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生

台灣政治人物、白色恐怖受害者

高一生鄒語Uong'e YatauyunganaUyonge Yatauyungana,音譯:吾雍·雅達烏猶卡那日語矢多一夫矢多一生,1908年-1954年4月17日),生於日治臺灣阿里山鄉特富野部落系統Lalauya小社(樂野村),鄒族人。曾任警察教師作曲家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鄉長,為著名鄒族教育家、政治家、思想家、音樂家、詩人。致力於高山族自治運動,曾提出原住民自治區之構想,白色恐怖受難者[1][2]。著名歌手高慧君高蕾雅[3]為其孫女,杜銘哲為其外甥。

高一生
高一生與家人
高一生(右)與湯守仁均於1954年死於高山族匪諜案
1951高一生樂信·瓦旦湯守仁於阿里山

早年编辑

高一生自幼天資聰穎,在阿里山的達邦蕃童教育所就學五年後轉入嘉義市區的嘉義尋常高等小學校,父親因討伐布農族有功而擔任警職,後因爆破捕魚受傷去世。之後被台南州警部大塚久義土居美水所收養與照顧,並將日本名「矢多一夫」改為「矢多一生」,意為鄒族第一位接受高等學校教育的學生。1924年保送總督府臺南師範學校,受普通科4年及演習科2年教育,在學時並已展露音樂與文學天份;於1927年6月協助經由日本來台的俄國語言學家聶甫斯基Н. A. Нeвский)從事一個多月(1927年7月及8月初)的田野鄒語調查、編寫臺灣鄒族語典[4][1]就讀臺南師範學校期間,開始接觸現代音樂教育,非常喜歡彈奏鋼琴,1930年畢業。畢業後回到阿里山達邦教育所任教,並擔任巡查職務,並帶領族人發展農業,栽種麻竹水稻等經濟作物。同時也創作多首歌曲,曾帶族人至台灣總督府公開演出「鹿狩り(打獵歌)」。

婚姻编辑

高一生在師範學校就讀期間常利用放假時間回部落協助教育工作而結識少女湯川春子(漢名高春芳),從此結下緣份,於1931年結婚。湯川春子比高一生小五歲,從蕃童教育所畢業後被派到達邦駐在所工作,後與高一生結婚生下菊花、貴美、澄美、英傑、英明、英洋、春英、豐玉、美英等子女,其中長男英生早夭。[5]

參與原住民公共事務编辑

1945年擔任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首任鄉長,兼任達邦駐在所所長。高一生關心家鄉族人教育,更積極參與鄒族語言、文化的紀錄與保存;並自日治時期,便努力培育年輕族人接受高等教育,藉以改變環境與身分帶來的不平等;投入鄒族部落公共事務與生活改善,如推廣農業新知、改善醫療習慣等;以及爭取新墾地,鼓勵族人移至新美、茶山發展,拓展鄒族人的生存空間等。[1][6][7]

二二八事件编辑

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因嘉義市陷入動亂,嘉義二二八處委會欲高一生出面維持嘉義治安。高一生原不欲介入,但部落另一領袖湯守仁打算參加,雙方爭論下最終決定出動[8]。部隊由湯守仁率領,先攻佔嘉義紅毛埤彈藥庫(位於今嘉義蘭潭),取得彈藥。之後一組維持嘉義市區的治安、另一組與嘉義民兵合力圍堵嘉義水上機場阻止軍隊增援。圍堵四天後,嘉義處委會決定與政府和談,高一生認為已得手軍火,防守家鄉即可,遂令部隊退出戰役[9][10]。二二八事件結束後,高一生遭逮捕,但在林瑞昌樂信·瓦旦)力保下被釋放,1950年保安司令部開始對山地進行清查匪諜,10月湯守仁簽下悔過書,並與高一生一同宣誓「貫徹政府命令,堅決為反共抗俄事業奮鬥」,且願意繳出武器,共計繳出機關砲彈、7mm機槍子彈三十箱、89式擲榴彈一箱、機槍子彈二箱、迫擊砲彈五箱、手榴彈二箱、擲彈筒四支等[11][12][13]

白色恐怖遇害编辑

臺灣省保安司令部「高山族匪諜湯守仁等叛亂案」案情摘要顯示,高一生於1949年夏由林良壽介紹與陳顯富認識,後由陳顯富邀集省工委山地工作委員會書記簡吉、議員林瑞昌、高澤照等人在台北川端町月華園內聚會,陳顯富指示他們組織「高砂族自治會」,1950年省工委遭到瓦解,高一生選擇自新,這是他與林瑞昌的二度自新,並遭到情報局山地工作委員會的監控長達一年多[14],由於蔡孝乾曾經藏匿於阿里山高一生處,高一生自新時未提及此事,於是受到調查,以自首不誠遭到嚴辦。

