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相 (汉朝)

汉朝

魏相(?-前59年),字弱翁,是西汉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其出身濟陰郡定陶,後遷居平陵。魏相早年歷任各地方官員,治理郡縣有方。汉宣帝即位後,徵召魏相為大司農,後升任御史大夫,並於地节三年接替老病退休的韋賢丞相,獲封高平侯。魏相為人嚴明剛毅,正直不阿,在其任相期間,他與丙吉兩人同心輔政,使朝政清明,百姓安樂。神爵三年,魏相去世,谥号「憲」,榮列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1]

生平编辑

懲治門客编辑

魏相年輕時研讀《易经》,曾在裡擔任卒吏,後被推舉賢良,因在對策答問中名列前茅,而成為茂陵縣县令。某日,御史大夫桑弘羊門下的賓客來到茂陵,詐稱御史大大桑弘羊將要來到客舍。由於當地的县丞遲遲未拜見該名門客,門客竟為此勃然大怒,擅自把縣丞綑綁起來。而魏相懷疑是這名門客私下搗鬼,因此將他逮捕,並仔細審問其犯下的罪行,最終依律判處這名門客死刑,此後茂陵的治安變得相當良好[1]

因故獲罪编辑

之後魏相遷升為河南郡太守,任上禁止奸邪之事,地方豪強對其相當敬畏。此時朝中的丞相田千秋病逝,而田千秋的兒子正好擔任雒陽武庫令,他眼見自己的父親辭世,而魏相治理郡事又十分嚴苛,擔憂時間久了會因此獲罪,於是便自行辭去官職。魏相派身邊的輔佐官吏前去追喊他回來,但田千秋的兒子依舊是不肯復職。魏相含恨說道:「大將軍霍光聽到武庫令辭官的消息,必定會認為我是因為丞相已死而不禮遇他的兒子。那些當朝的權貴們也會為此事而非議我,危險啊!」田千秋的兒子回到長安後,霍光果然因此責備魏相說:「幼主(汉昭帝)才剛即位,函谷关是保衛京師最堅固之處,武庫是精良的兵器所聚藏的地方,所以才派丞相的弟弟當函谷關的都尉,讓丞相的兒子做武庫的長官。現在河南太守不深思國家的大策方針,只看到丞相死去便斥逐他的兒子,多麼淺薄啊!」[1]

後來有人控告魏相濫殺無辜,這件事交到了主管的官署手中。河南兵卒中的都官共二三千人,極力阻攔霍光懲罰魏相,他們上書稱願意再多留守一年,來替太守魏相贖罪。河南的老弱百姓約一萬多人守著函谷關要求入關向皇帝上書,守關的官吏把此事往上呈報,而霍光仍因武庫令辭官一事的緣故,決定把魏相交給廷尉治罪。魏相被關押在監獄裡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過了冬天,正巧碰上朝廷大赦才出獄。之後朝廷再次下詔起用魏相為茂陵縣令,並升遷為揚州刺史。後來朝廷考查各郡國的國相們,許多人被因此貶退。魏相與當時擔任光祿大夫丙吉交好,丙吉寫信給魏相說:「朝廷已深切了解你的行為與政績,快要重用你了。希望你處事謹慎持重,不露鋒芒。」魏相認為丙吉的話頗有道理,因而收斂起自己的威嚴。擔任刺史二年後,魏相被徵召為諫大夫,又轉任河南太守[1]

封侯拜相编辑

數年過後,汉宣帝即位,詔令魏相入朝擔任大司農,後來又升遷為御史大夫。四年後,大將軍霍光病逝,皇帝追思霍光的功勞與德行,任命他的兒子霍禹右将军,讓霍光的侄子樂平侯霍山掌領尚书省事務。魏相通過平恩侯許廣漢向皇帝上書說[1]

另外按照過去的規定,凡是上書給皇帝者都要把奏摺寫成二份,其中一份為副本,而掌領尚書省事務的官員經常在先開閱副本後,如果認為奏疏的內容不當,就擱置起來不上報給皇帝。因此魏相又藉由許廣漢進言廢除副本的制度,避免出現被官員阻擋下來的情況[1]

