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民国八年南北和平談判,上海,1919年2月20日。这是北京政府和南方护法军政府在上海举行的议和会议。站立者为北方总代表朱启钤。会议桌左侧为南方代表,从左至右:王伯群郭椿森缪嘉寿章士钊唐绍仪胡汉民曾彦刘光烈彭允彝李述膺钟文耀。门前方桌后右为贾士毅,左为周诒春

郭椿森(1876年-1950年)字松年广西武宣县桐岭镇雅岗村人,中华民国政治人物。[1][2]

生平编辑

郭椿森的父亲是清朝秀才,中华民国时期通法律,曾任律师,后靠开矿发财。极盛时期,郭家有自耕田十余亩,地20亩,另外还有250亩田地出租,每年可收租谷十万余斤。[1]

郭椿森19岁中秀才。1905年留学日本学习法政。郭椿森为中国同盟会会员。1911年辛亥革命时为云南首义成员,任云南法政学堂教务长。[1][2]

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参议员。1917年护法运动开始,郭椿森到广州非常国会继续担任参议员。到广州后,郭椿森很快获两广巡阅使陆荣廷赏识,升任广西督军署秘书长。1917年11月,莫荣新任广东督军,郭椿森任广东督军署少将参谋长。1918年,郭椿森参议员在非常国会联络汤漪等人提出并且通过了《修正军政府组织法案》,将大元帅制改为总裁合议制,排挤孙中山[1]

孙中山曾两次企图炮击桂军莫荣新。第一次约在1917年11月中旬,但炮未打响。第二次是在1918年1月3日,这次炮击是在援闽粤军成立之后发生。在此次炮击的准备期间,孙中山命朱执信指挥陆上军队,并且命许崇智罗翼群协助陈炯明举事。但计划事先即因参与部队过多而泄漏。莫荣新得知孙中山要炮击自己,乃集合下属商量对策,参谋长郭椿森力主保持镇静,不予还击,称“还击则彼众我寡,决无胜算,不还击,人将谓曲在中山,彼将更成孤立。”当时在广州的桂军仅四、五千人,而滇军、粤军共约一万五千人。莫荣新决定采纳郭椿森的不理睬策略。[3]

1月2日夜12时,孙中山登上同安舰,并且命豫章舰随行,准备同时向莫荣新的广东督军署开炮。同时,游击司令李安邦奉命率小兵舰巡江,用机枪扫射长堤桂军的江防司令部等驻兵机关。至天明,除李安邦的巡舰向长堤桂军机关扫射外,没有任何陆上部队(滇军、粤军)响应。桂军方面也未作任何还击。事态没有扩大,孙中山的讨莫计划失败。因为过度劳累,孙中山生病休息多日,莫荣新假装无事,亲到元帅府探望孙中山。[3]

《民主报》主笔陈耿夫拥护孙中山,常在报纸上揭露政学系杨永泰和广东督军莫荣新等人。1918年,莫荣新指使督军署参谋长郭椿森派人到《民主报》拘捕陈耿夫。当时陈耿夫正与记者卢博浪聊天。卢博浪见几个大汉闖來,即混入排字房伪装排字。陈耿夫则攀登天台,逃跑未果而被拘。郭椿森奉莫荣新的旨意,不经审讯便派桂军将陈耿夫押赴广州郊外枪杀。[4]

旧桂系失败后,郭椿森赴上海,隐居上海法租界[1]

1920年,当郭椿森正任广东督军署参谋长时,在雅岗村的其父便从梧州请来建筑师设计了西洋楼房。此后其父主持了楼房的兴建,主楼建成后,为了保安全,又建起护楼。整座庄园有房屋99间,施工用时5年,耗资18万两白银。郭家庄园后院的两座岗楼的窗口,分别嵌“全”字、“寿”字。郭家庄园建成不久,郭椿森的父亲便病倒,随后病逝。当时正忙于广东战事的郭椿森无法回家奔丧。[1]

1934年,郭椿森回到家乡时,父亲已去世10年,郭椿森写下一副对联:“病未待葬未归十载空虚游子泪,国已亡家已破九泉难慰老亲心。”此后郭椿森一直在家闲居。[1]

1950年,因为“与土匪暴乱有干系”,郭椿森被处决,终年73岁。[1]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郭家庄园在土改中被没收归公,长年用作粮仓。1989年落实政策,归还郭家亲属管理。2004年,来宾市人民政府将郭松年庄园列为来宾市文物保护单位[1]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