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賓動語序

语序类型
(重定向自SOV
語序 數目 (2005) 百份比 (2005) 數目 (2013) 百份比 (2013)
SOV 497 40.5% 565 41.0%
SVO 435 35.4% 488 35.4%
VSO 85 6.9% 95 6.9%
VOS 26 2.1% 25 1.8%
OVS 9 0.7% 11 0.8%
OSV 4 0.3% 4 0.3%
非固定 172 14.0% 189 13.7%

凡是在句子中,主语(S)、宾语(O)、动词(V)按照“主-宾-动”的顺序排列,这种语序就是主宾动语序(SOV,Subject–Object–Verb)。

在众多的自然语言中,此種語序為最常見者。

語序為SOV的语言傾向於後置詞之用,而非前置詞,以說明名詞的含義,且通常將助動詞置於動作動詞之後。一些語言擁有句意标志以分辨主詞和受詞等,例如日语的「」和「」。語序為SOV的语言在指名去向、時間等時使用時間─經由─地點的順序。

此種語序廣泛分佈於世界語言中,尤其在東南亞和中東以外的亞洲、除了北部海岸地區外的新幾內亞、除了西岸和中美洲地區的北美洲以及澳大利亞等地更是如此。[1]

各語言的語法编辑

漢語族编辑

漢語族語言多為SVO語序。從有文獻記錄以來即如此,然不曾為典型SVO。或謂原始漢藏語為SOV,故上古漢語有所體現,文言文中的例子可举「主义是从」(遵从主义)、「唯你是问」(唯问你)等。今之漢語族語言多為SVO語序,某時或某種語言可用SOV句型,但並非每個動詞皆可,此SOV實為STV。是以吳語爲典型,例:上海「儂字識𠲎?」(較普通話「你識字嗎?」)。普通話白話文裡的「把」、「將」(放在被修飾的名詞前)和文言文的「是」(放在被修飾的名詞的後面)有時用做賓語提前,而此時这些句子的語序即為SOV,像「山姆把橘子給吃了」,「山姆」為主語,「橘子」為賓語,「把」為賓語提前,「吃」為謂語。但也可以说「把橘子」是介宾短语作状语,这样漢語的語序就仍然是SVO。

而在铁路系统内的车机联控语言用语也存在较多的主宾谓结构,比如:「电力客车直99次五里墩站幺道通过」,以突出呼叫的“主体地位”[2]

歐洲主要語言编辑

德语荷蘭語的语法,在為主句且主句只有一個動詞時,語序為SVO。而在從屬句中、及有助動詞時,其語序則為SOV(助動詞放之前動詞的位置),因此德语和荷蘭語的語序有時候也是SOV。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等皆為SVO語序的語言,但當宾语(直接宾语間接宾语)為代名詞時語序變為SOV,例:"La vierge Marie vous regarde"(直譯:聖母瑪莉亞·你們·看著)這句法語中,「Marie」是主語,「vous」是賓語,「regarde」是謂語,因此這句話的意思是:「聖母瑪莉亞看著你們」。這種用法有時(縱使非常少用)也用於英語的,尤其是威廉·莎士比亞的詩中。

日語编辑

日语中一个典型的例子:「私は箱を開ける」(我·箱子·打开)的意思是「我打开箱子」。在这个句子中,「」(watashi)是主语,意思是「我」,它从属于句意标志(wa)。(hako)作为宾语,意思是「箱子」,从属于(wo)这个宾语标志。開ける(akeru)是动词,并且结束整个句子,意思是「打开」。

朝鲜语(韩国语)编辑

朝鲜语韩国语)的範例如下:
저는 김치를 먹어요.
此句直譯為:我·泡菜·吃。
此句意思是:我吃泡菜。

滿語编辑

滿語的範例如下:

ᠰᡝᠨᠠSena ᡳᠨ᠋ᡴ᠌ᡨ᠌ᡵᡳingtori ᠪᡝbe ᠵᡝᠮᠪᡳjembi

此句直譯為:星奈·櫻桃·(賓語標明)·吃。

漢譯則為:星奈吃櫻桃。

拉丁語及俄語编辑

拉丁语俄語屈折语,因此六種語序都可使用,譬如此句(拉丁語),「servus puellam amat」,意思為 「这个奴隶爱那个女孩」。這裡的「servus」是主語,「puellam」是賓語,「amat」是動詞。

以SOV為主要語序的语言编辑

另外,許多種類的手語也使用此種語序。

參見编辑

參照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12-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9). 
  2. ^ 车机联控语言——铁路行车领域“共同语言”的研究 (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