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马周(601年-648年2月7日),宾王,博州茌平人(今属山东),中国唐朝初年名臣,進士。

目录

简介编辑

马周早年孤贫,然熟读诗经春秋武德年间,马周一度出任州助教,但因不理政事而被刺史达奚恕指责,遂辞官而去。后至汴州,被浚义令崔贤羞辱,于是西入长安,投入常何门下为门客[1]

贞观五年(632年),唐太宗下诏令各官言得失;马周为常何捉刀代写二十余策,得到唐太宗的赏识[2],入门下省为官,次年升任监察御史。马周办事周密,尤擅言辞,为时人称颂,唐太宗曾表示“暂不见周,即思之”,因此升迁快速。贞观十八年(645年),马周升任中书令

后马周奉命辅佐太子李治,但由于患消渴,于48岁壮年病逝,死后被唐太宗下令陪葬昭陵

子孙编辑

评价编辑

马周的生平其后成为许多民间故事的素材。其早期经历被拿来用作怀才不遇之典型。李贺《致酒行》:“吾闻马周昔作新丰(按:马周所投之常何是居住在长安附近新丰县)客,天荒地老无人识;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颜请恩泽。”

毛泽东十分赏识马周,称赞其《陈时政疏》是“西汉贾谊《治安策》以后第一奇文”,““宋人万言书,如苏轼之流所为者,纸上空谈耳””。欧阳修新唐书·马周传》认为马周自比傅说吕望,但才能不及此,毛泽东批注:“傅说、吕望何足道哉,马周才德,迥乎远矣。”《新唐书·马周传》称马周颇爱饮酒,失意时曾在一个旅馆“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独酌,众异之”。毛泽东惋惜地批注道:“饮酒过量,使不永年。”[3]毛澤東在讚賞的同時也指出其中的錯誤,如馬周“上書”說:“今百姓承喪亂之後,比于隋時才十分之一。”毛澤東批曰“不確,比于隋時,大約五分之一”。[4]

历任官职编辑

  • 武德中,补博州助教,每日饮酒,不以讲授为事。刺史达奚恕屡次斥责,马周乃拂衣游于曹州、汴州之间,又为浚仪县令崔贤所激辱,遂西行长安求官。
  • 至京师,暂居于中郎将常何(真化府折冲都尉,武水县开国男)之家。
  • 贞观五年(631年),常何将其所撰的表文送呈唐太宗,被太宗召入门下省任职。
  • 贞观六年(632年),授任监察御史
  • 贞观八年(634年),擢授承议郎,行侍御史。不久,加位员外散骑侍郎,加朝散大夫。
  • 贞观十一年(637年),拜给事中
  • 贞观十二年(638年),转中书舍人
  • 贞观十五年(641年),迁治书侍御史,兼知谏议大夫,又兼检校晋王府长史。
  • 贞观十七年(643年),晋王李治被立为皇太子,马周拜中书侍郎,兼太子左庶子。
  • 贞观十八年(644年),马周迁除正议大夫,任中书令,依旧兼太子左庶子。唐太宗征讨高句丽,皇太子在河北定州监国,马周与高士廉、太子右庶子刘洎留守辅佐皇太子。
  • 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班师回朝,马周以本官摄吏部尚书。
  •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加银青光禄大夫。赐马周“鸾凤凌云,必资羽翼。股肱之寄,诚在忠良”御笔飞白书
  • 贞观二十二年正月九日(648年2月7日),以消渴症去世于万年县之隆庆里府第,享年四十八。赠幽州都督,同年三月四日陪葬于昭陵。
  • 永徽二年正月九日(651年),唐高宗即位后,追赠尚书右仆射、高唐县开国公。

马周碑编辑

上元元年十月六日(674年11月19日)立。原存于陕西醴泉县烟霞乡上古村东约500米处马周墓前,1975年移入昭陵博物馆。碑身首高3.58米,下宽1.16米,厚39厘米。碑额篆书,题《大唐故中书令高唐马公之碑》。许敬宗撰文,殷仲容隶书,共37行,满行约84字。碑字除左上部较清晰外,余均磨损难以识别。碑阴刻明朝万历十三年(1585年)四月荏平张第的《谒唐中书令马公碑》五律诗一首。

