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OdysseyIthaka.png

Rara temporum felicitas,
ubi quae sentire velis
et quae sentias dicere licet
-Gaius Cornelius Tacitus

当你能够感觉你愿意感觉的东西,
能够说出所感觉到的东西,
这时是非常幸福的时刻。
--塔西佗



維基助理主編
維基內容專家
8級維基創作獎







我是第7073位维基人,资格较低,我的兴趣多变,经常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瞎写,资料也不足,可能有许多不够准确或不够中立的地方,好在有许多维基人帮助修正,而且这也不是严格地学术会议。不过维基还是挺令人感兴趣的,在这个过程中也确实学习了不少新东西。--方洪渐 07:53 2004年10月21日 (UTC)


Marxhighgate.jpg

虽然我从来也不信仰某种理论或学说,但我认为马克思是一位非常伟大的科学家,社会的进展在不断地验证他在《资本论》中阐述的基本观点:生产关系必须不断地改革以适应持续发展的生产力,否则就会发生革命;没有任何政府干预的纯自由市场经济必然导致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资本以剩余价值的方式剥削工人的血汗。现代所有国家的政府,不论是资本主义体制还是社会主义体制,制定自己的经济政策时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或多或少地采纳马克思的上述理论,虽然绝大多数并不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方洪渐 04:17 2006年12月20日 (UTC)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一生忙忙碌碌地只是想让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更为舒适和安全一些,一个国家政府的主要职责也应该是使全体公民生活的更为舒适和安全一些,包括那些最底层的,不管是什麽原因:没有机会、缺乏教育、没有能力、残疾、甚至是懒惰。所以我觉得那些没有穷人,社会安定的国家,如瑞士北欧国家的政府应该算是最成功的政府,所以我觉得温家宝说的:“一个舰队的整体速度不取决于旗舰,而取决于最慢的船。”是迄今中国历届政府首脑言论中最明智的话,比空洞的“为人民服务”(甚至更为空洞的“三个代表”)要强,那些空洞的话是要冠冕堂皇地将5%的公民剔除出政府要关注、“团结”和“代表”的范围之外。--方洪渐 2007年10月8日 (一) 04:18 (UTC)


三权分立未必是最好的政体,不过是13个分权的殖民地想拥立一个集权的强大的中央政府,又不放心,而留的后遗症,所以孙中山又搞了一个“五权分立”。但人间三种主要的利益—名、利、权却一定应该分由不同阶层的人占有:教授和科学家们享有名望则要放弃金钱和权力;商人和企业家们占有财富则会丧失名誉和权力;官员和政客们具有权力则不应该追求声名和金钱。官员试图攫取金钱会产生贪腐,追求名望必然导致个人崇拜和独裁;商人想要权力则会官商勾结,只有放弃自己的钱财做慈善事业才能获得名誉;科学家追求权力必然产生李森科类的学阀,总想着金钱则伪科学会层出不穷。至于普通百姓只求温饱是不可能获得上述利益的,他们只希望那些精英们能安分些,不要试图同时攫取两种甚至两种以上的利益,这个社会就会更为安定公平一些。--方洪渐 2007年11月12日 (一) 03:10 (UTC)

Bedecke deinen Himmel, Zeus,
Mit Wolkendunst!
Und übe, Knaben gleich,
Der Disteln köpft,
An Eichen dich und Bergeshöhn!
Mußt mir meine Erde
Doch lassen stehn,
Und meine Hütte,
Die du nicht gebaut,
Und meinen Herd,
Um dessen Glut
Du mich beneidest.

Ich kenne nichts Ärmeres
Unter der Sonn als euch Götter.
Ihr nähret kümmerlich
Von Opfersteuern
Und Gebetshauch
Eure Majestät
Und darbtet, wären
Nicht Kinder und Bettler
Hoffnungsvolle Toren.

Da ich ein Kind war,
Nicht wußte, wo aus, wo ein,
Kehrte mein verirrtes Aug
Zur Sonne, als wenn drüber wär
Ein Ohr zu hören meine Klage,
Ein Herz wie meins,
Sich des Bedrängten zu erbarmen.

Wer half mir wider
Der Titanen Übermut?
Wer rettete vom Tode mich,
Von Sklaverei?
Hast du's nicht alles selbst vollendet,
Heilig glühend Herz?
Und glühtest, jung und gut,
Betrogen, Rettungsdank
Dem Schlafenden dadroben?

Ich dich ehren? Wofür?
Hast du die Schmerzen gelindert
Je des Beladenen?
Hast du die Tränen gestillet
Je des Geängsteten?

Hat nicht mich zum Manne geschmiedet
Die allmächtige Zeit
Und das ewige Schicksal,
Meine Herren und deine?

