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阮知方越南语Nguyễn Tri Phương阮知方;1799年8月21日-1873年12月20日),原名阮文章越南语Nguyễn Văn Chương阮文章),字含章越南语Hàm Chương含章),號唐川越南语Đường Xuyên唐川),越南阮朝的大臣。在法國勢力入侵越南時,他曾率領越軍在峴港(1858年)、嘉定(1861年)和河內(1873年)抵抗法軍。

阮知方
越南阮朝大臣
兵部尚書、武顯殿大學士、機密院大臣、壯烈伯
國家 大南
時代 阮朝
姓名 阮知方
含章
唐川
出生 1799年8月21日
景盛己未年七月廿一日
西山朝肇豐府廣田縣政祿社
逝世 1873年12月20日(1873-12-20)(74歲)
嗣德癸酉年十一月一日
阮朝河內省
嗣德二十年授武顯殿大學士領兵部尚書
嗣德二十四年六月降協佐大學士吏部尚書
嗣德二十五年七月任北圻宣諭董察大臣

生平编辑

西山景盛七年(1799年),阮知方出生在肇豐府廣田縣政祿社(今屬承天順化省豐田縣)。阮知方父親以詩禮起家,經常在災荒時節周濟鄰里。阮知方年少時胸懷大志,不願從事科舉八股,而喜歡誦讀《尚書》、《孝經》、《論語》和《左傳》等書。

明命初年,阮知方擔任戶部書記。期間,阮知方遇到了大臣阮登洵,阮登洵善於相面,認為阮知方他日必成大器。後來,阮知方憑藉文采出眾,擔任文書房編修,歷任侍講學士,充辦閣務。明命十二年(1831年),升侍講學士。明命十三年(1832年),阮知方曾前往呂宋採買,因為不稱旨,貶為員外郎。明命十五年(1834年),升尚寶卿,再充辦內閣,歷任侍郎,充往江流波新加坡)、檳榔嶼公幹。明命十六年(1835年),阮知方前往嘉定探訪黎文𠐤造反情形。當時朝廷大軍正在商議進攻藩安城,阮知方上疏請求留下參與攻城。在攻城戰鬥中,阮知方作戰勇猛,明命帝稱讚他“文臣知兵”,賞賜一塊白玉牌。明命十八年(1837年),阮知方加參知銜,充機密院大臣。於黎伯秀充內務巡查。因不能細察,又辱罵制使,貶為內務府書吏。同年冬天,起復主事,充郎中,護理內務府關防。明命十九年(1838年),升禮部左侍郎,充辦閣務,特賜按從二品領俸祿。明命二十年(1839年),加參知銜。明命二十一年(1840年),權署南義巡撫。阮知方在巡撫任內,在沱㶞增設炮臺,籌備海防,獲得明命帝嘉獎。不久升工部左參知。

紹治元年(1841年),真臘南圻地區發生叛亂,暹羅發兵支持叛軍。阮知方護理總督,奉命駐守前江地區,配合黎文德范文典等部,擊退了暹羅軍[1]。紹治帝賜阮知方御製詩一首,嘉獎戰功。不久,阮知方改署總督。紹治五年(1845年),阮知方、尹蘊尊室議三人在嘉定會合武文解部,進兵攻打真臘,擊敗真臘和暹羅軍隊,包圍其首都烏棟城。暹軍統帥博丁德差派人求和,兩軍停戰。隨後阮知方撤軍回到了鎮西。紹治帝以舉措合宜,升阮知方為署協辦大學士,仍充欽差大臣。紹治七年(1847年),真臘國王安東(匿螉𧑒)上表投降[1]。紹治帝敘功,賜阮知方安西智勇將金牌,實授協辦大學士,領工部尚書,充機密院大臣,封壯烈子越南语Tráng Liệt Tử壯烈子[2]。同年(1847年)九月,紹治帝逝世,阮知方與張登桂武文解林维浃被任命為輔政大臣,輔佐嗣位的嗣德帝。嗣德帝晉封阮知方為壯烈伯越南语Tráng Liệt Bá壯烈伯)。嗣德三年(1850年),嗣德帝任命阮知方為南圻經略使,領總督兼二道。嗣德六年(1853年),升署東閣大學士。該年大計,嗣德帝以阮知方“在外宣勞”,賞一面廉平勤幹金磬,尋命充南圻經略大使。

嗣德十一年(1858年),法軍海軍中將夏爾·里戈·德·熱諾伊利(Rigault de Genouilly,即黎峨)率法國西班牙軍艦攻陷峴港。阮知方奉命抵抗侵略軍,筑蓮池屯,並自海洲至福寧建造長壘,分兵把守。[3]阮知方戰敗,從福寧屯退往耐軒屯和蓮池屯[4]

