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夕葵书屋”夹条

靖本全稱“扬州靖应鹍家藏本”,為《紅樓夢抄本之一[1]。由于原本发现后旋即下落不明,迄今未能找到,只存批语150条和“夕葵书屋《石头记》”夹页,且全部来自唯一一位曾读过此本的毛国瑶一人,而无任何旁证,因此其真实性存疑。

发现编辑

靖藏本的藏书人名叫靖应鹍(1983年去世),祖籍辽阳,以军功赐姓“靖”,后因放南迁至扬州,其父在清末或民国初年从扬州迁来南京浦口,以靖氏堂号“明远堂”为所居住街道取名“明远里”,今位于南京新马路的江畔,小巷呈L字形,长约一百五十米[2]。靖氏为旗人,1965年靖家尚存有宗谱,但在文革中被毁。1959年夏,毛国瑶在靖应鹍位于南京浦口的家中发现此抄本,据其回忆“因保存不善已很敝旧,多处遭蛀蚀,书页黄脆,每页骑缝大多断裂。分十大册装订,每隔四回即有蓝纸封面,并铃有‘明远堂’及‘拙生藏书’篆文图记。估计当初是以每四回为一小册,但我见到时只存十九个封面,或系在合订过程中失去一页。”抄本为八十回足本,毛借阅时“已缺第二十八、二十九两回,第三十回尾部残失数页,抄手不止一人,字迹不及有正大字本工整,未标书名,也没有序文,中缝并无页码,竹纸抄写,每页行数和每行字数未察。现在追忆,抄本大小约20×28cm左右,就书品及抄写情况判断,当不晚于乾隆年代。......除第十六、十七两回原有批语但未超出有正本条数未抄录外,有三十九回为白文本。”据毛国瑶推测,“这部抄本或是经过抄配的,并非从一个完整的底本过录。批语中除句下双行小字批外,其回前回后批、行间批和眉批的来历不明。从一部分批语错乱讹倒的情况分析,大多是辗转过录的。”当时毛国瑶对《红楼梦》的版本和脂批等情况尚无所知,因家中有一部有正书局石印戚寥生序八十回大字本,见到靖藏抄本上也有大量的批语,有的与有正本的相同,有些却为有正本所没有的,遂引起他的兴趣。毛遂将抄本借回阅读,与有正本对勘,将前者所短缺的批语逐条抄录,并注明眉批或回前、回后批。1959年秋末毛亲手将抄本“当面归还”靖,此后再未看过[3]

1964年,毛偶然在《文学评论》上看到俞平伯先生的《红楼梦中关于十二钗的描写》一文,想起当年抄录的一百多条批语,于当年3月14日写信给俞平伯[4]。同年4月12日,俞平伯索阅全部批语,并赠毛一册《脂砚斋红楼梦辑评》[5],人们始知此本的存在。后俞平伯通过毛向靖应鵾商借这部抄本,靖回复此书已不知去向[6][7]。靖应鵾后来一次晒书时发现一张墨抄单页夹存于《袁中郎集》中。此残页内容如下:

此残页当年靖应鵾委托毛国瑶寄给俞平伯转送文学所,俞曾摄成照片分寄靖、毛留念,并刊于《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一辑。此残页初存俞平伯处,文革时不知流往何处。残页的文字因毛在1959年阅靖藏本全书时未见到,故不在其所录150条之内,但根据毛回忆,“残页字迹纸张与我所见靖本中其他夹条相同,知非赝鼎,且从种种情况分析,绝非后人所能伪托。”但石昕生等人认为“其纸甚敝,其字甚新,完全不像经历一、二百年的字”,认定其为赝品[8]。此外根据毛回忆,抄本中还有另一张夹条,粘在第一册封面下,所录为曹寅题“橡亭夜话图”的一首七言长诗,但与原诗有几处异文。另据毛国瑶于1980年代回忆,“当时由于注意力仅集中于批语,故对正文就没有留心,但感觉两本文字比较接近,似无很大差异。”毛在一九六四年与俞平伯、周汝昌等通信时,尚记得靖本《红楼梦》曲子中有“箕裘颓堕皆荣玉”之文与有正本有所差异,第三回“西江月”作“富贷不知乐业,贫时那耐凄凉”,亦与有正本异,都已告俞、周二人[9]

