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援

(重定向自馬援

马援(前14年-49年),文渊东汉扶风郡茂陵(今陕西省兴平市东北)人,著名军事家。汉光武帝时,拜为伏波将军,封新息,世称马伏波

三亚天涯海角的马援雕塑。
桂林伏波山
馬援雕塑

生平编辑

出身官宦世家,先祖趙奢將。馬援長相俊美,[1]新莽時,任扶风郡(今陝西興平東南)的督郵。後因私縱重囚,馬援亡命北地(現甘肅天水一帶),留居當地經營牧畜,王莽末年投奔割據涼州的軍閥隗囂。建武四年(28年),奉書至洛陽,受到劉秀禮遇。建武八年(32年),隗囂叛漢,光武帝親征,馬援“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使光武帝得以順利擊潰隗囂。西為患,建武十一年(35年),馬援任隴西太守,率步骑三千,擊破先零羌於臨洮(今甘肅岷縣)。建武十五年,因「度田」不實,劉秀處死十餘名郡守。有一天,光武帝對馬援說:“我為了地方官度田不實,殺的人多了些,現在想想有點後悔。”馬援回答:“死得其罪,何多之有!但死者既往,不可復生也!”劉秀聽後大笑。建武十六年征為虎賁中郎將。建武十七年(41年),又被拜為伏波將軍,領兵南下,平定交阯女子徵側、徵貳的二徵之亂,功封新息侯。此後,匈奴烏桓侵擾三輔,馬援認為“男兒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屍還葬,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又主動請兵出擊,光武帝担心他年事已高,不准許。马援“据鞍顾眄,以示可用”。光武帝笑說:“瞿鑠哉是翁也!”於是派他與馬武耿舒共同出征。馬援以三千騎擊之,無功而還。[2]

建武二十四年,六十二歲的馬援又領兵遠征武陵五溪蠻[3]行軍至下雋(湖北崇陽肖嶺)時,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經壺頭山,一是經充縣。馬援與手下一名大將耿舒起了爭議,耿舒認為應走充縣,馬援決定走壺頭山(今沅陵東北)。建武二十五年(49年)三月,受阻於壺頭山,水急,船難溯行,天炎溽暑,士卒多疫死,馬援亦得重病。[4]耿舒代替马援监督诸军。耿舒寫信給兄長耿弇,指責馬援的錯誤決定,導致軍隊受累。光武帝派虎贲中郎将梁松至武陵五溪調查馬援。梁松是漢光武帝的女婿,為人自大,馬援因看不慣梁松的驕縱行徑,在家書中曾批評過他。[5]梁松因此懷恨在心。梁松到達武陵時,馬援已病逝,他狀告馬援生前指揮作戰錯誤,在交趾打仗時又私下搜括大批的珍珠,馬武侯昱等人落井下石,也說馬援確曾運回過一車珍稀之物。

光武帝聞訊震怒,追收馬援「新息侯印綬」——史稱「薏苡明珠、薏苡之謗」,所謂的珍珠是交趾當地的薏苡,可以「輕身省欲,以勝瘴氣」。馬援班師回朝時,便載了一批顆粒較大的薏苡回京,於是被捕風捉影,人皆以為“南土珍怪”。馬援被定罪,其妻子只敢將他草草葬於城西,賓客故人都不敢來弔會。後來他妻子和侄子馬嚴六次向皇帝上奏章申冤,馬援才得以正式下葬。好友朱勃曾上奏替馬援伸冤:“夫大將在外,讒言在內,微過輒記,大功不計,誠為國之所慎也。故章邯畏口而奔楚,燕將據聊而不下。豈其甘心末規哉,悼巧言之傷類也。”

汉明帝时,图画东汉初年的名臣列将于云台,馬援之女马氏當时为皇后,因外戚之故,唯独没有列上马援。東平王怪而問之,明帝笑而不答。直到永平十七年,马援夫人逝世,“乃更修封树,起祠堂”。建初三年(78年),曾外孙汉章帝使五官中郎將持節追策,諡援為忠成侯

马援著有《誡兄子嚴、敦書》,是勸誡侄子馬嚴馬敦的家書。當中名句“畫虎不成反類狗(犬)”廣為流傳。

裴松之注《三国志》引《典略》,三国军阀马腾马超是马援的后人。

马援祠位于陕西咸阳杨陵区五泉镇毕公村。在湖南省渌口镇湘江分流渌江边,有一处为马援建造的寺庙,名伏波庙。马援墓位于陕西省扶风县城西3.5公里的伏波村。

家族编辑

父族编辑

親族编辑

嫡系子嗣编辑

親族子嗣编辑

評價编辑

東漢光武帝善待開國功臣,“恩至渥也,位以崇,身以安”,唯獨對馬革裹屍的馬援刻薄寡恩。王夫之認為這是馬援不懂得持盈保泰,“好戰樂殺而忘其正命”。他在《讀通鑑論》中說:“光武帝於是知其不自貴,不自貴者,明主之所厭也。”

注釋编辑

  1. ^ 《後漢書》李賢注引《東觀漢記》載:“援長七尺五寸,色理膚髮眉目容貌如畫。”
  2. ^ 《後漢書.烏桓傳》載:“烏桓復尾擊援後,援遂晨夜奔歸,比入塞,馬死者千餘匹。”
  3. ^ 《后汉书·南蛮传》載:“光武中兴,武陵蛮夷特盛。建武二十三年,精夫相单程等据其险隘,大寇郡县。”
  4. ^ 《桃源县志·营建志.城池》载:“伏波石室在县南六十里,伏波洞即马援凿以避暑处。”《桃花源志.纪胜.人事》载:“武陵蛮寇临沅,马援进军壶头贼,乘高守险,会暑盛,援亦中病,乃穿石为室以避炎气。”
  5. ^ 《後漢書.卷二四.馬援傳》載:“保仇人上書,訟保為行浮薄,亂群惑眾,伏波將軍萬里還書以誡兄子,而梁松、竇固以之交結,將扇其輕偽,敗亂諸夏。”
  6. ^ 《東觀漢記 卷二 紀二》肅宗孝章皇帝......明德太后姊子夏壽等私呼虎賁張鳴與敖戰爭鬥,上特詔曰:“爾虎賁將軍......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