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鏜(1438年-1504年),字子聲,號弦菴山東東昌府高唐州恩縣人,明朝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郭鏜

大明巡撫遼東都察院右僉都御史
籍貫 山東等處承宣布政使司東昌府高唐州恩縣
字號 字子聲,號弦菴
出生 正統三年(1438年)
逝世 弘治十七年(1504年)
出身
  • 成化二年丙戌科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山東鄉試第十四名。成化二年(1466年),參加丙戌科會試,得貢士第七十七名。殿試登第三甲第一百八十四名進士。授兵科給事中,歷陞通政右參議[1]。累官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宣府巡撫。成化十七年(1481年)調撫大同[2]。成化二十年(1484年)二月自調遼東巡撫[3],五月以去年大同貽誤戰機之罪降射洪縣知縣[4]

家族编辑

曾祖父郭仲彬,元達魯花赤。祖父郭宗賢,贈給事中。父郭麟,曾任按察司僉事[5]

参考编辑

  1. ^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人傳記資料索引》5240:郭鏜,字子聲,號弦菴,山東恩縣人。成化二年進士,授兵科給事中,屢陞通政右參議。
  2.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十三》:成化十七年三月己亥 調巡撫河南都御史秦紘於宣府巡撫宣府郭鏜於大同巡撫大同孫洪於河南
  3.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四十九》:成化二十年二月戊午朔 調甘肅總兵官署都督同知王璽佩征西將軍印鎮守大同命中軍左都督範瑾佩征西前將軍印充總兵官鎮守甘肅左參將都督同知劉寧充左副總兵協守大同副總兵都督僉事周璽充右副總兵分守大同東路調巡撫遼東右僉都御史左鈺於大同巡撫大同右僉都御史郭鏜於遼東召大同總兵官都督同知許寧回京。
  4.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五十二》:成化二十年五月壬寅 大同總兵官都督同知許寧巡撫右僉都御史郭鏜鎮守內官蔡新俱有罪下獄降官時鏜調遼東巡撫寧新被召還京 上以去年大同失機命三法司錦衣衛執寧新於午門前門狀錦衣衛即遣人執鏜以來於是給事中交章劾奏並劾副總兵周璽游擊將軍董升等得旨寧新已下獄若輩如何複為言鏜至三法司會鞫之以具獄奏有旨寧等俱受邊方重托卻輕率進兵折損官軍致虜賊肆無畏憚剽掠邊民情犯深重本當處死姑從輕發落寧鏜各降官六級新到任未久降三級寧降羽林左衛帶俸指揮同知鏜降四川射洪縣知縣初寧與威寧伯王越更調鎮守也郭鏜送越行越曰許寧雖經戰陣守己撫下然非充馭才朝廷重用之必壞事公其慎之寧至大同因與太監爭坐不和每事違拗悻悻自用及聞虜警直納眾言欲出兵於邊令偏裨分據要害按伏以待而已與寧屯重兵以遏虜衝寧不從鏜曰今虜眾必至凡戰守機宜公當申明號令以一眾志庶有備無患寧曰自古御虜兵無常勢人自為戰安可預圖鏜默然猶以其為宿將不知慮但以不和奏調汪直於南京既而虜酋小王子率眾大至烽火日夜不絕寧乃遣劉寧董升營於西山周璽屯於懷仁已與鏜及蔡新等斂兵城守欲伺虜入掠勢分各相機邀擊之此固十年來邊將邀虜報功之常態也是時虜酋駐邊外猶懲往年之敗懼不敢入及覘知寧無能為遂入大掠而代王以已莊所被害屢促寧出兵寧猶不聽適有人自京來者服色頗異守門卒報云京師行事校尉來矣寧不得已乃與新鏜出軍去城二里許各率所統兵分為三哨虜見伏精兵於禾稼深處遣騎十餘去營約五里角□羊鞍牧馬以誘之新麾下見之果稟新馳往掩捕寧將士見之亦曰太監人已獲功吾輩反出其後遂相率楊旗馳馬而出寧不能禁既至虜騎四合大戰將士死者千餘人虜亦多死者橫尸蔽野寧奔夏米莊鏜新疾馳入城劉寧董升聞兵敗督眾自守虜圍之數重幾不支軍中火器有名大將軍者升亟今試之一發震天地落王子帳前人馬闢易死者枕籍王子懼適周璽兵至遂引退虜眾驅其所掠人畜彌野而去經過西路參將莊鑒等抄掠其餘騎乃各以捷聞時當道者皆聞其敗以新調汪直王越非計恐責有歸所乃謬以調兵未集眾寡不敵為辭請降敕獎勵之而科道官亦無一人言及者冀寧勉圖後效以掩前罪也而寧自夏米莊入城被陣亡之家其婦女號呼詬詈擲以瓦礫萎薾喪氣不複有一矢之捷至是月久人心積不能平有以其實上聞者 上怒遂執而罪之並責科道官不早言鏜既降道寧之事甚悉且越服之先見寧降後有舉將才者每以寧為言欲再起用之甚至有以諸葛亮街亭敗績為比者要皆吠聲之徒知慕其人而不知究其實者可嘆也賴 今上聖明卒不用庶人心痛憤稍洩云。
  5. ^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成化二年进士登科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