价值编辑

此本只能从毛国瑶1959年过录的150条批语和之后发现的墨抄夹页中,了解其概况:一、此本略近于甲戌本。第一回青埂峰下僧道与石头对话一段,共四百二十余字,为甲戌本独有,有脂批7条。靖本有3条与之大同小异。可见靖本也应存在僧道与顽石对话的这段文字。由此说明靖本与甲戌本相近,底本是一个早期的稿本。二、抄录的这150条批语,与现存各本中的脂批相校时有异同,研究者对此推测佚书的情节,或考索批者的身份有探究的价值,[7]比如:第十三回出现曹雪芹之弟常(棠)村的批语,“天香楼”靖本疑作“西帆楼”,第四十一回批语提到妙玉后来来到瓜洲渡口,四十一回畸笏叟眉批有不见于他本的两个时间记录等等。第二十二回畸笏叟的批语“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只余朽物一枚,宁不痛杀!”给脂砚、畸笏一人论的红学家(如周汝昌)带来了挑战。[6]而夹页上的“泪笔悼亡”署甲申八月,甲戌本为甲午八月,对确定曹雪芹卒年有参考价值。[5]

争议编辑

靖本只存毛国瑶用钢笔抄录的150条批语,以及“夕葵书屋《石头记》”夹页一页。靖本问世之后其真实性一直遭受争议。[5][10]靖家父子表示此本“迷失于文革时期”,但文革时文化部曾派军代表向靖应鹍做工作,让他交出书以提前结束下放劳动,却也未能使此本出现。而“夕葵书屋《石头记》”夹页疑似为旧纸添新墨。并且俞平伯编写的《脂砚斋红楼梦辑评》1954年初版中将一条独见于庚辰本的批语抄漏十二字,而靖本第116条批语竟与之不谋而合。靖本有三条独见甲戌本的批语,而此三批夹在甲戌本独出的正文中;毛国瑶自称与有正本对校,必然会发现正文不同,却没有在批语上注明正文的差异。夕葵书屋为吴鼒所有,而夹条上的字迹与现存吴鼒的书法作品明显不合。[11]

参考资料编辑

  1. ^ 要力石编著. 红楼梦阅读全攻略. 北京:新华出版社. 2013-10: 170. ISBN 978-7-5166-0627-8. 
  2. ^ 探访明远里. 南京日报. [2018-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7). 
  3. ^ 毛国瑶. 靖应鵾藏钞本《红楼梦》发现的经过. [2018-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7). 
  4. ^ 毛国瑶. 靖应鵾藏钞本《红楼梦》发现的经过. [2018-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7). 
  5. ^ 5.0 5.1 5.2 梅节. 也谈靖本. 红楼梦学刊. 2002年, (01): 177–198页. 
  6. ^ 6.0 6.1 周汝昌. 红楼梦新证. 北京: 中华书局. 2016年: 947-962页. ISBN 9787101112979. 
  7. ^ 7.0 7.1 馮其庸,李希凡. 紅樓夢大辭典(增訂本).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2010年: 409-410頁. ISBN 9787503941016. 
  8. ^ 石昕生. 撒谎永远成不了事实----答毛国瑶先生. [2018-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9). 
  9. ^ 毛国瑶. 靖应鵾藏钞本《红楼梦》发现的经过. [2018-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7). 
  10. ^ 郑庆山著. 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续篇. 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6-09: 28–29. ISBN 7-5013-3162-6. 
  11. ^ 石昕生. 对“靖本”批语的再认识. 红楼. 2002年, (01): 27–2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