盖闻(缺)和(缺)神统守(缺)耆艾相盛(缺)静〇寒川能处而不〇〇〇〇之在(缺)百氏之书(缺一字)同(缺)加之。既而神凝物表,久抗梁甫之吟;运拒辙来,思效扶摇之举。方属〇〇域〇〇山(阙)敕公直门下省,修起居注。超综国言,虔司帝举,良直之道,骤简宸心。贞观六年,授(阙)有〇称职,无竞惟人。八年,擢授承议郎,行侍御史。顷之,加位员外散骑侍郎,仍行本职(阙)其式叙。十二年,转守中书舍人。久之,迁持书侍御史。彯缨西掖,润玄绂以申谟;〇步南台,修彤(阙)缅还三代之淳;赞端拱之玄猷,将致五刑之厝。弥纶昌运,寔允具瞻。今上(阙)〇〇兔苑,扈清夜而飞文;挥翰鸿波,入紫宸而衍诰,任遇斯极,时论荣之。及大君秦(阙)违;鸡树含芬,饰五字而摛绚。十八年,除正议大夫,守中书令,仍兼左庶子。前兼朝〇,望重导舆,还(阙)而顺动,迺留储随驾,近规中山,军国务殷,总归于〇后,(阙)玉立青禁〇〇〇,妙典于金科黄〇,静〇趋博望之仙苑,辟建礼之崇(阙)银青光禄大夫。〇〇飞〇,〇〇於是〇其〇〇;〇〇〇〇,〇无所(阙)幽径,莫不〇〇圣〇,〇发神衷,褒善之义以彰,成人之誉斯盛。(阙)臣特超於终古。俄婴沈瘵,摄饵私庭,分玉馔於仙厨,驿珍羞於御府,纶〇〇发,亦(阙)贞观廿二年正月九日,薨於万年县之隆庆里第,春秋卌八。太宗撤悬流悼,恸结于歼良;今上(阙)如故。诏以其年岁次戊申三月辛巳朔四日甲申,陪葬於昭陵。赙绢布三百段,葬事所须,皆令官给。(阙)怀〇茅社而旌德。永徽二年诏赠高唐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恩兼余〇,礼茂〇〇,声尘没而不渝,(阙)吏部尚书,赠幽州都督、高唐县开国公马周,宇量冲深,思用韵举,昔佐藩邱,眷遇兼隆,逮事春坊,雅〇逾切。(阙)轸悼,宜申旌壤之义,兼加延赏之恩。可赠尚书右仆射,馀官封如故。其子载,可朝散郎。〇〇之恩(阙)器式夷简,神情朗晤,天经地义,基百行以立身,睹隩升堂,包四科而敬业。芜室甄量,已见澄清之心;〇岩翘材,(阙)高步文昌之右。体无私於雨露,随方被沾沐之欢;变大造於阴阳,称物荷平分之施。(阙)明,故得任切近机,荣跻上秩。附蝉留影,用表高洁之姿;行马〇〇,更显权奇之略。既而神(阙)于家〇,人莫之知,至是焚之,式符藏用。危纩逾迫,无忘致美之心;隅烛既陈,犹即自〇之节。没而后已(阙)之已后;阴德无爽,缉丕构以增遥。契夺金兰,几凝凄於宿草;芳留玉树,足慰怀於故人。〇〇披文,而为颂曰:
  姬御畴庸,赵城开国。望高秦右,声驰魏北。奕叶提休,蝉联种德。灵庆斯远,芳〇允塞。(阙)攀柏心〇,餐荼思越。纯虑冥感,至情天发。芟除纤缟,乃综缇缃。弋猎词囿,隐〇文场。岁(阙)几超云幄,累综霜台。清襟月湛,朗议霞开。黄扉夕拜,紫禁朝陪。簪缨〇躅,廊庙登材。(阙)契等埙篪。岁寒增励,夙夜无亏。望竦鹤关,荣昭蟪冕。推毂谋畅,持衡誉(阙)〇赠山陵,归魂毕陌。式陈容卫,载光窀穸,舍玦哀盈,投〇慕积。钧台(阙)贞石,永传来世。

参考资料编辑

  1. ^ 《贞观政要·君道第一》载:“马周,博州茌平人也。贞观五年,至京师,舍于中郎将常何之家。”
  2. ^ 《新唐书》列传第二十三“帝以何得人,赐帛三百段”
  3. ^ 《毛泽东的读史品人》. 新华网. [2011年1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18日) (中文(简体)‎). 
  4. ^ 徐中遠:《毛澤東晚年讀書紀實》

参考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