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麴斌造寺碑麴氏高昌时期的汉文碑铭,全称为《宁朔将军麴斌造寺碑》,现已遗失。

历史编辑

麴斌造寺碑出土于公元1911年的吐鲁番地区三堡(现哈拉和卓)。一位农民在犁地的时候发现了它,由于石碑沉重难以运输,导致其断成两截并损失一些文字。运往迪化市(现乌鲁木齐)后,先放置在荷花池处后移往将军府,这期间有损失一些文字。建立碑亭时,石碑两侧的文字被镶嵌入墙壁中,又失去两行字[1]。考古学家黄文弼曾于1928年见到过此碑并重新拓之拓本,1944年黄文弼再次来到新疆时,此碑已下落不明[2]

简介编辑

麴斌造寺碑碑长2尺9寸(约0.967米),宽2尺3寸(约0.767米)。碑分阴阳两面,碑阳记述鞠斌,字斌芝也就是建碑者的父亲生前建造佛寺的 “ 功德 ” 。碑阴则记载着鞠斌施产造寺时所订契约,契约立于麹宝茂建昌元年。碑始建于麴乾固延昌十五年,建碑者为鞠亮[3]。两面碑文是涉及到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史料,后人在麹氏高昌与游牧民族关系、高昌土地问题、高昌国僧尼的社会角色等方面的研究都以此为证据[3][4][5]。黄文弼依据此碑文作《高昌麴氏纪年》与《高昌官制表》[6]

参考资料编辑

  1. ^ 张春海. 黄文弼两访高昌. 中国社会科学报 (471期). 2013年7月5日 [2019-06-13]. 
  2. ^ 黄文弼. 吐鲁番考古记 (01): 77. doi:10.20676/00000298. 
  3. ^ 3.0 3.1 马雍. 麹斌造寺碑所反映的高昌土地问题. 文物. 1976, (12): 51–58. doi:10.13619/j.cnki.cn11-1532/k.1976.12.007. 
  4. ^ 王欣. 麹氏高昌五国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关系. 西北民族研究. 1992, (02): 195–203. 
  5. ^ 姚崇新. 在宗教与世俗之间:从新出吐鲁番文书看高昌国僧尼的社会角色. 西域研究. 2008, (01): 45–60+147. doi:10.16363/j.cnki.xyyj.2008.01.017. 
  6. ^ 新疆台办. 麴斌造寺碑之谜. 新疆台办. [2019-06-1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