嗣德十三年(1860年),阮知方奉命前往南圻抵抗法軍,並推薦潘清簡阮伯儀管理廣南事務[5]。嗣德十四年(1861年),法軍進攻嘉定。越軍戰敗,阮知方在抵抗中受傷,退守邊和,其弟贊理阮惟和贊襄尊室峙陣亡[6]。廷議降阮知方為參知,送往平順治療。同年十一月,邊和省失守,廷臣上奏,稱阮知方為朝廷重臣,深諳行陣,廷臣“無出其右者”,請求開復職銜,令往邊和抗敵。於是,阮知方開復為兵部尚書,前往邊和。路過廣南時,阮知方和省臣陶致阮軒商議增修沱㶞屯。

 
阮知方的補服

嗣德十五年(1862年),越南和法國達成《西貢條約》,阮知方返回順化。同年,北寧省發生叛亂,阮文盛推舉黎維褞為盟主,反抗阮朝。廷臣再次以阮知方深諳行陣為由,舉薦他擔任西北總統軍務大臣,前往平定叛亂。阮知方到任後,平定了北寧省叛亂。次年,阮知方升署協辦大學士。隨後,阮知方收復了太原省,抓獲了叛亂首領。不久阮知方又改任總統海安軍務大臣,討伐據守海陽廣安的殘餘叛軍[7]。嗣德十八年(1865年),阮知方遣阮文偉擊退侵犯海陽的叛軍。不久又聯合清軍,收復被叛軍佔領的海寧。嗣德十九年(1866年),是年大計,阮知方升授武顯殿大學士。同年十月,因為平定叛軍的功勞,阮知方和另一位平叛功臣武仲平被召回順化[8]

嗣德二十一年(1868年),吳鯤在高平起兵叛亂,阮知方奏請前往高平平叛,嗣德帝以兵部事繁,而阮知方年高多病為由,不許。尋改阮知方為工部尚書,仍充機密院大臣。嗣德二十四年(1871年),加太子太保銜。隨即,阮知方因錯革除太子太保銜,降為協辦大學士。

嗣德二十五年(1872年),由於太平天國殘餘勢力黃旗軍黑旗軍白旗軍逃入越南境內並發生內訌,嗣德帝下令黃繼炎等人進軍討伐,並任命阮知方為宣察董飭大臣,前往北圻山西、海陽視察平叛大軍[9]

嗣德二十六年(1873年),越方逮捕了一些來越南販賣食鹽的中國商人。而此事觸犯了法國的利益,法軍亦扣押了相關的越南官員。阮知方派人前往廣東會館,與法國人涂普義(Jean Dupuis)談判[10]。此時法國人試圖通過佔領越南來作為侵略中國的據點,因此安鄴大尉率170名士兵前往北圻,聲稱前去處理涂普義事件。安鄴一行來到河內,沿途受到越南官員的款待。安鄴到河內後,要求駐軍於城中,但被阮知方拒絕;安鄴單方面宣佈開放紅河沿岸為通商口岸,受到越南方面的警惕和防備。因此安鄴攻打河內[11],阮知方與兒子駙馬阮林(Nguyễn Lâm)登城抵抗,城陷,阮林中彈身亡,阮知方重傷被俘。阮知方拒絕接受治療,絕食而死[12]

阮知方去世後,阮朝朝廷廷議,要追究阮知方惹釁陷城的罪責,追奪阮知方一切職銜,永存斬候之案。嗣德帝以阮知方“一生忠勇”、“節義全門”為由,加恩開復為兵部左參知,保留壯烈伯爵位。嗣德二十八年(1875年),阮知方入祀忠義祠。同慶元年(1886年),經輔政大臣阮有度上奏,阮知方入祀賢良祠。

阮知方的補服被安鄴大尉當作戰利品帶回法國,如今藏於巴黎榮軍院。而在越南,阮知方被當作殉國的忠臣,嗣德帝為阮知方、阮惟、阮林建立祠堂進行祭祀。

阮知方同另一位將軍黃耀一樣,被越南人當作殉國的忠臣。不少越南城市的街道以他的名字命名。

子女编辑

阮知方有2子。

  • 長子阮讍,襲封壯烈子,授禁兵該隊
    • 阮𧬆,成泰四年副榜,官翰林院侍讀
  • 次子阮林,尚同春公主,授駙馬都尉

腳註编辑

  1. ^ 1.0 1.1 《越南史略》346頁
  2. ^ 紹治帝上諭:文臣壯哉武烈,可封為壯烈子。
  3. ^ 《越南史略》361頁
  4. ^ 《越南史略》362頁
  5. ^ 《越南史略》363頁
  6. ^ 《越南史略》364頁
  7. ^ 《越南史略》372頁
  8. ^ 《越南史略》373頁
  9. ^ 《越南史略》376頁
  10. ^ 《越南史略》378頁
  11. ^ 《越南史略》379頁
  12. ^ 《越南史略》381頁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