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陳守度越南语Trần Thủ Độ陳守度;1194年-1264年[1]),越南陳朝初年重臣、皇族。陳守度出身於即墨鄉(在今越南南定省)的豪族,並且為李朝的外戚權貴,獲任殿前指揮使,操縱朝政,後來安排從姪陳煚李昭皇(李朝末帝)結成連理。1226年初,迫昭皇退位給陳煚,建立陳朝。陳守度曾殘酷對待李朝皇室遺族,主理國事近四十年之久,對陳初政局發展有一定建樹。後世學者,如近現代的陳重金(即陳仲金),便稱他為既殘暴,又肩負重任的「奸雄」。

陳守度
封號 尚父太師忠武大王
出生 李高宗天資嘉瑞八年
1194年
逝世 陳聖宗紹隆七年
1264年(69-70歲)

出身编辑

陳守度的先世為移居越南即墨鄉(在今越南南定省)的中國人,世代「以漁為業」。陳守度即為陳氏族人,亦為陳朝首位皇帝陳煚的從叔。[2]他的父亲后来被封为弘毅大王(越南语Hoằng Nghị Đại Vương弘毅大王),祖父陳果(越南语Trần Quả陳果)就是陈宁祖陳翕的弟弟[3]

繼承權力编辑

李朝後期,陳氏家族領袖陳李憑著「漁業致富,旁人歸之,因有衆」,並把女兒嫁給太子李旵(日後的李惠宗)。[4]其後,建嘉三年至六年時(1213年至1216年)陳氏領袖陳嗣慶(陳李之子)起兵控制朝廷,他的妹妹獲冊立為皇后。[5]據《越史略》卷下的記載,在是次起兵中,陳守度亦有參與其中,甚有表現,曾擊破協助李氏朝廷的段尚軍隊。[6]後來李惠宗患病,「漸發狂」,「政事不決」,國政乃由陳嗣慶執掌。[7]

建嘉十三年(1223年),陳嗣慶死,次年(李朝建嘉十四年,1224年),李惠宗「疾日滋」(病況日益惡化),於是「獨委任指揮使陳守度領殿前諸軍扈衞禁庭」,「政事一聽裁決」。陳守度便成為李氏朝廷中的主要權臣。[8]

建立陳朝编辑

安排陳煚與李昭皇成親编辑

建嘉十四年(1224年)十月,李惠宗傳位於女兒李佛金,是為李昭皇,時年僅七歲。天彰有道二年(1225年)十月,陳守度與太后陳氏陳李之女)勾結,日夜謀劃奪取李朝帝位,便召選官員子弟入宮侍奉昭皇,由其姪陳不及為「近侍署六局祗候」、陳僉為「祗應局」、陳煚為「正首,侍候於外」(時年八歲),而陳守度本人則兼為「知城市內外諸軍事」。[9]

不久,李昭皇與陳煚感情漸好,但陳守度仍未感放心,「恐事泄併誅」,擔心朝廷上仍有反對勢力會對其不利,因而為昭皇、陳煚安排了一個閉門婚禮,其情形據《大越史記全書》所述如下:「(陳守度)自率家屬親戚入禁中,守度閉城門及諸宮門,令人守之,百官進朝,不得入。守度徧告曰:『陛下(李昭皇)已有尚矣(已與陳煚結成姻親)。』群臣皆曰諾。」於是,李朝上下便在陳守度控制之中。[10]

陳氏代李编辑

在陳守度即將實行以陳代李之際,上皇李旵曾向人透露他擔心李昭皇「以一陰而御羣陽,衆所不與,必致悔亡」,有意「遠法唐堯」,「擇其賢者而授之」,又說自己看中了「太尉(陳煚之父陳承)仲子某(陳煚),年雖冲幼,相貌非常,必能濟世安民」。陳承對此有所疑慮,深恐這純屬試探,陳守度勸說陳承,指出上皇李旵是「真讓」,且機不可失:「假如上王有子,反欲遜於二郎(陳煚),揆之於義,則不可奉詔。今以無嗣,欲擇賢而付之,此乃上王遠法之真讓,又何疑哉?況天位不可久曠,而上王遜避之意已決,别選他姓為嗣,雖欲不臣事之,其可得乎?且上王以二郎為嗣,乃天意也。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於是便作出了透過「禪讓」取得帝位的決定。[11]

