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鲍牧鲍氏,鮑叔牙的後代,鮑國的曾孫。中國春秋時期齊國的大夫。

鲍牧
鲍氏
时代 春秋
国家 齊國
身份 齊國大夫
逝世日期 前487年
子女 鮑息

前490年,齊景公病重,授命國夏高張立少子公子荼為太子,放逐群公子,遷他們至東萊。景公死後,國夏與高張共立荼為國君,是為晏孺子,國夏、高張左右秉政。前489年六月,田乞表面上與兩位上卿關係融洽,暗地裡從恿大夫們及早謀反,大夫們畏懼國、高兩家,所以都聽從田乞。於是,田乞與鮑牧率兵進宮叛亂,攻打高、國兩家。高張知道後與國夏一起營救晏孺子。孺子的軍隊很快被打敗,田乞乘勝追擊國夏,國夏逃亡到莒國。軍隊返回,殺死高張,晏圉及弦施奔魯[1][2]。於是鮑牧為右相,陳乞為左相,立國書高無平以繼國、高二氏之祀。與此同時,安孺子只得數歲,聽命於眾大臣,不能自立。田乞用計逼鲍牧及眾大夫擁立公子陽生為國君,是為齊悼公。將安孺子安置於駘,隨後將其弒殺[3][4]

當初,悼公出走魯國時,季康子曾把妹妹季姬許配給悼公為妻,悼公即位後,派人去接季姬回齊國,因季姬把她與季康子的叔父季魴侯私通的事告訴季康子,季康子不敢把她送到齊國。悼公大怒,於前487年五月發動齊鮑牧攻魯之戰,派鮑牧率齊軍伐魯國,取讙及闡兩地[5]

其後,鮑牧問眾公子是否願意擁有千乘戰車而成為君主。不料公子們把這些話告訴悼公,悼公便用計騙鮑牧自願流放至潞地,在那裏誅殺他[6]

悼公誅殺鮑牧後,立其子鮑息為大夫,以存鮑叔牙之祀。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六年》:齊陳乞偽事高國者,每朝必驂乘焉,所從必言,諸大夫 曰,彼皆偃蹇,將棄子之命,皆曰,高國得君,必偪我,盍去諸,固將謀子,子早圖之,圖之莫如盡滅之,需事之下也,及朝,則曰,彼虎狼也,見我在子之側,殺我無日矣,請就之位,又謂諸大夫曰,二子者禍矣,恃得君而欲謀二三子,曰,國之多難,貴寵之由,盡去之而後君定,既成謀矣,盍及其未作也,先諸作而後悔,亦無及也,大夫從之,夏,六月,戊辰,陳乞鮑牧及諸大夫以甲入于公宮,昭子聞之,與惠子乘如公,戰于莊,敗,國人追之,國夏奔莒,遂及高張晏圉,弦施來奔。
  2.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景公太子死,后有寵姬曰芮子,生子荼。景公病,命其相國惠子與高昭子以子荼為太子。景公卒,兩相高、 國立荼,是為晏孺子。而田乞不說,欲立景公他子陽生。陽生素與乞歡。晏孺子之立也,陽生奔魯。田乞偽事高昭子、國惠子者,每朝代參乘,言曰:「始諸大夫不欲立孺子。孺子既立,君相之,大夫皆自危,謀作亂。」又紿大夫曰:「高昭子可畏也,及未發先之。」諸大夫從之。田乞、鮑牧與大夫以兵入公室,攻高昭子。昭子聞之,與國惠子救公。公師敗。田乞之眾追國惠子,惠子奔莒,遂返殺高昭子。晏(孺子)[圉]奔魯。
  3.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田乞使人之魯,迎陽生。陽生至齊,匿田乞家。請諸大夫曰:「常之母有魚菽之祭,幸而來會飲。」會飲田氏。田乞盛陽生橐中,置坐中央。發橐,出陽生,曰: 「此乃齊君矣。」大夫皆伏謁。將盟立之,田乞誣曰:「吾與鮑牧謀共立陽生也。」鮑牧怒曰:「大夫忘景公之命乎?」諸大夫欲悔,陽生乃頓首曰:「可則立之,不可則已。」鮑牧恐禍及己, 乃復曰:「皆景公之子,何為不可!」遂立陽生於田乞之家,是為悼公。乃使人遷晏孺子於駘,而殺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為相,專齊政。
  4.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六年》:冬,十月,丁卯,立之,將盟,鮑子醉而往,其臣差車鮑點,曰,此誰之命也,陳子曰,受命于鮑子,遂誣鮑子曰,子之命也,鮑子曰,女忘君之為孺子牛,而折其齒乎,而背之也,悼公稽首曰,吾子奉義而行者也,若我可,不必亡一大夫,若我不可,不必亡一公子,義則進,否則退,敢不唯子是從,廢興無以亂,則所願也,鮑子曰,誰非君之子,乃受盟,使胡姬以安孺子如賴,去鬻姒,殺王甲,拘江說,囚王豹于句竇之丘,公使朱毛告於陳子曰,微子則不及此,然君異於器,不可以二,器二不匱,君二多難,敢布諸大夫,僖子不對而泣,曰,君舉不信群臣乎,以齊國之困,困又有憂,少君不可以訪,是以求長君,庶亦能容群臣乎,不然,夫孺子何罪,毛復命,公悔之,毛曰,君大訪於陳子,而圖其小,可也,使毛遷孺子於駘,不至,殺諸野幕之下,葬諸殳冒淳。
  5.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八年》:五月,齊鮑牧帥師伐我,取讙及闡。
  6. ^ 春秋左氏傳 哀公八年》:鮑牧又謂群公子曰,使女有馬千乘乎,公子愬之,公謂鮑子,或譖子,子姑居於潞以察之,若有之,則分室以行,若無之,則反子之所,出門,使以三分之一行,半道,使以二乘,及潞,麇之以入,遂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