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香港傳呼業由1970年代開始發展,傳呼機(香港人俗稱為「Call機」)曾經成為普及的通訊工具之一,但於1990年代中期,香港手提電話盛行,致使傳呼業開始沒落。

目录

歷史及發展编辑

1980年代初期及之前编辑

香港早於1970年代已有傳呼機出現。其時使用的為純響機,因其響聲多為「BB」聲,市民多俗稱為「BB機」,亦稱作「長炮」。由於只能發出簡單聲響,所以用戶不能單憑傳呼機得悉訊息內容,每次接獲傳呼,均要致傳呼中心「覆機」,才能從傳呼員口中得知訊息內容。初時並不普及,用戶多為須隨傳隨到的警務人員,或應召女郎,故使用傳呼機可能遭人誤會,至1970年代後期1980年代初期,一部「長炮」為$1250至$1650,亦已出現震機,此時香港人多穿上Montagut夢特嬌絲質 Polos再配「長炮」於腰間。

1980年代中期及後期编辑

至約1980年代中左右,出現可顯示數字的「數字機」,傳呼公司先為一些常見的姓氏、暱稱、留言訊息等設定數字代號,並製作代號指示卡,和「數字機」配合使用,可憑數字顯示常用的簡單訊息及電話號碼,例如先生代號為「1」、小姐代號為「2」、陳姓代號為「05」、李姓代號為「40」,那麼當陳先生傳呼,則顯示「105」,李小姐傳呼則顯示「240」,李先生傳呼則顯示「140」。另外一些常用訊息,亦有特定代號,例如「請致電回家」代號為6789,那麼當有人傳呼留言「請致電回家」,則顯示6789,無須每次接獲傳呼均致電「覆機」(一般來說,只有因傳呼訊息內容較複雜及/或不常用於傳呼留言,不能用數字代號表示,又或遺失代號指示卡,不能翻查數字代號意思,才需要致電「覆機」,由傳呼員口述訊息內容),傳呼機用途增多並開始普及(以上代號屬舉例性質,不同傳呼公司的代號亦不同)。

1980年代後期,中文傳呼開始出現。

1990年代初期至中期编辑

1990年代初,「中文機」開始普及,可以顯示中文英文文字,相比「數字機」,不單可直接顯示訊息內容,省卻翻查數字代號,而且更複雜的訊息內容也可直接顯示,無需致電「覆機」,使用更見方便。此時可謂香港傳呼業的黃金時期,全港傳呼公司不下十多間,亦需要大量人手從事傳呼員,差不多只要懂打中文字及說廣東話者,已可投身成為傳呼員,創造了不少就業機會。而使用傳呼機的潮流,亦由在職人士漫延至校園,專上院校學生、甚至部份中學生亦開始流行以傳呼機聯絡。其時雖然已有流動電話,因機價及服務費仍是昂貴,故尚未普及。 CT2流動電話亦於此時加入市場,有天地線、步步通、經緯站這三大網絡品牌,但由於此類電話只可打出、不能接聽,故用戶須配合傳呼機使用,所以傳呼機此時仍有優勢,亦因CT2電話加入競爭,流動電話價格亦有所下調,而液晶顯示面手提電話亦於此時在香港發售。1990年代初期傳呼台電話號碼為11字頭,傳呼機號碼為1至4個數字不等,普通服務傳呼台電話號碼為7個數字,致電後再要說出機主傳呼機號碼;秘書服務傳呼,則已把機主傳呼機號碼包含在傳呼台電話號碼內,電話號碼為9個數字,致電後無須說出機主傳呼機號碼,月費約港元$200至300。1995年,普通及秘書服務傳呼台電話號碼,統一為7字頭及8個數字。