天彰有道二年十二月十一日(1226年1月10日)[12],李昭皇禪位於陳煚。[13]陳朝從此創立。

掌握大權编辑

權力分配编辑

陳氏家族雖能取李氏而代之,但當時的大越國內動亂頻繁,如段尚割據洪州的唐濠之地、阮嫩北江地區自立為王,自李朝晚年以來也未能收拾。陳守度在開國之際,成為國尚父、掌理天下事,換言之就是可以主宰朝廷運作。他為了鞏固陳朝根基,乃於開國之際,說要在權力架構上作一番調整。他提到:

陳守度的用意,就是國政事務由身為「上皇」的陳承負責掌管,而他自己則親自督師,平定內亂。建中二年(1226年)正月,陳守度就任「太師統國、行軍務征討事」。[2]

對李氏皇室的處置编辑

陳朝建立後,原本的李朝皇室都遭到陳守度陸續剷除。

陳朝建立後,李朝的上皇李旵在人們心目中尚有一定聲望,據《大越史記全書》的記載,李旵在一次出遊時,「百姓爭趨視之,有慟哭者」。陳守度害怕「人心懷舊生變」,因而在建中二年(1226年)正月,即陳朝建立後的不久,安排李旵到真教禪寺居住,號「惠光大師」。但李旵仍保持機警,「佯為奉事,內實謹守」。後來陳守度經過該寺,見李旵正踞坐拔草,陳守度便說:「拔則拔深根。」李旵已有所領會。不久,八月十日(西曆9月3日)[12],陳守度派人到李旵處,李旵知其來意,便到後園自縊而死。其後,陳守度作出慈悲的姿態,「令百官臨哭」,並為之安排喪禮,「鏧城南壁為門出柩,就安華坊火化。藏其骨於寶光寺窣塔,尊朝號曰惠宗」。對於陳守度之殺害李旵,後黎朝史官吳士連曾作出猛烈抨擊:「既取人國,又弒其君,不仁之甚也」,「守度以此為謀國盡忠,殊不知天下後世皆指為弒君之賊,況又為狗彘之行哉!」[15]

陳守度殺李旵後,李氏一眾宗室都「怏怏失望」,深感不忿,陳守度便大肆殺戮李氏宗室。天應政平元年(1232年)冬,李氏一族到華林鄉太堂村(今越南北寧省[16]拜祭先代皇后時,陳守度暗中命人先挖深坑,在上面蓋房屋,等到李氏族人在內飲酒正酣時,便發動機關將他們活埋。[17]

李氏的女性親族及宮女,則將之嫁到「諸蠻酋長」。而李旵的皇后陳氏陳李之女)則被降為天極公主,嫁給陳守度。[15]又因陳太宗的皇后李佛金未誕下兒子,陳守度認為「宜冒取之,以賴其後」,便於天應政平六年(1237年),降李佛金為「昭聖公主」,又將陳柳(陳太宗兄)之妻順天公主嫁予陳太宗為皇后。此舉引起陳柳極為不滿,並發動叛亂,但不久被平。陳守度迫姪改娶的舉動,受到後黎朝初年史家潘孚先所譴責,認為「(陳煚)乃聽守度之邪謀,奪兄妻以為后,毋乃斁彝倫,以啟淫亂之端乎!」[18]

陳守度為了「絕民之望李氏」,又於天應政平元年(1232年)六月,藉陳朝皇族的元祖叫,須要避諱,因此改李為「阮」。[17]

內亂結束编辑

陳守度為維持陳朝政局穩定,於立國之初,建中二年(1226年),任「太師統國、行軍務征討事」,領兵討伐各地動亂。當時在傘圓山廣威山等地諸蠻互相侵擾,陳守度先調軍平定。但割據北江阮嫩洪州段尚仍相當強大,未易降服。於是,陳守度封阮嫩為「懷道王」,將北江一帶縣份給予阮嫩。又欲約定段尚,進行冊封,但因段尚負約而不果。[2]

