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乾

北魏官员
(重定向自高乾 (北魏)

高乾(497年-533年),字乾邕渤海蓚县人。北魏官员,官拜司空,封长乐郡公,后因受到北魏孝武帝和权臣高欢的猜忌而被赐死

高乾
出生 497年
北魏
逝世 533年
北魏
职业 北魏官員

目录

入仕编辑

高乾生性聪明有悟性,英俊伟岸有智略,声音仪容都出众,进退举止文雅。年轻时輕佻遊俠,与三弟高昂数为劫掠,多次触犯国法,乡里都害怕他们,不敢违逆。高乾求婚于博陵崔圣念之女被拒绝,就和高昂綁架崔女,高乾還在村外强奸了她再回家。父亲高翼也因而总被下狱,只有遇赦了才出狱。高翼曾对人说:“吾四子皆凶狠,我死后有人与我一楸土耶(指为他下葬)?”[1]但是高乾长大后却改过,轻财重义,多交朋友。领军元叉有权,因与高乾意气相投,待高乾很好。[2][3]

高乾起家拜员外散骑侍郎,领直后,转太尉士曹、司徒中兵,迁员外散骑常侍。又和长乐王元子攸私下结交。军阀大都督尔朱荣洛阳,高乾向东投奔时任东冀州刺史、镇东将军、乐城县侯的父亲。元子攸被立为孝庄帝后,遥除高乾龙骧将军、通直散骑常侍。高乾见尔朱荣杀害士人,认为天下要乱了,于是在河、济之间率河北流民造反,受葛荣官爵,屡败齐州军马。孝庄帝不久派右仆射元罗、东道大使元欣巡抚三齐,高乾兄弟都投降,[4]高乾被任为给事黄门侍郎,兼武卫将军。尔朱荣认为高乾曾造反,不应担任近要官职,孝庄帝便让他解职回乡。于是招纳骁勇,以射猎自娱。[2][3][5]

尔朱荣被孝庄帝杀死后,高乾驰赴洛阳,孝庄帝见之大喜,以高乾为兼侍中,加抚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河北大使,高昂为直阁将军,令他们回乡招集乡人为援。[4]孝庄帝亲自在河桥上相送,举酒指水说:“卿兄弟是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若有变,可在河上为朕起兵。”高乾垂涕奉诏,高昂拔剑起舞,请为孝庄帝效死。[2][3][6]

结交高欢编辑

后来尔朱荣的侄子尔朱兆入洛阳,杀孝庄帝。高翼保境自守。尔朱兆派监军孙白鹞(或作孙白鸡)带百余骑去冀州,诈称征用马匹,想等高乾兄弟来送马就把他们抓起来。高乾本有为孝庄帝报仇之心,也早有预料,秘密与和尔朱荣有杀父之仇的前河内太守封隆之合谋,封隆之欣然同意。于是高乾与高昂召集壮士,袭据州城,传檄州郡,射杀孙白鹞,擒刺史元嶷,于葛荣殿为孝庄帝举哀,三军缟素。高乾升坛誓众,辞气激扬,涕泪交下,将士莫不哀愤。众人要推高翼为王,高翼推辞不如封隆之,于是众人推封隆之为大都督权行州事。[7][8]高乾受幽州刺史刘灵助节度,互相呼应。[2][3][9][10]

殷州刺史尔朱羽生率五千人袭信都,高昂不及披甲,率十余骑迎战,高乾在城中用绳子放下五百人追救高昂,未及,高昂已败尔朱羽生。[9]

不久刘灵助被尔朱氏擒杀。高翼临死前嘱咐高乾兄弟早图尔朱兆兄弟,以报国家。[2]

当时晋州刺史高欢出兵山东,声言要讨伐高乾,众人惶惧。高乾却认为高欢不是久居人下之人,必定另有深谋,让众人安心,并与封隆之之子封子绘率十数骑在滏阳关口迎接。[8]高乾明白时机和世事,言辞慷慨,表态愿意以本州人财襄助高欢,高欢很赏识器重他,和他同帐寝宿,[9]还呼他为叔父。高乾受命而去。[2][3]

高欢虽有大志,当时对外不显。前南赵郡太守李元忠迎高欢,问及高乾兄弟,高欢骗他说高乾兄弟不肯相迎,李元忠因而劝高欢说高乾兄弟必奉高欢为主,拿下殷州不在话下,沧、瀛、幽、定也自然会服高欢,唯一可能反抗的相州刺史刘诞也不会是高欢的对手。高欢握李元忠手致谢。[11]普泰元年(531年),高欢复去信都,封隆之、高乾等开门纳之。[2][3][12]高欢遂据有冀州。[13]高昂当时在外略地,闻讯认为高乾是妇人之举,给高乾布裙。[9]