漢宣帝在看完魏相的奏疏後認為他的建議良善,便將魏相調任為給事中,全數採納其在奏書中所寫的主張。霍顯謀殺許皇后之事才因此被皇帝得知。漢宣帝隨後罷黜霍禹、霍雲、霍山等三名霍家的侯爵,命令他們回到宅第,他們的親屬也被外調為官吏。此時丞相韋賢因為年老有病而請辭,魏相於是接替韋賢擔任丞相,並受封高平侯,賜給食邑八百戶。霍氏家族對魏相既怨恨又畏懼,他們打算假稱上官太后的詔令,先把丞相魏相召來殺害,然後廢黜漢宣帝的皇位。事情被揭露後,霍氏一族被族滅。此後漢宣帝才得已開始親自處理朝廷政事、勵精圖治、選任賢臣,而魏相作為丞相統領百官,甚得漢宣帝的歡心[1]

諫阻出師编辑

元康年間,匈奴派兵向駐紮在车师屯田的漢朝軍隊,發動了一次失敗的攻擊。漢宣帝與後將軍赵充国等人商議,打算趁著匈奴此時勢力衰弱的時候,派兵攻打匈奴右地,使他們不敢再度騷擾西域。魏相向皇帝上諫書說[1]

漢宣帝最終聽從了魏相的建議,沒有發兵征討匈奴[1]

陳疏國策编辑

魏相通曉《易经》,知曉正宗的師法,他喜愛觀看漢朝的舊事和大臣們對答機宜的奏章,認為當今與過去制度不同,現在只是要奉行過去的方法制度罷了。因此他多次條陳漢朝建國以來處理事情的妥善方法,以及賢臣贾谊晁错董仲舒等人的言論,奏請漢宣帝予以施行,説[1]

漢宣帝聽從了魏相的建議,並予以施行。魏相又多次選取《易陰陽》和《明堂月令》裡的章節上奏給漢宣帝,説[1]

魏相多次上書,陳説該做的事情,漢宣帝採納並施行了他的建議[1]

病逝任上编辑

魏相命令掾史查訪各郡國的事務以及休沐完畢回到官府時,就禀報各處發生的異聞奇事與反叛的賊寇和自然災害變故,若郡守不上奏,魏相總是向皇帝上奏說明情況。當時丙吉擔任御史大夫,與魏相同心輔政,漢宣帝對兩人皆十分器重。魏相的性情嚴峻剛毅,不如丙吉為人寬和。魏相擔任執政九年,於神爵三年逝世,谥号「憲」。魏相死後,他的爵位由其子魏弘承襲,後來魏弘在甘露年間因犯罪而被削爵為關內侯[1]

評價编辑

  • 班固:孝宣中興,丙、魏有聲。是時,黜陟有序,眾職修理,公卿多稱其位,海內興於禮讓。覽其行事,豈虛乎哉[1]
  • 李德裕:魏相、薛广德持重守正,弼諧盡忠,可謂得宰相體矣[2]
  • 解縉:漢朝好宰相,以前數萧何曹参,以後只數魏相、丙吉[3]
  • 成海應:魏相之爲相,專持大體,其諫伐匈奴者。止黷兵也,奏賢臣賈董等所言者,廣忠益也,表采易陰陽,及明堂月令者,重天道也,凡風雨災變,民生疾苦,無不奏言者,其意藹然真得儆戒之意,中興之治,所裨佐者大矣,但因平恩侯許伯奏事,以傾霍氏,故有所陳說,輒請戚里相議,爲彼與國同憂樂,故使議其得失,然彼之計慮,豈與朝廷大臣趙充國、張敞等者相比哉,且啓外戚干政之漸,此爲疵也[4]

參考文獻编辑

前任:
田廣明
西汉御史大夫
前71年-前67年
繼任:
丙吉
前任:
韋賢
西汉丞相
前67年-前59年
繼任:
丙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