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迎祥

高迎祥(-1636年),陝西安塞王家湾乡高川村人,曾以販馬為業,是明朝末年民變首領,自稱闖王,後遭明軍打敗,被捕處死。餘部由其外甥,也稱闖王的李自成率領。

生平编辑

高迎祥是李自成的親戚,或稱舅父[1][2],高迎祥在明熹宗天啟(1621年-1627年)年間聚眾於甘肅境內起事,號稱「闖王」。

崇禎元年(1628年)高迎祥在安塞起事,轉戰於甘肅、陝西,後轉戰山西北直隸(今河北)等地,同時起義的有王大樑。當時義軍紛起,不下數百。其中以王嘉胤王自用等部最強。明廷以洪承疇為三邊總督以圍剿之。

崇禎六年(1633年)冬天,民變隊伍突破明軍包圍,向河南湖北四川進軍,後發展為十三家流寇,共七十二營。崇禎六年五月,王自用在河南濟源病死,高迎祥與張獻忠羅汝才等轉戰於山西河南北直隸三省交界地區,消耗很大,逐漸處於困境。

崇禎七年(1634年),明廷以洪承疇兵部尚書,統一指揮圍剿事宜。

崇禎八年(1635年)一月六日,農民軍陷滎陽。高迎祥與諸將張獻忠羅汝才老回回革裏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橫天王順天王混十萬過天星九條龍等十三家流寇首領,七十二營大會於滎陽,研議拒敵,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戰」方略。

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等攻略東方,同年高迎祥攻佔中都鳳陽,毀皇陵樓殿,焚龍興寺,殺宦官六十多人,樹起「古元真龍皇帝」大纛,後回師河南,再入陝西。由於鳳陽是太祖朱元璋故里,鳳陽失陷消息傳至北京後,崇禎帝驚惶不已,身著素服,聲淚俱下。

漕運總督尚書楊一鵬被逮下獄。洪承疇兵部尚書兼總督河南山西陝西四川湖廣軍務,賜尚方寶劍,分遣賀人龍左良玉等諸將。

崇禎九年(1636年)自湖廣復出,來到陝西,欲自漢中進攻西安,在朝廷圍攻下意圖實現三國魏延曾提出但被諸葛亮否決的「子午谷奇謀」,從該谷險峻山道出奇制勝取西安,但不料自作聰明在困難山道移動時早被陝西巡撫孫傳庭偵查得知,在出口設埋伏,高軍疲憊翻越蜀道走出時被攻擊全面潰散[3],高迎祥本人也被俘送往北京凌迟处死,餘部由李自成率領。

影視形象编辑

電視劇编辑

年份 地區 作品 演員
2005年 中國 江山風雨情 劉培清

爭議编辑

高迎祥有否實現「子午谷奇謀」,明史並沒有相關記載,僅記載孫傳庭於盩啡或稱盩厔(今稱周至縣,位於陝西省關中地區,南依秦嶺,北瀕渭河西安市下轄的)的黑水峪擒後而磔殺之[4][5]。至於戰爭過程,明史亦只有孫傳庭「設方略」三字,亦未有高軍疲憊翻越蜀道走出的記載。

至於高迎祥走到子午谷的記載,乃出自網路上連載的關於中國明朝歷史小說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為當年明月[6]。明史稱作盩厔的黑水峪與明朝那些事兒提及的子午谷位置接近,但地理上實非同一處地方。

参考文献编辑

  1. ^ 冯苏《见闻随笔》卷一说,高迎祥“于自成为甥舅”。
  2. ^ 吳偉業绥寇纪略》卷九说“自成于高为甥舅”。
  3. ^ 多維-闖王高迎祥證明了魏延的錯誤. [2018-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1). 
  4. ^ 《明史 卷三百九 列傳第一百九十七 流賊》:九年春,迎祥、自成攻廬州,不拔。陷含山、和州,殺知州黎弘業及在籍御史馬如蛟等。又攻滁州,知州劉大鞏、太僕卿李覺斯堅守不下。象升親督祖寬、羅岱、楊世恩等來援,戰於硃龍橋,賊大敗,屍咽水不流。北攻壽州,故御史方震孺堅守。折而西,入歸德,邊將祖大樂破之。走密、登封,故總兵湯九州戰死。分道犯南陽、裕州,必謙援南陽,象升援裕,令大樂等擊賊,殺迎祥、自成精銳幾盡。賊復分兵再入陝,迎祥由鄖、襄趨興安、漢中,自成由南山逾商、雒,走延綏,犯鞏昌北境。諸將左光先、曹變蛟破之,自成走環縣。未幾,官軍敗於羅家山,盡亡士馬器仗,總兵官俞沖霄被執。自成執復振,進圍綏德,欲東渡河,山西兵遏之。復西掠米脂,呼知縣邊大綬,曰:「此吾故鄉也,勿虐我父老。」遺之金,令修文廟。將襲榆林,河水驟長,賊淹死甚眾,乃改道,從韓城而西。時象升及大樂、寬等皆入援京師。孫傳庭新除陝西巡撫,銳意滅賊。秋七月,擒迎祥於盩啡,獻俘闕下,磔死。於是賊黨乃共推自成為闖王矣。是月,犯階、徽。未幾,出、隴,犯鳳翔,渡渭河。
  5. ^ 《明史 卷二百六十二 列傳第一百五十 孫傳庭》:當是時,賊亂關中,有名字者以十數,高迎祥最強,拓養坤黨最眾,所謂闖王、蠍子塊者也。傳庭設方略,親擊迎祥於盩厔之黑水峪,擒之,及其偽領哨黃龍、總管劉哲,獻俘闕下。
  6. ^ 《明朝那些事兒(柒)·大結局 第十七章 奇跡 子午谷》. :崇禎九年(一六三六)七月,高迎祥率領全部主力,衝入了子午谷,從這裡,他將迅速到達西安。但他不知道,這條路還通往另一個地點——地獄。子午谷之所以是小路,是因為很小,對高迎祥而言,這句話絕對不是廢話。由於道路狹窄,而且天降大雨,他的幾萬大軍,走了好幾天,才走了一半,人困馬乏,物資損失嚴重。//而他唯一可能的選擇,只有子午谷。所以在撤離漢中,在子午谷的黑水峪耐心等待,因為他知道,艱苦跋涉之後,出現在他面前的高迎祥,是十分脆弱的。總攻隨即開始,就人數對比而言,高迎祥的手下,大約在五萬人以上,孫傳庭兵力無法考證,估計在兩萬人左右,狹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