官“执法情刻”、“素有严猛之称”,得罪不少皇族豪强,在東荊州刺史任上,威猛為治,被百姓上告,因而免官。在京期間專心撰寫《水經注》。

北魏孝昌元年(525年),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稱帝,建元天啟。北魏孝明帝當朝,從洛陽派兵東去鎮壓,並令酈道元調度各軍。魏兵攻到彭城元法僧抵擋不住,只好投降南方的梁朝。但酈道元仍指揮各軍掩殺,俘虜叛軍甚多。最後成功收復彭城,回朝後,酈道元陞官,官拜「御史中尉」。[2]

「御史中尉」是朝中御史臺的長官。自西漢末年御史大夫改稱「大司空」後,御史中丞便成御史府的第一把手,至北魏時期改名為御史中尉,其官權力甚大,管糾劾各州郡的貪官污吏,就如同現在的檢察官。

北魏汝南王元悦是男同性恋者,其得宠的男宠丘念,在地方魚肉百姓,胡作非為,弄权纵恣,被酈道元聽聞,因此將其關進大牢裡。元悅聽說此事,勃然大怒,便派人至酈道元要求放人,但為人正直的酈道元並不怕官威,因此依然按照審訊結果,把元悅的親信判死。元悦找灵太后恳求特赦,郦道元干脆赶在圣旨到达前处死了丘念。元悅得知此事甚怒,並辱罵酈道元,而後,酈道元並不屈服,反而向上表彈劾元悅縱容親信,作奸犯科且辱罵朝廷大臣。表呈上後,魏孝明帝包庇皇親國戚,沒治元悅之罪。但元悅記恨在心。自此元悦与郦道元结下深仇。

為國殉職编辑

北魏孝昌三年(527年)某日,孝明帝一早坐朝,忽然西方有緊急軍情傳到:雍州刺史萧寶夤想擁眾反叛朝廷,但尚未行動。明帝大驚,京師洛陽雍州不遠,問滿朝文武有何對策,元悅道「臣以為萧寶夤欲反叛,但他為南方人,夾在我大魏與朱羌之間,且其部下兵士仍為我大魏兵將,並無反叛之意。為今之計,可派欽差大臣到雍州,宣撫萧寶夤和眾將士,表示朝廷寬大之厚恩,則雍州便不會反了。」

孝明帝問道「此去雍州宜撫,派誰為妥?」元悅道「臣推舉御史中尉酈道元大人前往,其精明能幹、能力甚強,前年調遣眾軍,去討平元法僧彭城之亂,曾立大功,派他前往,另外其兄弟酈道峻及兩個公子也一同前去相助,必定萬無一失!」明帝聽罷大喜,便道「命酈中尉前往雍州,宜撫萧寶夤,酈卿,朕命你做關右大使。」酈道元無法推拒,只好領旨。

於是,酈道元帶了弟弟酈道峻和兩個兒子,由百名士卒陪護,帶著錢財禮品,駕車西去雍州。當他們來到陰盤驛(今陝西省臨潼縣東),萧寶夤以為朝廷是派人殺他,於是預先埋伏兵將兩千餘人在陰盤驛兩側。

酈道元見狀令全體撤到陰盤驛的小山上,小山只有一條路可以進出,周圍陡峭。萧寶夤的兵將攻山多次失敗,於是決定不攻上山,把小山包圍起來,讓他們困死。酈道元、其弟、兩個兒子與士兵們因為沒水喝沒東西吃,努力向下挖水,但過了六天,許多人已死去,依然不見水源,他們就放棄尋找,而山下的兵趁勢殺死了所有人,把酈道元酈道峻和他兩個兒子的首級割下,並把屍身丟進井裡。[2]

魏收修撰《魏書》时,將酈道元列入〈酷吏傳〉。

成就编辑

酈道元一生勤於讀書和著述,《魏書》卷八十九說:“道元好學,歷覽奇書”,代表作有《水经注》。道元寫景文字,遣詞精當,“片語隻字,妙絕古今”。历来研究《水经注》称“郦学”。唐代李白杜甫的詩,都吸收了《水經注》的藝術滋養,柳宗元的《永州八記》文章實脫胎於《水經注》。宋朝蘇軾說:“嗟我樂何深,水經也屢讀。”[3]张岱说:“古人记山水,太上有郦道元,其次柳子厚,近时则袁中郎。”[4]刘熙载亦云:“郦道元叙山水,峻洁层深,奄有楚辞《山鬼》、《招隐士》胜境。柳州游记,此先导也”[5]日本地理学家米仓二郎称郦道元为“中世纪全世界最伟大的地理学家”。[6]

《本志》、《七聘》並無流傳至今。

注釋编辑

  1. ^ 「酈」,拼音注音ㄌㄧˋ,音同「力」
  2. ^ 2.0 2.1 2.2 2.3 中國歷代作家101(兩宋至民國篇),陳鐵君著作
  3. ^ 蘇軾:《寄周安孺茶》
  4. ^ 《琅嫒文集》卷五《跋寓山注二则》
  5. ^ 刘熙载《艺概》卷一《文概》
  6. ^ 日本地理學界的元老米倉二郎教授的一段話最具有代表性:「我認爲酈道元是中世紀世界上最偉大的地理學家。這個時期,在歐洲歷史上正是人們所說的黑暗時代,是不可能出現什麼地理學家的,所以這個時代的世界地理學家,非酈道元莫厲。(陳橋驛《酈學新論——水經注研究之三》序,1992年,山西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