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黎質

黎質越南语Lê Chất黎質;1769年-1826年8月14日),本名黎宗质越南语Lê Tông Chất黎宗質),避紹治帝諱改稱“黎質”,越南軍事人物。原為西山朝將領,後投奔舊阮,成為阮朝初期的重要將領。

生平编辑

黎質出生在平定府符美縣(今平定省符美縣)。越南爆發西山起義之後,黎質前去投奔西山軍,因能征善戰而逐漸升為都督司隸黎忠愛其才,把女兒黎氏瑳嫁給了黎質。黎質在西山軍中驍勇善戰,舊阮軍每與交戰,多為所敗。

1795年,西山朝發生內亂,武文勇殺死專權的太師裴得宣。此後武文勇與另一位將軍陳光耀又發生內訌。黎質看到西山朝的衰敗,多次勸說黎忠投奔舊阮,但黎忠一直猶豫不決。於是黎質在1797年阮福映北伐期間,同延慶城的舊阮先鋒營阮文性私下勾結,欲綁架黎忠獻歸仁城投降。阮福映認為黎質為人狡猾,對此半信半疑。因此黎質的計謀失敗。而黎忠後來也知道了這件事,斥責了黎質,黎質不敢再輕舉妄動。

翌年,歸仁城的孝公阮寶欲獻城投降,但遭景盛帝阮光纘的殺害,這就是小朝之變。阮光纘懷疑黎忠也參與了密謀,將黎忠逮捕殺害;又派人去逮捕黎質,黎質用毒酒殺死了一名與自己長得相像的僕人,讓阮光纘以為自己自殺身亡,自己則躲了起來。這不僅矇騙了阮光纘,連黎質的親生母親陶氏都被騙了,痛哭失聲。黎質得以躲過西山朝的追殺,攜母親妻小逃往茶同山(在今廣義省)隱居。待風聲過後,黎質投奔西山朝歸仁的總管黎文清,受到黎文清的器重。1799年阮福映率大軍攻打歸仁的時候,黎質率其部眾百餘人投奔舊阮的武性。阮福映命武性將黎質的家眷接到嘉定(今胡志明市)。黎質在此次攻打歸仁城中立下大功,他得到了守將阮文應逃跑的情報,在途中截擊,大破之。歸仁鎮守黎文清、尚書阮太樸獻城投降。阮福映改歸仁城為平定城,揀選三縣軍設置御林軍五屯,以黎質為左屯都統制,為武性部將。

1800年,西山朝派陳光耀武文勇圍攻歸仁。武性認為黎質是新附之將,對其不信任,派黎質率部回嘉定待命。翌年隨阮福映北上支援,黎質皆死戰。御林軍右屯都統制徐文昭本是西山朝降將,此時趁機率部投奔西山朝。這使黎質非常不安,欲向阮福映辯解,說明自己的忠誠。但阮福映卻說徐文昭的叛逃可能是思鄉心切的緣故,並說自己對黎質絕對信任,還命人厚賜黎質的家屬。黎質非常感動。1801年,西山朝參督范文恬攻破富安,欲切斷舊阮的糧餉供應。黎質奉命征討,大破范文恬於會安。同年阮福映率軍攻打富春(今順化),黎質與黎文悅為先鋒。西山朝駙馬范文治據山頑抗,黎文悅採納黎質的建議,從背後襲擊西山軍,迫使范文治逃跑。景盛帝阮光纘向北逃跑。阮福映命黎質率步兵、阮文張率水兵追擊,至南布政之地,阮光纘已渡江逃跑,二人只得班師而歸。有人告發黎質鳴鼓徐行,導致了阮光纘的逃脫,但阮福映不信。

而此時西山朝的陳光耀、武文勇正在圍攻歸仁,得知富春失守,遣司寇定率軍回援。黎質、黎文悅在中途截擊,司寇定大敗,逃往哀牢,旋即死去。其部將黎文慈投降。黎文慈是黎質妻子的長兄,黎質盡數收編了被俘和投降的西山軍,勢力得到壯大。黎質、黎文悅、宋曰福又率軍援歸仁,途中大破西山軍於廣義。在這次戰鬥中,黎質與黎文悅成為好友,黎文悅對黎質言聽計從。阮福映對二人成為好友甚為高興,希望他們協力效忠於自己。同年秋,黎質被封為郡公。1802年,黎質升欽差掌後軍、平西將軍,與黎文悅率步兵討伐西山朝,擒阮光纘而歸。阮福映登基稱帝,改元嘉隆,建立阮朝。阮朝的老將鄧陳常等人對新附之將黎質成為平西將軍頗有異議,但嘉隆帝不以為然。

1803年,黎質與范文仁阮文謙負責營造順化皇城

1810年,北城總鎮阮文誠為奔母喪而辭職。阮黃德成為新的總鎮。黎質為協總鎮、范如登為參協總鎮。在任期間曾鎮壓北城的叛亂。1818年被任命為北城總鎮。黎質請求辭職,但不准。1826年,黎質之母陶氏死去,黎質辭職回鄉奔喪。明命帝以協總鎮阮文慎代其總鎮之職,黎質仍掌後軍,回鄉奔喪。同年黎質也逝世,明命帝輟朝三日悼之,厚賜財帛,追贈少傅忠毅

1836年,吏部左侍郎黎伯秀追參黎質生前言行不道、不臣,並擬定其死罪六條、大罪十條。明命帝准奏,命平富總督武春謹夷平黎質墓,在墓的原址上豎立石碑,上書“奸臣黎質伏法處”。其諡號和官爵被剝奪,家産被籍沒。其妻黎氏瑳,子黎瑾黎張黎常黎騎等皆斬首處死。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