其後,建中四年(1228年),阮嫩攻滅段尚,尚子段文攜家眷投降陳朝。然而阮嫩亦聲威大振,守度甚為憂慮,分兵防禦。其後,阮嫩於建中五年(1229年)病死,於是大越國歸於一統。[19]

抵抗蒙古编辑

元豐七年十二月十二日(1258年1月17日),[12]蒙古帝國將領兀良合台領兵侵入大越國境,陳太宗皇帝御駕親自抵抗,不利,退至天幕江(在今越南興安省),國都昇龍失陷。在這危急之際,太宗皇帝亦感到氣餒,並問陳守度應當如何。陳守度回答說:「臣首未至地,陛下無煩他慮」,鼓舞皇帝必須再戰。不久,十二月二十四日(1月29日),[12]陳太宗皇帝與太子陳晃,在東步頭擊敗蒙古軍隊,蒙古軍撤退,戰事告一段落。[20]

主張守法编辑

陳守度具備守法的思想,並身體力行。《大越史記全書》記載了兩件事來加以反映。

陳守度的妻子陳氏一次乘坐肩輿,正欲經過禁階時被把守的軍校阻止。陳守度最初聽妻子提起時大怒,下令捉拿軍校。但到陳守度當面細心盤問,軍校亦以實情對答後,守度便讚道:「汝居卑職,而能守法,我有何言?」並以金帛打賞。

另有一次,是陳守度妻子陳氏向他要求找某名男丁替她辦事,守度當時只點頭回應。到尋找該名男丁來時,該人欣然前來。陳守度感到懷疑,認為他可能曾私謁請託,便說:「汝以公主(陳守度妻)故,得為勾當(辦事),非他勾當可比」,於是下令要斬去該人一隻腳趾,該人哀呼求退,才獲陳守度饒恕。陳守度便從而杜絕了別人向他私謁請託、徇私舞弊。[21]

相信風水、開墾阡陌编辑

陳守度深信風水,曾派風水術士觀覽大越全國山川,但凡認為是「有王氣之處」(可能會出現新王者的地方),便「用方術厭勝之」。又在多個地方進行「塞溪港,開阡陌」的工作。[22]

去世编辑

紹隆七年(1264年)正月,陳守度去世,享年七十一歲,獲贈「尚父太師忠武大王」。[23]

親屬编辑

  • 從兄:陳承陳太宗皇帝之父。[2]
  • 從兄:陳嗣慶。陳承之弟。[24]
  • 妻:靈慈國母陳氏(即陳氏容[25])。陳李之女,[4]曾為李惠宗皇后,陳太宗封為「國母」,所享用的輿服僕御,與皇后等級相同。紹隆二年(1259年)正月去世。[26]
  • 兄:陳安國陳太宗曾欲命陳安國為相,陳守度卻不以為然,還說了一番話:「安國臣兄也,如以為賢,則臣請致仕(辭退),如以臣賢於安國,則安國不可舉,若兄弟並相,則朝廷之事,將如之何?」太宗便打消念頭。[21]
  • 繼女:順天公主。為靈慈國母陳氏之長女。[24]
  • 繼女:昭聖公主,生於建嘉八年(1218年)。[7]
  • 從姪(兼女婿):陳柳。為太宗皇帝陳煚之兄,亦曾為陳守度繼女順天公主夫婿。後來陳守度安排順天公主嫁陳煚。[18]
  • 從姪(兼女婿):陳煚。即陳朝首位皇帝陳太宗。[2]陳煚又先後為陳守度繼女順天公主和昭聖公主之夫婿。[27]
  • 女婿:黎輔陳。昭聖公主於元豐八年(1258年),嫁給大臣黎輔陳。[28]

評價编辑

陳守度作為越南陳朝的主要締造者,無論是當代人物及後世史家,均對他予以高度的注視。

在陳守度的時代,因他大權在握,而陳太宗年少,有人便以此向太宗彈劾他說:「陛下幼沖,而守度權移人主,將如社稷何?」太宗隨即與彈劾者一起見陳守度,守度卻十分同意此一批評,說:「誠如所言」,並贈給錢帛。而陳太宗本人對於陳守度的建樹則甚為尊崇,在他還活著的時,已為之「製生祠碑文,以寵異之」。[29]