廣告宣傳

當時各大傳呼公司競爭激烈,更邀請不同紅星拍廣告宣傳,適逢當時樂壇香港四大天王當道,四位紅歌手亦得到各傳呼公司青睞,計有(排名不分先後)潤訊傳呼的張學友電訊傳呼劉德華和記傳訊黎明香港電訊CSL郭富城等,另由於看通中文傳呼有限公司母公司冠軍科技由簡文樂(著名藝人陳百祥姻親)創立,因此相關廣告宣傳亦有陳百祥、梅艷芳、譚詠麟等紅星出現。而以上眾多宣傳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定是和記傳訊一系列的宣傳,每年均邀請黎明拍攝一個長達3至5分鐘的電視廣告,並配合由不同人物所扮演不同的女主角「阿MAY」,廣告中和黎明演出一段動人愛情故事,每年廣告出爐後,均成城中熱話,「阿MAY」的角色也深入民心,亦間接捧紅了多位飾演「阿MAY」的演員。

1990年代後期编辑

至1990年代後期,流動電話不論機價及服務費均大幅下降,尤其是三間使用 GSM1800(俗稱PCS)頻譜的流動電話網絡商,於1997年加入市場後,流動電話服務費更下降得厲害。其時不少人棄用傳呼機,改用更方便,但服務費相若(甚至更便宜)的流動電話,香港傳呼業亦從此沒落。傳呼公司為節省營運費用,紛紛將傳呼中心遷往中國大陸澳門等地,亦令傳呼員這個職業,在香港火速式微。大量傳呼公司終止提供傳呼服務,甚至結業收場。只餘下數間傳呼公司,主要為大機構、政府等提供大批次的員工傳呼服務,而傳呼機火速絕跡,即使仍使用傳呼服務,一般都是以流動電話的短訊功能接收訊息,而不會獨立使用傳呼機。可是,傳呼機仍應用於不能使用流動電話的場合(包括醫院),因此傳呼服務仍然未被完全終止。

1990年代後期傳呼台轉為7字頭之8位數,全是秘書服務獨立號碼,月費約港元$90至150。

2000年代及以後编辑

2000年代起,本港之傳呼公司加劇合併或結業,客戶自動歸入猶存之公司。截至2017年8月,香港僅有電訊數碼仍然營運傳呼業務,共有24310位用戶。[1][2]

2008年,所有醫院使用低功率的PHS流動電話,2010年12月31日,港府停用所有傳呼器訊號服務,惟立法會議員仍可透過傳呼機接收立法會秘書處的訊息。

究竟傳呼用戶實際有幾多? 直至2015年10月29日政府發出之新聞卻可作推算 : 蓋因 8 個數字的流動電話號碼,可能3年後分配耗盡,故通訊辦提出在不增至10個數字號碼前題下,諮詢公眾及業界,當中建議可選「 7 」字頭。如果整合現時的傳呼服務號碼,騰空 70 至 73 字為首之號碼改作流動電話之用,就可以多約 320 萬個號碼,不過涉及約2.5萬個傳呼機用戶要在兩年內改號——若以此數據推算餘下之74至79字頭,則目前所有7字頭傳呼用戶數目,大概5萬多個。此情況反映香港傳呼業務早已急劇萎縮式微。

翌日有傳媒指本港近年其實只得3.8萬個傳呼機用戶,但网民反映傳呼業務卻佔用7字為首合共逾9百萬個號碼,況且他日根本不必預留74至79字為首這般多;按簡單數學計算,舉例來說單單77字為首足已大派用場。

現時常見用者尚餘常被急召的醫生和立法會議員。對於通訊局重新編配傳呼機號碼,醫管局回應會按員工工作需要提供傳呼機,會盡力配合通訊局,重新安排傳呼機服務或其他通訊工具,令服務不受影響。立法會秘書處則回覆,現僅有10多名議員選用該處提供的傳呼機,號碼字頭為77,由下屆立法會期起(即2016年10月),計劃停止以傳呼機發信息。

2015年傳呼機服務月費為百多元,與限速無限數據用量上网之流動電話費相近。

著名傳呼公司编辑

另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