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陶回(286年-336年),恭淵丹陽人。是東吳交州刺史陶基之孙,晉武帝太子中庶子陶抗之子。

生平编辑

陶回起初徵辟司空中軍主簿,但都沒有就任,王敦大將軍時任命他為參軍,又轉為州別駕。王敦死後,司徒王導援用陶回為從事中郎,再遷任司馬

蘇峻之亂時,擔任司徒府司馬的陶回與孔坦對王導表示應當先出兵阻斷阜陵縣界,守當利等江西諸口,以求一戰決勝。即使蘇峻未到,亦可主動進襲其城池,不要讓蘇峻先佔據那些地方。王導當時亦同意,然而庾亮認為蘇峻是想擊虛直襲建康,故沒有聽從,最後蘇峻攻下姑熟,奪取在當地的食鹽糧米,庾亮才後悔[1]。後來蘇峻將兵抵建康時,陶回又對庾亮說:「蘇峻知道石頭城有重兵防守,不敢直接前往,必定由小丹陽南道步行前來,最好在這裡佈置伏兵邀擊,就可以一戰擒獲他。」庾亮也沒有聽從。蘇峻果然由小丹陽經秣陵行軍,中途迷路,遇到一個當地鄉民,把他抓來當嚮導,當時蘇峻夜晚行軍,非常沒有隊列章法,適合埋伏攻擊,庾亮知道了,非常後悔沒有聽從陶回等人的建議[2]。不久朝廷軍隊戰敗,陶回返還丹陽,收攏集合義軍得到一千多人,把他們編為步軍,與陶侃溫嶠等人並力攻擊蘇峻,又另外擊破韓晃,以軍功封康樂伯。

剛平定蘇峻時,朝廷政令法度廢弛,王導認為陶回有才幹,拔擢補任為禁軍最高統領北軍中侯,不久轉任中護軍。許久又遷任征虜將軍吳興太守。當時百姓饑苦穀糧昂貴,尤其是三吳地區最為嚴重,朝廷想要下詔聽任百姓販賣子女人口,來解除眼前的危急,陶回上疏說:「現在天下並沒有普遍荒蕪收成不好,唯獨東邊地區郡縣穀價偏貴,如果放任百姓販賣子女人口,消息一定會遠播流傳,到時北方的五胡敵國聽見了消息,將會想要開戰南下侵略,依我的意見,不如開倉放糧來賑濟百姓。」[3]於是不等往上報告獲得同意,就立即開倉放糧,以及分割挪用府郡軍糧數萬斛米來救濟乏絕,因此一境之地都獲得保全。既而朝廷下詔,命令會稽吳郡兩郡依照陶回的方式賑濟撫卹百姓,兩郡因此也有賴陶回而保全。陶回在吳興郡四年,徵拜領軍將軍,加散騎常侍,征虜將軍如故。

陶回性情高雅剛正,不畏懼忌憚強權。丹陽尹桓景巧辯諂媚奉事王導,甚為王導所寵信,陶回常慷慨激烈的說桓景不是正人君子,不宜親密接近。當時熒惑滯停南斗將近十天,王導對陶回說:「南斗,對應的地域是揚州,而熒惑滯停在這裡不走,我應該辭職下台來解除這種上天責罪。」陶回答覆說:「王公您以明達的品德擔任宰相,輔佐弼護聖明的君王,應當親近忠誠正直的人,遠離奸詐諂媚的人。而您常常跟桓景促膝長談,熒惑有什麼理由退避三舍離開呢?」王導深感慚愧。咸康二年[4],陶回因病請求辭職,晉成帝不同意。調任他為護軍將軍,常侍、領軍之職如舊,陶回未就任便去世,時年五十一歲,號威。

子女编辑

陶回有四個兒子:

參考文獻编辑

注釋编辑

  1. ^ 【晉書】孔坦傳:尋屬蘇峻反,坦與司徒司馬陶回白王導曰:「及峻未至,宜急斷阜陵之界,守江西當利諸口,彼少我眾,一戰決矣。若峻未至,可往逼其城。今不先往,峻必先至。先人有奪人之功,時不可失。」導然之。庾亮以為峻脫徑來,是襲朝廷虛也,故計不行。峻遂破姑熟,取鹽米,亮方悔之。
  2. ^ 峻將至,回復謂亮曰:「峻知石頭有重戍,不敢直下,必向小丹陽南道步來,宜伏兵要之,可一戰而擒。」亮不從。峻果由小丹陽經秣陵,迷失道,逢郡人,執以為鄉導。時峻夜行,甚無部分。亮聞之,深悔不從回等之言。
  3. ^ 回上疏曰:「當今天下不普荒儉,唯獨東土穀價偏貴,便相鬻賣,聲必遠流,北賊聞之,將窺疆場。如愚臣意,不如開倉廩以振之。」
  4. ^ 晉書原文為咸和二年,但此時蘇峻正盛,陶回若於此年逝世,與其後平定蘇峻事實不符,應為咸康二年。晉書帝紀第七〈成帝〉:“咸和三年二月庚戌,峻至于蔣山。假領軍將軍卞壼節,帥六軍,及峻戰于西陵,王師敗績。”晉書陶回傳:“尋王師敗績,回還本縣,收合義軍,得千餘人,並為步軍,與陶侃、溫嶠等並力攻峻。”所以陶回至少咸和三年仍在世,不可能咸和二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