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弘倧

吳越忠遜王錢弘倧[a](928年-971年)[b],字隆道,五代時期吳越國君主。

吳越忠遜王
統治947年
出生929年
逝世971年(41-42歲)
全名
錢弘倧
年號
天福:947年
谥号
忠遜王
政权吴越

生平编辑

錢弘倧為文穆王錢元瓘第七子,母鲁国夫人鄜氏,忠献王錢弘佐之弟,同母兄孝献世子钱弘僔[1]。诞生时,其父梦人献黄金一箧,故幼名万金。

起家内衙指挥使、检校司空。后晋开运元年(944年)冬十一月,出为东府安抚使,累授检校太尉,寻拜丞相。後漢天福十二年(遼國會同十年,947年),錢弘佐去世,子尚年幼,因此在遗诏中命弟錢弘倧繼立。天福十二年六月丙寅,即王位于杭州吴越王宫天册堂。當時遼太宗耶律德光後晉,佔據中原,於是錢弘倧向其稱臣;不久遼軍退去,復對後漢稱臣,奉其正朔[1]

先前忠献王錢弘佐在位時,諸將驕橫,雖然擅權者旋遭誅殺,然而對下屬還是頗為寬大;而錢弘倧個性嚴厲堅定,等到繼位後,急欲改變這種情形,因此極力抑制將領。即位后不久在碧波亭检阅水師,內牙統軍使胡进思进谏说颁赏太厚,钱弘倧怒,掷笔于水中。胡进思因害怕被剷除,遂先發制人[1]

後漢天福十二年(947年)十二月三十日(陽曆為948年2月12日),錢弘倧在王宫中夜宴诸将。胡进思怀疑王将图己,于是率内牙亲兵戎服入宫,發動政變。錢弘倧被軟禁于义和院,胡進思假传钱弘倧命令,称钱弘倧中风,并迎錢弘倧之異母弟錢弘俶于私第,将其策立为王。錢弘俶曾说:“若全吾兄,乃敢承命,不然当避贤路。”胡進思同意了,但水丘昭券[1]和其舅、进侍鹿光铉一同被杀[2]

其弟钱弘俶即位后,迁钱弘倧于太祖錢鏐故里衣锦軍,派匡武都头薛温保护,并嘱咐薛温:「自己没有杀兄的意思,一旦傳來类似的命令,必须拚死拒绝。」胡进思屡次请求钱弘俶杀钱弘倧,钱弘俶都拒绝,胡进思又假传王命要薛温杀钱弘倧,薛温也拒绝;胡进思自己派刺客方安等二人持兵器翻墙去杀钱弘倧,钱弘倧发现后闭门呼救,薛温率军赶来在庭院击杀方安二人。雖然胡進思不久後即病逝,但钱弘倧還是繼續被軟禁。

後周廣順元年(951年),錢弘俶把錢弘倧遷至東府越州(今浙江紹興),並為其興築宮室,以东府官物为供给。在西寝殿后的卧龙山为钱弘倧开辟花园,遍植花木。遇良辰美景,钱弘倧穿道士服,拥妓乐,旦暮登山赏景。每年元夜张灯于山谷,用油数千斤;七夕在山顶以绫罗结为彩楼,钱弘倧登山击鼓,声达于外,官吏报之,钱弘俶都不追究。以後每年逢年過節時的贈禮都非常豐厚。

北宋建立后,吴越国臣服北宋,为宋之先祖趙弘殷避讳,钱弘倧改名钱倧。宋太祖開寶年間,錢倧因病去世,享年四十四歲。赠忠遜王(一作讓王),“以王礼葬会稽秦望山之原”[1]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1. 錢昆
  2. 錢易
  3. 钱惟治,被钱弘俶养为子

备注编辑

  1. ^ 舊五代史新五代史其名作錢倧,乃因後來吳越稱臣於宋朝,為避宋太祖趙匡胤之父趙弘殷之諱所致,而二史分別乃宋人薛居正歐陽修所編,是亦沿用之。
  2. ^ 有關錢弘倧的生卒年,史書只有片斷的記載,僅能推測如下:錢弘倧之兄錢弘佐生於928年,錢弘倧之弟錢弘俶生於929年,因此,錢弘倧必在二者之間。又資治通鑑載951年錢弘倧被遷移至東府,十國紀年載其遷居東府20年後去世,享年44歲,故可概略推算其為928年出生,971年去世。[原創研究?]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吴越备史·卷三》忠逊王讳弘倧,文穆王第七子,孝献世子同母弟也。起家内衙指挥使、检校司空。开运元年冬十一月,出为东府安抚使,累授检校太尉,寻拜丞相。开运四年六月丙寅,即位于天册堂。是月,晋主入大梁,改号曰汉。秋七月,闽帅李儒资来觐。是月庚子,有雉升于天册堂之戟门,旋历廊庑,久而获之。闰七月,王命李儒赟复任无诸,王亲饯于碧波亭。八月,葬忠献王于国城西原。冬十月,今大元师吴越国王至自丹丘。十二月,李孺斌复贰于我,王命东南面安抚使鲍修让等攻讨,擒而戮之。己酉,传首国城。是月,命丞相吴程知福州威武军事。庚戌,内衙统军使胡进思、指挥使诸温、钭滔等,以内衙兵迁王于义和后院,诸将校率众迎今大元帅即位焉。自忠献王时,诸校骄慢,虽旋加诛殛,而在位者皆优饶遇之。及王缵嗣,性既严急,诛杭越侮法吏三人,而统军使胡进思恃迎立功,干预政事,王恶之,每有僭越,必显责让。进思颇忧惧不自安。属内衙指挥使何承训希旨请诛之,又谋于都监使水丘昭券。昭券以进思党盛难制,请于王,且容之,王犹豫未决。承训惧,以谋告进思,进思遂乱,率亲兵戎服入见。王叱之不退,猝愕入义和院。进思锁其门,矫称王命,告中外曰:“王猝得风疾,传位于某。”因帅诸将迎大元帅于私第,且言于丞相元德昭。德昭至,立于帘下,不拜曰:“俟见新君。”时思等亟出褰帘,德昭乃拜进思,称王命承制授元帅。元帅曰:“若全吾兄,乃敢承命,不然当避贤路。”进思许之,元帅始视事。于是进思杀水丘昭券。时思妻曰:“他人可杀,昭券正人君子也,奈何杀之!”初,逊王将即位,近侍陈禹尝梦以金钞锣承日轮加逊王之顶,而手持二鐶,未几坠地。既而以梦语人,人曰:“汝主将有非常之事,然其二鐶不过二十旬耳。”及即位,又以黄金一镒,命近侍袁文昌铸巨钱。文昌意其求谶,且惧不就,乃宿谋于匠者,别铸一以为备。翌日,以所授金铸之,逊王临视,果不就,因潜以宿铸者献。至是皆验其兆。后废王薨,请谥曰忠逊,以王礼葬会稽秦望山之原。
  2. ^ 十国春秋·卷八十六》水丘昭券[……]遂錮王義和院廢之。并殺昭劵及進侍鹿光鉉。光鉉,忠遜王舅也。進思妻聞昭劵死[……]
前任:
兄吳越忠獻王錢弘佐
吳越君主
947年-948年
繼任:
弟吳越忠懿王錢弘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