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廷谓

郭廷谓(919年-972年7月16日),信臣五代十国时期南唐武将,后效力后周北宋

郭廷谓
出生919年
杨吴
逝世972年7月16日
北宋汴京
职业南唐后周北宋將領

生平编辑

早期仕途编辑

徐州彭城人。父郭全义,仕南唐为濠州观察使。郭廷谓年幼即好学,擅长书法,善骑射。补殿前承旨,改濠州中门使,南唐皇帝李璟常令他视察中朝机事入奏。郭全义死后,郭廷谓被擢为庄宅使、濠州监军。[1][2][3]

抵御周军编辑

周世宗攻淮右,唐军屡败,城中很恐慌,郭廷谓与州将黄仁谨(一作黄仁谦)合计坚守。周军遣间谍送铁券到郭廷谓营寨,被郭廷谓拒绝。城中的小商贩不得意,郭廷谓担心他们逃跑,将他们置于大寺内,遣兵守卫,给他们食物,让他们制作防城工具,周军因此不能窥探城中虚实。[1][2][3]

李璟赞叹郭廷谓的忠诚,保大十四年(956年)八月,因周军还在攻打寿州,李璟大发战船,遣林仁肇、郭廷谓救援寿州。[1][3]郭廷谓和林仁肇率水陆军到下蔡,欲夺浮桥,在船上装满柴草,乘风纵火,周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抵御之。不久,风势倒转,唐军稍退,于是被周军所败,张永德奏捷。[4]

保大十五年(957年)三月,紫金山之战,南唐战败,诸将多降周,只有郭廷谓以全军回守濠州,周军追不上。当时濠州守将欲弃城走,被郭廷谓阻止。当月淮水上涨,郭廷谓以水军渡淮,欲掩周军不备焚烧浮桥。周右龙武统军赵匡赞侦察得知,伏兵乱发强弩击破郭廷谓。五月,周世宗将下蔡浮桥移到涡口,命张从恩焦继勋守之。郭廷谓对黄仁谨说:“这是濠、寿之患。对方骑兵厉害,故利于陆战;我方舟师精锐,故便于水战。这个夏天久雨,淮水泛溢,我请求借用舟兵二千,断其桥,屠其城,直抵寿春。”黄仁谨起初不肯,最终不得已而听从,郭廷谓于是轻棹衔枚到桥,麾兵砍断造桥的竹子,都烧毁了。周军大败,死者不可计,郭廷谓焚其军资粮草而还。以功被授武功殿使。周军退保定远。郭廷谓募壮士装作小商贩入定远,侦察周军多寡及守将之名。回报说:“武行德(时任武宁节度使)、周务勍。”郭廷谓认为可图,又聚集万余乡兵及五千军卒,日夜训练,依山衔枚设伏以破周军,周军大溃,斩首数百,武行德单骑脱走。周世宗追究战败责任,贬武行德为左卫上将军。当时有人以玉帛子女送给郭廷谓,郭廷谓都拒绝了,只取良马二百匹献上。郭廷谓以功被任为滁州刺史、充上淮水陆应援使(上淮巡检应援兵马都监)。[5]李璟仍然认为恩赏不够,不久,加郭廷谓为濠州团练使,郭廷谓修缮兵甲,设置沟垒,经常表现得好像敌人到了一样。当秋,周军复至,郭廷谓上表李璟求援,说周军四临,应该卑辞请和,以固两国交情。夜间派出千余敢死之士袭周营,焚烧其头车(专门用于挖掘地道的车辆)、云梯、洞屋(一种攻城器具),周军蹂躏死者甚众。[1][2][3]

后来援兵不至,十一月,周军到濠州城西。濠州东北十八里有滩,唐军在其上扎营,环水自守,以为周军必不能渡过。周世宗亲自攻打,命内殿直康保裔率甲士数百乘橐驼渡水,义成节度使赵匡胤率骑兵随后,于是攻克。周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破濠州南关城。世宗亲自攻濠州,周山南东道节度使王审琦攻陷濠州水寨。唐军在城北屯扎了数百战船,又在淮水中设立大木头以阻拦周军。世宗命水军攻之,拔起木头,焚战船七十余艘,斩首二千余级;世宗以牛皮蒙大盾攻城,赵匡赞力战,又攻拔其羊马城,又杀数百人,城中震恐。濠州刺史唐景思战死。世宗遣间谍持诏谕降郭廷谓。郭廷谓上表陈情,说自己无法以一州对抗王师,但自己世代受南唐官爵,家人在江南,如果投降怕遭族诛,想要遣人禀命于李璟,获准,周世宗也令缓攻濠州。周世宗又得知南唐有数百艘战船在泗水东侧,准备支援濠州,于是亲自率军前往迎击,并于两天后在洞口大破唐军,阵斩五千余人,俘虏两千余人。十二月,使者回报李璟准许郭廷谓投降,郭廷谓知道唐不能救自己,命录事参军李延邹起草降表。李延邹责以忠孝大义,郭廷谓虽然羞愧但已决定投降,命兵士相逼,李延邹掷笔说:“大丈夫死了罢了,终不负国为叛臣作降表!”郭廷谓斩之,将诸军聚集在营门外,南望大恸,举濠州降周,[1][2][6][7][8]周得到濠州兵万余人、粮数万斛。[3][5][9]

李璟体谅郭廷谓力不能支,与其他叛者不一样,没有追究他的家人。[3]

效力中原编辑

郭廷谓降周后,被拜为亳州防御使,又到山阳行宫见了周世宗,周世宗特加宴劳,赐金带、袭衣、良马及万余器皿,说:“江南诸将,惟有卿断涡口桥,破定远寨,足以报李璟的俸禄了。濠上即使李璟自己来守,又能做什么!”[10]以其弟本州马步都校郭廷赞和州刺史,又命郭廷谓以濠州兵攻天长军,[5]攻克并收降其将马赟。又以郭廷谓为楼橹战棹左右厢都监,[1][3]不久归谯郡。[2]

北宋初,从征叛乱的昭义节度使李筠,再任知亳州。乾德二年(964年)被代还,改绛州防御使。两川平定后,冯瓒梓州,被仆夫告状,四年(966年)四月,郭廷谓被召为静江军节度观察留后知梓州以代冯瓒。当地承旧政,将庄宅户、车脚户都由州将管理,养鹰鹞的百姓每天都要献上雉兔,田猎的百姓每年都要交皮革,又有乡将、都将、镇将等人惊扰乡里,郭廷谓都废除了这些。[11]开宝五年(972年)六月,受代回朝,在都城汴京获赐宅第,不久卒。[2][3]宋太祖(即赵匡胤)遣中使护理其丧事。[12]

郭廷谓性恭谨,侍奉母亲以孝闻名,无论寒暑都束带立侍。[2]为政恩惠仁爱,百姓称赞他。[3]

家族编辑

郭延濬[3]郭廷谓兄郭廷谕,仕南唐为太子洗马致仕,宋初官至秘书监。郭廷谕子郭延泽[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十二作郭延泽为郭廷谓子,疑为“从子”漏字。

评价编辑

  • 《十国春秋》论曰:郭廷谓屡挫劲敌,力穷而降,要与败主取荣者异矣。[3]

延伸阅读编辑

[]

 宋史/卷271》,出自脱脱宋史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