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

(重定向自钟惺

鍾惺(1574年8月25日-1625年7月24日)[1]伯敬退公退谷退庵,又號晚知居士湖廣景陵皂市(今湖北省天門市皂市鎮)人[2]祖籍江西永豐[3]明末文學家、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鍾惺

大明福建提學僉事
籍貫 湖廣景陵(今湖北省天門市)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伯敬,號退公、退谷、退庵,又號晚知居士
出生 萬曆二年七月二十七日
(1574年8月25日)
湖廣景陵皂市(今湖北省天門市皂市鎮
逝世 天啟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1625年7月24日)
不詳
配偶 正室黃氏、副室吳氏
出身
  • 萬曆三十八年庚戌科同進士
著作
  • 《浣花溪記》
  • 《遊武夷山記》
  • 《夏梅說》
  • 《隱秀軒集》

經歷编辑

萬曆三十八年(1610年)登庚戌科同進士,授行人司行人,遷工部主事,不久改任南京禮部主事,進南京禮部郎中。升任福建按察使司僉事提督學政天啟三年(1623年)因丁父憂而辭官歸鄉,後遁入寺院,不久便去世[4]

評價编辑

天啟三年(1623年)因丁父憂辭官從福建歸鄉,途經武夷山時,留在當地遊山玩水,遭到福建巡撫南居益彈劾他“公然棄名教而不顧,甚至承親諱而冶遊”,敗壞文人形象[5]。對此譚元春為其反駁,力稱鍾惺“內行過人,凡大父以下,先世貽家孝愛、為生艱難事,皆回環於心,未嘗一日忘。生、嗣父母,恩養教誨,言之哽咽,不能竟其詞。弟侄相依,孤寡盈前,歡笑痛苦,一往無緒。然居喪作詩文、遊山水,不盡拘乎禮俗,哀樂奇到,非俗儒所能測也。”雖然譚氏極力維護鍾氏的人格,却又引來閻若璩的批評,所謂“墓銘不為隱避、不為微詞,反稱其‘哀樂奇到,非俗儒所能測’。”顧炎武亦其後在《日知錄》提到世人只欣賞鍾惺的評點著作,“忘其不孝貪污之罪,且列之為文人矣。”自顧炎武的抨擊以來,清初文士在提倡“經世致用”的文風下,强調個人的道德修持[6],均不滿鍾惺居喪出遊武夷山,違背禮俗。亦連帶抨擊竟陵派

著作编辑

鍾惺能詩文,冠絕一時,公推為竟陵派之首,與譚元春合稱竟陵體或鍾譚體。他提倡“勢有窮而必變,物有孤而為奇”,寫作別具風格,“求新求奇”、“孤行靜寄”。吳景旭說:“伯敬詩清迥自異,全用歐九飛蓋橋玩月筆法,與譚友夏選《古唐詩歸》,一時翕然稱之。”[7]並著有《浣花溪記》、《遊武夷山記》、《夏梅說》、《隱秀軒集》等。

家庭编辑

曾祖鍾弘仲、祖鍾山、嗣父鍾一理,生父鍾一貫,任直隸武進縣訓導。生母馮氏、嗣母陳氏皆封宜人。有子肆夏,為諸生,早夭。嗣子陔夏,亦為諸生。大弟鍾愫,早卒、二弟鍾恮,為諸生,先鍾惺卒、三弟鍾悌,又先鍾恮卒、惟獨四弟鍾快還在世[8]

註釋编辑

  1. ^ 第五章鍾惺《詩經》評點析論
  2. ^ 《萬曆三十八年庚戌科序齒錄》
  3. ^ 李先耕,《簡論鍾惺––兼竟陵派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文學評論》載,1995 年第 06 期
  4. ^ ·張廷玉等,《明史》(卷288):“惺,字伯敬,竟陵人。萬曆三十八年進士。授行人,稍遷工部主事,尋改南京禮部,進郎中。擢福建提學僉事,以父憂歸,卒於家。惺貌寢,羸不勝衣,為人嚴冷,不喜接俗客,由此得謝人事。官南都,僦秦淮水閣讀史,恒至丙夜,有所見即筆之,名曰史懷。晚逃於禪以卒。”
  5. ^ 李長春撰:《明實錄附錄·明熹宗七年都察院實錄》卷七
  6. ^ 林保淳:《經世思想與文學經世––明末清初經世文論研究》
  7. ^ 歷代詩話》卷七十九
  8. ^ ·譚元春,《鵠灣文草》(卷7):“曾祖諱弘仲,祖諱山,最有隱德。山生二子,長即公嗣父,諱一理,號裕齋公,嗣母陳宜人;次即公生父,諱一貫,號魯庵公,武進縣訓導,生母馮宜人——皆以公貴拜大夫、宜人。妻黃氏,亦封宜人。妾廣陵女吳氏,以過悲繼公死。黃宜人所生子肆夏,年十四為諸生,穎邁早卒。嗣子陔夏,亦諸生,娶謝氏,有孫矣。母弟四人:愫早卒;恮諸生,詩文甚奇,先退谷卒;悌又先恮卒;獨五弟快在耳。”

參考書目、文章编辑

  • 鍾惺,《問山亭詩序》
  • 周振甫張中行,《古文名著串講評析》
  • 祝誠,《鍾惺生卒年考辨》(1986年《鎮江師專學報》第三期)
  • 張業茂,《鍾惺生卒年及譚元春卒年考辨》
  • 陳廣宏,《鍾惺年譜》
  • 徐波,《鍾伯敬先生遺稿序》

外部連結及參考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