Wähntest du etwa,
Ich sollte das Leben hassen,
In Wüsten fliehn,
Weil nicht alle Knabenmorgen-
Blütenträume reiften?

Hier sitz ich, forme Menschen
Nach meinem Bilde,
Ein Geschlecht, das mir gleich sei,
Zu leiden, weinen,
Genießen und zu freuen sich,
Und dein nicht zu achten,
Wie ich.

宙斯,去把你的天空
布满云雾,
而且象敲掉蓟草头的
顽童一样,
对橡树和山顶逞威风吧!
却不许你碰一碰
我的大地,
我的小屋,
它们不是你创造的,
我的炉灶,
为了炉火,
你曾经嫉妒我。

在太阳下面,还有谁
比你们群神更可怜!
你们仅仅靠着
供奉的牺牲
和祈祷的声音
保持尊严,
若没有孩童和乞丐,
没有那些满怀希望的傻子,
你们就要饿死。

当我还是个孩童,
不知天高地厚,
我张着迷惑的眼睛
向着太阳,好像那上面
有一只耳朵,会听我诉苦,
有一颗心,象我一样,
怜悯受压迫的人。

谁帮过我
对付巨人们的骄横?
谁曾救我脱离死亡,
免于奴役?
一切还不都是依靠自己完成,
依靠那神圣的火热的心?
而那些纯朴的,年轻轻信的,
受到蒙蔽的人们,却对天上的
酣眠者感谢救命之恩?

要我尊敬你?为什么?
你可曾减轻过
负重者的痛苦?
你可曾拭干过
忧心者的眼泪?

把我锻炼成男子汉的,
还不是那全能的时间
和那永恒的命运,
我的、也是你的主宰?

你也许妄想,
我会厌弃人生,
遁入荒野,
因为美丽的梦
没有全部实现?

我坐在这里,
照我的样子造人,
造出跟我相似的种族:
会受苦,会流泪,
会享受,会欢乐
而且一眼也不看你,
象我一样!

—— 歌德: 《普罗米修斯

要真正实行民主,必须首先培养民众的“公民意识”,即少数能真心、甘心服从多数人的决定,哪怕多数人的决定是错误的,即使“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毛泽东语),甚至“多数人永远是错误的”(易卜生语)。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的群众组织实行“巴黎公社式的大民主”,由于缺乏公民意识,形成两派对立,最终导致“全面内战”。现在索马里泰国格鲁吉亚的局势,以及台湾的族群对立,都是由于缺乏公民意识造成的。苏联的解体,两德合并,就比南斯拉夫解体要平稳、顺利的多,证明苏联和德国人的公民意识要比南斯拉夫人强。--方洪渐 (留言) 2009年1月12日 (一) 01:11 (UTC)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什麽“普世价值”,正如从来也不存在什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样,不同地域、种族、文化背景、发展阶段的人群,价值观肯定不同,即使在同一国家,穷人、富人、中产阶级的价值观也不会一致。追求个体竞争能力和自由的老虎,和分工合作,为了集体可以牺牲个体的蚂蚁都是进化树上的成功者,从某些方面看,蚂蚁的进化更为成功,因为它们在动物史上延续的时间更长。人类实际是一种社会性动物,古今中外没有一位追求个人财富、幸福的成功者能被称为英雄,英雄都是那些为了集体牺牲个人的时间、精力、金钱、幸福甚至生命的人,即使是皇帝、国王、元首们,如果不能带领自己的国家变得更为强大、昌盛,也不能被尊称为“大帝”,受到后人的敬仰。“自由”、“平等”都是相对的,即使在最为“平等”的国家,雇员也不敢不服从雇主的意志,士兵也不敢不服从长官的命令,掌握“民主”权力的多数人,也是经常被媒体洗脑和欺骗,过几年就后悔而多变的。恐怕只有当世界混血成为同一民族,没有国家,没有贫富区别时,才会出现“普世”价值。--方洪渐 (留言) 2009年2月6日 (五) 02:46 (UTC)


人是社会性动物,所以生而并无平等和自由,未成年时得服从父母的意志,成年后得服从长官、上级、老板的意志,即使有民主也得服从多数人的意志,只能在法律道德、社会习俗的允许范围内,有一些不能影响他人利益的自由,自由度取决于你占有的“钱”或“权”的量,不过如果想占有更多的钱或权,则必须牺牲自己更多的自由和平等,屈从于上级、顾主、选民、家长或顾客的意志。鲁宾逊只存在于童话中,没有人能独自在“荒岛”中度过“余生”,最后还是要感谢上天,劫后庆幸地回到人群社会中,过没有自由和平等的“幸福”生活。--方洪渐 (留言) 2010年4月7日 (三) 03:25 (UTC)

管理员贡献 编辑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