1952年2月,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司令吳國楨(1903-1984)下令執行「慎重計畫」;9月10日,保安處林秀樂少將在嘉義以召集「山地保安會議」為名誘捕吳鳳鄉長高一生、警備官湯守仁、樂野村長武義德等人於竹崎車站,押送至位在臺北景美軍法處審訊,並誣以貪汙罪嫌起訴;12月,更以高一生等人與蔡孝乾等匪諜集會叛亂為名,追加罪責。1953年2月,撤銷其在二二八事件的自新;6月,宣判死罪。1954年4月17日,將湯守仁、高一生、林瑞昌汪清山方義仲高澤照等六人交由臺北憲兵隊執行槍決,並於4月29日呈報國防部結案。[15][16][17][18]

最後家書编辑

寫給妻子的最後一封家書,其子高英傑在2013年12月10日人權日紀念音樂會中捐給人權博物館[19]

著作编辑

其代表作有「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20]」、「鹿狩り(打獵歌)」、「つつぢの山(杜鵑山)」、「Bosifou ne Patungkuonu(登玉山歌)」、「長春花(フロックスの花)」、「塔山之歌」、「移民歌之到悠伊阿那」、「移民歌之親愛的族人」、「移民歌之大家來吧」、「登山列車」、「狩獵歌」、「小美說故事」等。其中,「春之佐保姬」是在獄中(台北青島東路看守所)思念妻子所作。[21] 作品並收錄為「春之佐保姬-高一生紀念專輯」、「鄒之春神:高一生音樂作品集」[22]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與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高一生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2. ^ 吾雍.雅達烏猶卡那Uongu Yatauyongana(高一生), 白色恐怖受難者
  3. ^ 大愛電視 Tzu Chi DaAiVideo, 【樂事美聲錄】20140608 - 高一生的音樂故事, 2014-06-08 [2017-10-12] 
  4. ^ 聶甫斯基俄國人),《臺灣鄒族語典》,臺原藝術文化基金會,台北,7月,1993。
  5. ^ sandy tu, 獄外之囚-高菊花, 2015-11-26 [2017-10-12] 
  6. ^ 【部落客報到】高一生與全國高一生. pnn.pts.org.tw. [2016-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7. ^ S. J. Guo, 高一生 1/3, 2006-11-26 [2017-10-12] 
  8. ^ 汪明輝. Lalauya──二二八事件中的阿里山基地及其轉化. 原住民族文獻. 2015, 6月 (21). 
  9. ^ 許雪姬, 台灣光復初期的民變-以嘉義三二事件為例 (PDF), 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 188, 1993 
  10. ^ S. J. Guo, 高一生 2/3, 2006-11-26 [2018-3-18] 
  11. ^ 吳國楨(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司令). 匪犯一名已澈底悔悟,本部現因辦理山地潛匪工作可否運用免予執行. 國家檔案管理局. 1950-11-29. [永久失效連結]
  12. ^ 第三屆模擬憲法法庭. 衛城出版. 2016-09-12. 
  13. ^ 吳叡人. 紀念二二八事件60週年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灣高山族殺人事件」──高一生、湯守仁、林瑞昌事件之政治史的初步重建. 高市文獻會. 2007-02-26. 
  14. ^ 戴寶村、陳慧先. 臺灣原住民政治案件與山地管控(1945-1954):以「湯守仁案」為中心. 國家檔案管理局. 2014-12. 
  15. ^ 白色恐怖與高一生 張炎憲.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9). 
  16. ^ tmantu. 回憶家父高一生先生被捕的當天及其後. 臺灣與海洋亞洲. 2013-09-21 [2016-12-20]. 
  17. ^ MUZIK古典樂刊 - 【音樂史上的今天】 吳家恆. www.facebook.com. [2016-12-20]. 
  18. ^ hungfuhsueh, 高山哲人 高一生 Uyongu Yatauyungana, 2012-09-12 [2016-12-20] 
  19. ^ 《政治受難者高一生》最後的家書…田地和山野 都有我的魂守護著,凌美雪,自由時報,2013-12-11。
  20. ^ hungfuhsueh, 鄒族民謠 - 春之佐保姬 - by Uyongu Yatauyungana 高一生, 2012-09-12 [2016-12-20] 
  21. ^ <http://blog.yam.com/wildfire/article/6831855 《音樂故事》春之佐保姬>
  22. ^ 鄒之春神:高一生音樂作品集 (CD) -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國家網路書店. 
  • 陳明忠(口述)/李娜(口述整理)/呂正惠(校訂),"無悔--陳明忠回憶錄"",兩岸犇報,第45期開始連載,2013年起.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