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郭默(?-330年),玄雄[1]河內人。西晉末年及東晉將領。

目录

生平编辑

郭默出身卑賤,世代以屠宰和賣酒等為業,但郭默強壯勇猛,穿上整套盔甲也能跳過三丈闊的護城河,因而在河內太守裴整手下當督將。永嘉之亂後,郭默帶著部眾結塢自守,當上塢主,並掠奪路過東歸的人,獲得了大筆財富。另一方面因中原大亂,愈來愈多避亂的流人歸附郭默的塢堡,而郭默撫卹將士亦有道,遂很得人心。後郭默派使者去見并州刺史劉琨,並獲其任命為河內太守。建興二年(314年),漢趙將領劉曜前來進攻郭默,並命軍隊圍困他,郭默糧食吃盡,遂送妻兒給劉曜為質請求糧食,但郭默收到糧食後又嬰城固守,憤怒的劉曜於是將郭默妻兒送到黃河中溺死,並命令軍隊進攻。郭默派了弟弟郭芝向劉琨求救,但劉琨因為郭默狡猾,借故留下郭芝而沒有立即派兵救援。隨後郭默再派使者向劉琨告急,使者正遇上出城洗馬的郭芝,就強行拉他回來了。郭默轉而向石勒求救,以郭芝為人質,不過石勒也知道郭默狡猾多詐,於是將郭默書信轉寄給劉曜。郭默命人截獲書信後便想改投李矩,李矩也派了外甥郭誦迎接,因兵少而不敢前進,但正遇上由劉琨參軍張肇所領,因路阻而無法往長安的五百鮮卑兵,郭誦借助鮮卑兵嚇退漢趙兵,成功讓郭默突圍而出,投奔李矩。隨後郭默就與李矩一起對抗北方外族政權。

東晉建立後,郭默轉任潁川太守。郭默後被後趙石聰攻擊,其時郭默就意圖向前趙皇帝劉曜投降,但為李矩反對,不過李矩實力轉弱,為另一位後趙軍官石良所敗。後趙屢侵河南更令郭默和李矩缺糧饑饉。郭默遂重提歸降之事,終得李矩同意,劉曜亦派了劉岳協助郭默對抗石良,但後趙又派軍圍攻劉岳,逼其閉城自守,郭默於是為石良所敗。與後趙的戰事不利令郭默十分憂心,於是想逃走,並命參軍殷嶠在他走後三天才告知李矩。李矩知郭默逃走十分憤怒,派了郭誦追他,郭默在襄城被追上,於是拋下妻兒獨個逃走[2],最終成功走到東晉都城建康,獲授征虜將軍。咸和元年(326年),徐州刺史劉遐去世,郭默任北中郎將、監淮北軍事、假節,接替劉遐。劉遐舊將李龍等人反抗作亂,朝廷遂命郭默與右衞將軍趙胤進攻,成功平定。咸和二年(327年),朝廷徵召歷陽內史蘇峻入朝,為防備其違命作亂而先任命郭默為後將軍,領屯騎校尉。蘇峻果然作亂,郭默一開始有點戰功,但因為朝廷軍隊戰敗,建康失守,郭默也轉附持續抵抗蘇峻的郗鑒。當時蘇峻兵強,於是建了大業曲阿庱亭三壘分散蘇峻軍力,守衞京口,並命郭默等人據守。及後蘇峻將韓晃等進攻郭默守的大業壘,其時壘中缺水,郭默驚懼之下遂在分配人馬出壘外的機會循南門出走,只留下兵眾繼續守壘。面對如此困境,作為討伐軍統帥的陶侃率軍直攻蘇峻所守的石頭城,戰事中殺死了酒醉出戰的蘇峻,對大業壘的攻勢亦隨之而平。不久蘇峻之亂亦獲平定。