後黎朝時,編撰《大越史記全書》的史官這樣評價陳守度的歷史作用:「陳家之制度矣,然規畫國事,皆陳守度所為」[2];「守度雖無學問,然才略過人,仕李朝,為衆所推,太宗之得天下者,皆其謀力也。故為倚重,權移人主」;「守度雖為宰相,而凡事罔不加意,以此能輔成王業,而令終也。」不過史官亦以道德立場責備他:「然弒之罪,難逃於後世矣。」[29]

阮朝嗣德帝評價:「守度,陳之功臣,即李之罪人。況爲狗彘之行、豺狼之心,立國安能長久乎?然李亦自取其禍,又何責哉?」[30]

近現代越南史家陳重金(即陳仲金)認為,陳守度是有助大越國強起來的「奸雄」:「守度雖胸無點墨,但確實是一個奸雄,刻意鞏固陳氏基業,因此無論殘暴到何種程度的事,都做得出來」[16];「對於李氏來說,守度確實是一個奸惡之徒,但卻為陳氏的大功臣。他肩負許多重任,輔佐太宗平息國內叛亂,並整頓朝政,使當時我南國得以強盛起來,日後才能夠抵抗蒙古,以免淪為這個強盛帝國的奴隸。」[31]

日本學者桃木至朗認為,對於陳朝建立者的評價往往過大看重了陳守度的作用,而忽視了陳承陳嗣慶[32]

注釋编辑

  1. ^ 據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聖宗皇帝》所載,陳守度卒於陳聖宗紹隆七年正月,年七十一。茲據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3頁。
  2. ^ 2.0 2.1 2.2 2.3 2.4 2.5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21頁。
  3. ^ (越南文)TRẦN TRIỀU HOẰNG NGHỊ ĐẠI VƯƠNG VÀ NHỮNG TỒN NGHI.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6). 
  4. ^ 4.0 4.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高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0頁。
  5.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惠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2-313頁。
  6. ^ 《越史略·卷下·惠宗》,收錄於《欽定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614頁。
  7. ^ 7.0 7.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惠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3頁。
  8.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惠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4頁;Hội Bảo tồn Di sản chữ Nôm─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五,建嘉十四年條,image 40[永久失效連結]
  9.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昭皇》,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5頁;Hội Bảo tồn Di sản chữ Nôm─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五,建嘉十四年條,image 41-42[永久失效連結]
  10.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昭皇》,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5-316頁。
  11. ^ 《越史略‧卷下‧惠宗》,收錄於《欽定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619頁。
  12. ^ 12.0 12.1 12.2 12.3 台灣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13. ^ 《大越史記全書》的《本紀全書·李紀·昭皇》稱禪位日子是「十二月十一日」,《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則稱禪位日子是「十二月十二日」,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6及321頁。
  14.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昭皇》,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6頁。
  15. ^ 15.0 15.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22頁。
  16. ^ 16.0 16.1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第三卷第六章,北京商務印書館中譯本,83頁。
  17. ^ 17.0 17.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26頁。
  18. ^ 18.0 18.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28頁。
  19.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24頁。
  20.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39頁;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第三卷第七章,北京商務印書館中譯本,89頁。
  21. ^ 21.0 21.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聖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4頁。
  22.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34頁。
  23.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聖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3頁。
  24. ^ 24.0 24.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惠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2頁。
  25. ^ 東橋寺─越南畫報。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11-05.
  26.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聖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1頁。
  27.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李紀·昭皇》、《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16頁及328頁。
  28.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太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0頁。
  29. ^ 29.0 29.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全書·陳紀·聖宗皇帝》,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校合本,343-344頁。
  30. ^ 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六》
  31. ^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第三卷第六章,北京商務印書館中譯本,84頁。
  32. ^ 桃木至朗. 《中世大越国家の成立と変容》. 大阪大学出版会. 2011年: 287–290・301–302頁. ISBN 978-4-87259-381-5. 

參考書籍编辑

參考網頁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