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鲍息鲍氏鮑叔牙的後代,鮑國的玄孫、鮑牧之子。中國春秋時期齊國的大夫。

鲍息
鲍氏
时代 春秋
国家 齊國
身份 齊國大夫
鮑牧

前487年,齊悼公用計騙鮑牧自願流放至潞地,在那裏誅殺他[1]。悼公誅殺鮑牧後,立其子鮑息為大夫,以存鮑叔牙之祀。

前485年,鮑息與悼公有殺父之仇,田成子田常唆使鮑息弒殺齊悼公,立其子公子壬為國君,是為齊簡公[2]

前484年,在吳國討伐齊國前,吳王夫差聽信為伯嚭所讒,而不聽伍子胥「聯齊抗越」的主張。伍子胥趁便出使齊國時,將兒子託付於鮑息,改為王孫氏。艾陵之戰結束回吳國後,夫差知道此事,贈劍賜伍子胥自盡。[3][4]

前481年,田常弒殺簡公和闞止,立簡公弟姜驁為齊平公[5]。五年後,齊國國政皆歸田常主理。田常於是盡誅鮑氏、晏氏及公族之強者[6]

參考文獻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八年》:鮑牧又謂群公子曰,使女有馬千乘乎,公子愬之,公謂鮑子,或譖子,子姑居於潞以察之,若有之,則分室以行,若無之,則反子之所,出門,使以三分之一行,半道,使以二乘,及潞,麇之以入,遂殺之。
  2. ^ 卷三十二 齊太公世家 第二》:鮑子與悼公有郤,不善。四年,吳、魯伐齊南方。鮑子弑悼公,赴于吳。
  3.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十一年》:吳將伐齊,越子率其眾以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饋賂,吳人皆喜,唯子胥懼曰,是豢吳也夫,諫曰,越在我,心腹之疾也,壤地同面有欲於我,夫其柔服,求濟其欲也,不如早從事焉,得志於齊,猶獲石田也,無所用之,越不為沼,吳其泯矣,使醫除疾,而曰必遺類焉者,未之有也,盤庚之誥曰,其有顛越不共,則劓殄無遺育,無俾易種于茲邑,是商所以興也,今君易之,將以求大,不亦難乎,弗聽,使於齊,屬其子於鮑氏,為,反役,王聞之,使賜之屬鏤以死,將死,曰,樹吾墓檟,檟可材也,吳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毀,天之道也。
  4. ^ 卷三十一 吳太伯世家 第一》:越王句踐率其眾以朝吳,厚獻遺之,吳王喜。唯子胥懼,曰:「是棄吳也。」諫曰:「越在腹心,今得志於齊,猶石田,無所用。且盤庚之誥有顛越勿遺,商之以興。」吳王不聽,使子胥於齊,子胥屬其子於齊鮑氏,還報吳王。吳王聞之,大怒,賜子胥屬鏤之劍以死。將死,曰:「樹吾墓上以梓,令可為器。抉吾眼置之吳東門,以觀越之滅吳也。」
  5. ^ 卷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 第十六》:田常既殺簡公,懼諸侯共誅己,乃盡歸魯、衛侵地,西約晉、韓、魏、趙氏,南通吳、越之使,脩功行賞,親於百姓,以故齊複定。
  6. ^ 卷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 第十六》:田常言於齊平公曰:「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罰人之所惡,臣請行之。」行之五年,齊國之政皆歸田常。田常於是盡誅鮑、晏、監止及公族之彊者,而割齊自安平以東至琅邪,自為封邑。封邑大於平公之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