咸和四年(329年),郭默獲朝廷徵召為右衞將軍,但郭默喜歡當邊將,並不想入朝,於是向江州刺史劉胤尋求協助,說:「我可以抵禦胡人但沒被重用。右軍將軍主掌禁衞軍,若果前線有事,要受命出征時才得配備士兵,將領與士卒並不相識,之間沒有甚麼恩信,這樣打仗很難不輸。現在應該為官職選有才能的人,若果由人選想當的官職,怎麼不亂呀!」但劉胤也表示其無能為力。[3]郭默最終還是決定應命,於是請劉胤送點物資給他去建康,不過劉胤只給一頭豬和一酲酒給他。郭默當日以受命後將軍受征召時時經過尋陽,劉胤參佐張滿等人對其不禮,郭默本已十分憤恨,現在只得到這麼少物資就更加憤怒,將它們都丟到水中。其時有一個叫蓋肫的人又與劉胤、張滿等人有仇,遂以劉胤知免官詔書已下仍不離職之事造文章,指其意圖謀反,勸郭默先一步消滅他。郭默在憤怒之下聽信,於是率眾進攻劉胤,向劉胤部屬們假稱受了詔命,將劉胤等人殺害,並且公布偽造的詔書,又收掠劉胤家中的財寶及女眷到自己的船上。

郭默還將劉胤的首級傳到建康,咸和五年(330年)朝中輔政的司徒王導怕郭默難以控制,於是大赦天下,懸掛劉胤首級並以郭默為西中郎將、江州刺史。然而太尉陶侃知道郭默擅殺劉胤後卻立即出兵討伐,王導於是收回首級,下詔讓豫州刺史庾亮協助陶侃。郭默本欲南取豫章據守,但未行事陶侃就已兵臨尋陽,並建土山居高臨城,待大軍集結後更以數重兵牆圍城。陶侃還是很珍惜驍勇的郭默,想保住他的性命,遂命郭誦勸降,郭默亦同意投降。不過,郭默部將張丑及宋侯怕被陶侃殺死,在進退之間徘徊,遂令郭默沒有在約定時間出降,城外軍隊於是發動猛烈攻擊,宋侯驚懼之下就綁起郭默出降,郭默及其麾下四十多人都被誅殺。

家庭编辑

编辑

  • 陸氏,河內人陸允女。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郭默傳》
  • 《資治通鑑》(卷89, 94,95)
  1. ^ 《太平御覽·卷386》引《十六國春秋·前趙錄》:「郭默字玄雄,河內懷人,世以屠沽為業。默壯勇拳捷,能貫甲跳三丈塹,時人咸異之」
  2. ^ 《晉書·李矩傳》:「石勒遣其養子聰襲默,默懼後患未已,將降於劉曜,遣參軍鄭雄詣矩謀之,矩距而不許。後勒遣其將石良率精兵五千襲矩,矩逆擊不利。郭誦弟元複為賊所執,賊遣元以書說矩曰:『去年東平曹嶷,西賓猗盧,矩如牛角,何不歸命?』矩以示誦,誦曰:『昔王陵母在賊,猶不改意,弟當何論!』勒複遺誦麈尾馬鞭,以示殷勤,誦不答。勒將石生屯洛陽,大掠河南,矩、默大饑,默因複說矩降曜。矩既為石良所破遂,從默計,遣使於曜。曜遣從弟岳軍於河陰,欲與矩謀攻石生。勒遣將圍岳,嶽閉門不敢出。默後為石匆所敗,自密南奔建康。矩聞之大怒,遣其將郭誦等齎書與默,又敕誦曰:『汝識脣亡之談不?迎接郭默,皆由於卿,臨難逃走,其必留之。』誦追及襄城,默自知負矩,棄妻子而遁。」
  3. ^ 《晉書·郭默傳》:「我能禦胡而不見用。右軍主禁兵,若疆場有虞,被使出征,方始配給,將卒無素,恩信不著,以此臨敵,少有不敗矣。時當為官擇才,若人臣自擇官,安得不亂乎」胤曰:「所論事雖然,非小人所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