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竟陵派,為中國明朝晚期小品文代表流派之一,繼公安派而起,文學領袖首推鍾惺譚元春,其次則有劉侗。因其籍貫均為竟陵(今湖北省天门市),故稱為「竟陵派」。

目录

主張编辑

竟陵派反對仿摹,主張「獨抒性靈」,又認為抒寫「性靈」或「靈心」的詩才是「真詩」。即表現「幽情單緒」、「孤行靜寄」的作品,才是「真有性靈之言」。另外他們反對公安派平易近人的文風。但其文學理論基本與公安派相同,不同之處在於,以幽深孤峭來矯正公安派的膚淺,詩文風格一變公安派之清新輕俊,轉為幽深孤峭,造怪句、押險韻尤為其特色。竟陵派實際上將不同的句子形式拼湊在一起,讀起來亦感佶屈聱牙、意義難明且使人費煞思量。

文風编辑

竟陵派部份作品新奇雋永,不少作品則詰屈聱牙,用怪字險韻,流於矯揉造作,內容脫離現實。

影響编辑

公安、竟陵兩派為萬曆中葉後文學思想主流,影響至初始絕,流行期間達到五、六十年之久,兩派的小品文明代小說的發展,有其鼓舞作用。[1][2]

流弊编辑

明史》第二百二十八卷傳曰:「自宏道矯王、李詩之弊,倡以清真。惺復矯其弊,變而為幽深孤峭。與同里譚元春評選唐人之詩為唐詩歸,又評選隋以前詩為古詩歸。鍾、譚之名滿天下,謂之竟陵體。然兩人學不甚富,其識解多僻,大為通人所譏。」竟陵派為避免如公安派一樣流於平易淺顯的境界,便反過來一味追求幽深,並學習古人,用字上多古字僻典,幽深孤峭,乃至不通之譏。錢謙益〈鍾提學惺評〉評論竟陵派的文章,曰:「如木客之清吟,如幽獨君之冥語,如夢而入鼠穴,如幻而之鬼國。」可見他視竟陵派的作品為「鬼趣、兵象、詩妖」。

参考文獻编辑

  1. ^ 葉慶炳《中國文學史》
  2. ^ 譚達先《中國文學史大綱》

外部連結及参考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