高欢暗中命李元忠于封龙山举兵攻打尔朱羽生,又让高乾假装率军前去相救。高乾率轻骑入城,与尔朱羽生一同商议军事,假装为他谋划。尔朱羽生和高乾一起出城劳军,因而被擒杀,殷州被高欢所得。[12][13]高欢立渤海太守安定王元朗为帝,高乾参与定策,拜侍中、司空。[2][3]高欢又因元朗世系疏远,派仆射魏兰根慰谕洛阳观察之前尔朱氏所立的节闵帝为人,有尊奉节闵帝之意。魏兰根怕节闵帝神采高明,日后难制,与高乾兄弟及黄门侍郎崔凌强调节闵帝系尔朱氏所立,共劝高欢为了讨伐尔朱氏师出有名而废帝,最终高欢废节闵帝。[10][14][15][16][17][18]

高乾一度被免司空,孝武帝得立后,太昌元年(532年)复司空。[10]高乾因先前未能为父守孝,上表辞职守孝三年,但没想到孝武帝会准许,于是被免侍中之职,仍为司空,封长乐郡公,食邑一千户,从此不得关注朝政,在家不乐。[2][3][14]

获罪赐死编辑

高欢拥立孝武帝后,被授大丞相、太师、世袭定州刺史,把持朝政。孝武帝想和高欢决裂,希望趁机收高乾为己用,会于华林园,设宴后独留高乾,说高乾世代忠良又有大功,和自己名为君臣,义同兄弟,要和高乾立盟约。高乾违心以以身许国不敢有贰心作答。因事出仓促,且高乾也不知道孝武帝有了和高欢决裂的心思,便没有坚决推辞,也没有告诉高欢。孝武帝却以为高乾是诚心待己。后来孝武帝自置部曲大约千人,高乾私下对亲近者说将有祸难会波及自己,于是密报高欢。高欢召高乾去并州谈论时事,高乾因而劝高欢受禅称帝,高欢用袖子掩住高乾的嘴,说:“不要妄言,我让叔父重新担任侍中,门下省的事就托付给你了。”于是屡次请求,但复拜高乾为侍中的诏书终于没施行。高乾自知将有变,于是秘密请求高欢让他出镇徐州,于是被除骠骑大将军、使持节、都督三徐诸军事、开府仪同三司、徐州刺史。将去赴任时,孝武帝知道自己被高乾出卖,于是对高欢说自己曾和高乾有盟约,如今却反复。[19]高欢听闻高乾与孝武帝结盟,也厌恶他,便取高乾前后论时事的文书密封了给孝武帝。孝武帝就召高乾示之,囚禁高乾于门下省,在高欢(一作高欢使者)面前派人指责高乾的过失。高乾说:“我以身奉国,义尽忠贞,陛下自己另有打算,却说我反复。皇帝把罪责都推在我身上,我还能逃命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功大身危,自古如此。如果死后有知觉,我也不负孝庄帝。”于是被赐死于门下省。[12][13][14]武卫将军元整监刑,问高乾是否要作家书,高乾说兄弟在别处此次必受波及难以保全,儿子还小没见识,覆巢之下无完卵,所以没话可说。高乾临死神色不变,见者莫不叹惜。[2][3]

身后编辑

孝武帝又密敕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高昂,高昂先闻高乾之死,伏下壮士擒住潘绍业,于其袍领发现敕书,于是率十余骑奔晋阳投高欢。高欢抱高昂头哭道:“天子枉害司空!”高乾二弟高慎光州刺史,被孝武帝命青州断其归路,于是也走小路奔晋阳。[2][3][14]从此孝武帝和高欢生隙。[12][13]

孝武帝派舍人温子升写敕书对高欢说:“高乾之死岂只是朕的意思!高王却对高昂说‘你哥枉死’,人的耳目岂是可以轻易视之的?”不久即投奔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关西大都督、略阳县公,承制封拜、使持节宇文泰,以宇文泰兼尚书左仆射、关西大行台。[14]宇文泰传檄方镇,称高欢恐怕高乾泄露异志才秘密告发朝廷让朝廷杀死高乾。[20][21]

后来高欢讨斛斯椿等,驻军盟津,对高昂说:“如果早用司空的策略,岂有今日此举!”天平初年,赠高乾使持节、都督冀定沧瀛幽齐徐青光兖十州军事、太师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文昭。高乾长子高继叔袭祖父爵为乐城县侯,第二子高吕儿袭高乾爵。

高慎叛投西魏,高欢也因高乾为勋臣,免高乾一门从坐。[22]

北齐皇建元年(560年),高欢之子孝昭帝高演诏以高乾等十二人配飨太祖高欢庙庭。[23][24]

评价编辑

  • 李百药:高、封二公,无一人尺土之资,奋臂而起河朔,将致勤王之举,以雪庄帝仇,不亦壮哉!既克本藩,成其让德,异夫韩馥袁绍之威。然力谢时雄,才非命世,是以奉迎麾掞,用叶本图。高祖因之,遂成霸业。……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过于此。[2]
  • 李延寿:乾邕兄弟,不阶尺土之资,奋臂河朔,自致勤王之举,神武因之,以成霸业。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或过此。[3]

腳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