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语支

壮侗语系下属的一个语支

黎语支侗台语系的一支。分布在海南岛中部和西部。由黎族使用,人数80万。有黎语加茂語两种语言,其中黎语又分为多个方言。需要注意的是,黎语与闽语的黎话(属汉藏语系汉语族)并不相同。

黎语支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
区域海南
族群黎族
母语使用人数66.7万(1999)[1]
語系
壮侗语系
  • 南支?
    • 黎语支
早期形式
原始黎语(构拟)
  • 黎语支
語言代碼
ISO 639-3兩者之一:
lic – 黎语
cuq – 仡隆语
ISO 639-6llaq
Glottolognucl1241[2]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黎语支的语言普遍没有文字,直到1950年代黎语支哈方言才开始有基于拉丁字母的文字系统。关于哈方言罗活土语的书写系统的内容可以在“黎语在线学习”网站查看和学习。此外,维基百科英文词条哈方言语法纲要中亦有对哈方言书写系统的介绍。

分类编辑

Norquest (2007)给出的黎语支分类如下。[3]不同的语言以粗体标识。共有约75万名黎语使用者。

  • 原始黎语
    • 黑土土语 –7.3万
    • 泛黎语
      • 哈炎(中沙)土语 –19.3万
      • 中部黎语
        • 东部– 34.4万
          • 保定土语 –16.6万,书面语的基础
          • 杞方言 –17.8万
            • 通什土语 –12.5万
            • 堑对土语 –2.9万
            • 保亭 –2.4万
        • 北部–13.65万
          • 西北–6.25万
          • 东北–7.4万
            • 美孚方言–3万
            • 闰语,也称本地话 –4.4万
              • 白沙土语 –3.6万
              • 元门土语 –8千

府玛方言只在昌城北部的1个村使用。1994年有约800名使用者。[4]

加茂语(5.2万)是种异常的壮侗语,有着黎语的上层和非黎语的底层。

此外,与黎语有强烈亲缘关系的尚有以下方言:

  • 那斗话[5]
  • 谟话(又称“昌感村话”)[6][7]

构拟编辑

原始黎语是基于历史语言学比较法构拟出的黎语支共同祖先。原始黎语构拟方案有Matisoff (1988)、Thurgood (1991)、Ostapirat (2004)和Norquest (2007)。

音系编辑

下表给出了现代黎语方言的音系特征:[8][9][10]

辅音编辑

唇音 唇齿音 齿龈音 龈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普通 唇化 普通 唇化 腭化
塞音 清音 p t ȶ k ʔ
送气 kʰʷ
浊音 ɡ ɡʷ
内爆音 ɓ ɗ
塞擦音 清音 t͡s
送气 t͡sʰ
擦音 清音 f (s) x h
浊音 v z ɣ
边音 ɬ
鼻音 m ɱ n ȵ ŋ ŋʷ
颤音 r
近音 l ˀj ˀw
  • [ɣ]可以有/ɡ/的同位异音。
  • [ɬ][f]主要出现在声母。[ɬ]也可实现为[tɬ]
  • [x]、[ɣ]主要出现在Xifang方言。
  • /t͡s//t͡sʰ//z/在许多方言中实现为龈腭音[t͡ɕ][t͡ɕʰ][ɕ]
  • /r/可以有[ɾ, dɾ]的同位异音。

元音编辑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高元音 i ɯ u
中元音 e ə o
ɛ ɔ
低元音 a
  • 在其他黎语方言中/a, i, e, o/可以有[ɐ, ɪ, ɛ, ɔ]的同位异音。
  • 元音/ɛ//ɔ/在白沙方言和加茂语中常见。
  • /ə/出现在某些方言中。

历史编辑

梁&张(1996:18-21)[11]推断黎语支故地在雷州半岛,估计黎族跨过琼州海峡抵达海南岛是在距今约4,000年前。[11]


另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黎语于《民族语》的链接(第18版,2015年)
    仡隆语于《民族语》的链接(第18版,2015年)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Nuclear Hlaic.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Norquest, Peter K. A Phonological Reconstruction of Proto-Hlai (Ph.D.论文). University of Arizona. 2007. hdl:10150/194203 . 
  4. ^ Funa (PDF) –通过asiaharvest.org 
  5. ^ 符镇南. 黎语的方言岛——那斗话. 民族语文. 1990. 
  6. ^ 李敬忠. 谈海南谟话的归属. 广东民族学院学报. 1989 [2017-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8). 
  7. ^ 符镇南. 海南岛西海岸的“村话”. 民族语文. 1983 [2017-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8). 
  8. ^ Ostapirat, Weera. The Hlai Language. Diller, Anthony V. N.; Edmondson, Jerold A.; Luo, Yongxian (编). The Tai-Kadai Languages.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2008: 623–652. 
  9. ^ Yuan, Zhongshu 苑中树 (编). Líyǔ yǔfǎ gāngyào 黎语语法纲要 [An Outline of Li Grammar]. Beijing: Zhongyang minzu daxue chubanshe. 1994: 1–10 (中文). 
  10. ^ Ouyang, Jueya 欧阳觉亚. Líyǔ jiǎnzhì 黎语简志 [Description of the Li language]. Beijing: Minzu chubanshe. 1980 (中文). 
  11. ^ 11.0 11.1 Liang, Min 梁敏; Zhang, Junru 张均如. Dòng tái yǔzú gàilùn 侗台语族概论 [An Introduction to the Kam–Tai Languages]. Beijing: Zhongguo she hui ke xue chubanshe. 1996. ISBN 9787500416814 (中文). 

更多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