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居羊子山噩国墓地出土兽面扉棱尊

鄂国(约前12世纪~前7世纪),金文作噩国,商周诸侯国,在今河南省南阳市市区方城县南召县一带,卧龙区石桥镇为其中心地域。黄帝的姞姓子孙封在鄂国,其国君在商朝位列侯爵。商末,鄂侯在朝中为大臣,与西伯昌九侯并列为三公。

历史编辑

鄂国是商朝的重要方国,甲骨文表明商王经常前往鄂地狩猎。商王辛(帝辛)以鄂侯、九侯、西伯昌为三公。《史记》记载,九侯献女于帝辛,但九侯之女不喜淫,帝辛杀之,并将九侯剁成肉酱,鄂侯犯上强谏,言辞激烈,亦被处死,做成肉干。西周初年,鄂国故地被封与唐叔虞,鄂国被改封于湖北随州,是为东鄂。周夷王时期,楚国国君熊渠伐鄂,封其子熊红为鄂王。鄂国与周王室关系起初十分融洽,周厉王征伐角夷,回师途经鄂国,鄂侯驭方前去朝王,设宴款待,周厉王也十分重视鄂国,赐予鄂侯财物、弓矢和马匹等。但不久之后,鄂侯驭方与周王室关系急剧恶化,公元前863年,鄂侯驭方率南淮夷东夷叛周,攻打周朝在东、南方的诸侯国,联军声势浩大,一度近逼成周洛邑。周厉王遣西六师殷八师伐鄂,但因联军驻守匡地,周军无法取胜,周厉王又遣武公家臣禹(人名,非夏禹)率战车100辆,骑兵200名,步兵千人助战,最终击败叛军,俘获鄂侯驭方。周厉王对鄂侯的反叛深恶痛绝,下令攻灭鄂国,其国内男女老幼一并消灭,鄂国从此一蹶不振。考古研究表明,鄂国并没有灭亡,而是迁徙到河南南阳东北,仍称鄂国,是为西鄂。春秋初期,鄂国为楚国所并。

君主列表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 吳鎮峰《金文人名匯編》
  • 《南阳市地名志》
  • 《史记•殷本纪》:(帝辛)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 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
  • 《史记•楚世家》: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闲民和,乃兴兵伐庸、杨虿,至于鄂…乃立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
  • 《噩侯驭方鼎》:王南征,伐角、僪(遹),唯还自征,才坏(在坯),噩(侯驭)方内(纳)壶于王,乃(祼)之,(驭)方(侑)王,王休(偃),乃射,(驭)方(佮)王射,(驭)方休阑,王宴,咸酓(饮),王寴易(亲锡驭)方玉五嗀(瑴),马亖(四)匹,矢五束,(驭)方(拜)手(稽)首,(敢)对(扬)天子不(丕)显休(赉),用乍(作尊)鼎,迈(其万)年永宝用。
  • 《禹鼎铭文》:禹曰:不(丕)顯(恆)(恆)皇且(祖)穆公,克夾(召)先王,奠四方。(肆)武公亦弗段(遐)望(忘)朕聖且(祖)考幽大(叔)、懿(叔),命玉禹(肖)朕且(祖)考政于井邦。(肆)禹亦弗敢(春),賜(惕)共朕辟之命。烏(呼)哀哉,用天降大喪于下或(國),亦唯噩(鄂)侯(馭)方率南淮尸(夷)東尸(夷)廣伐南或(國)東或(國),至于歷內。王遒(乃)命西六(師)、殷八(師)曰:(撲)伐噩(鄂)侯(馭)方,勿遺壽幼。肆(師)彌宋(怵)(恇),弗克伐噩(鄂)。肆武公遒(乃)遣禹率公戎車百乘,斯(廝)(馭)二百,徒千,曰:于(將)朕肅慕(謨),惠西六(師)、殷八(師),伐噩(鄂)侯(馭)方,勿遺壽幼。禹(以)武公徒(馭)至于噩(鄂)。(敦)伐噩(鄂)休,雙(獲)氒(厥)君(馭)方。肆禹又(有)成,敢對揚武公不(丕)顯耿光。用乍(作)大寶鼎,禹其萬年子子孫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