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列颠社会党

大不列颠社会党(英语: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缩写为SPGB)是英国现存第二古老的政党,仅次于保守党。该党成立于1904年,奉行不可能主义,创立了国际政党组织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该党反对发动暴力革命,不仅仅因为它认为通过暴力革命建立的政权只能够以暴力来维持统治,也是因为它认为在资本主义在世界各地盛行的今时今日发动暴力革命只会以失败告终。该党主张通过选举来实现革命目标和反对改良主义。该党是其中一个最早使用国家资本主义这一术语来描述苏联所奉行的意识型态的政党之一[1]

大不列颠社会党
The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总部52 Clapham High Street
伦敦, SW4 7UN
意识形态经典马克思主义
不可能主义
社会主义
政治立场左翼
官方网站
http://www.worldsocialism.org/spgb/
英国政治
政党 · 选举

历史 编辑

 
缩写为 1905。

受到加拿大社会主义运动中不可能主义的启发,以及随着H.M海因德曼带领部分成员脱离英国社会民主联盟(SDF),大不列颠社会党由此成立。 大不列颠社会党于1904年6月12日正式成立,是英国现存的第二古老社会主义政党。费兹杰罗是大不列颠社会党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骨干成员,他曾是英国社会民主联盟的一员,因为宣扬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而被驱逐出联盟。 时至今日,当前的首要目标依然和当时创始人达成的目标一致。这个目标即:从全社会的利益出发,以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生产和分配财富的手段和工具的民主控制为基础,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体系。 在1904年的9月1日,党刊《社会主义标准》创刊,之后每个月新的一期都会陆续更新。这一年,由于对改良主义存在分歧,社会党脱离了第二国际。 早期的宣传册包含了《社会主义和宗教》,威廉·莫里斯《艺术、劳动力与社会主义》的重印本,《从手工业到资本主义》的译本,卡尔·考茨基的《资本主义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内容。有关费兹杰罗反对自由党(《工人阶级是否应该支持自由党?》,1911年)、社会主义劳动党(《戈万工人开放论坛》,1931年)及埃德加·哈德卡斯尔反对联邦(《社会主义是否应该支持联邦?》,1940年)的言论也在其中。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根据防卫法的第27条和第57条,内政部禁止《社会主义标准》外流。尽管社会党反对包括列宁主义在内的激进意识形态,但《社会主义标准》是英国境内唯一一本刊登了1915年布尔什维克要求停战的报道的出版物。自成立以来,社会党一直反对开战。

在1937年,威廉·柏德金向新西兰议会宣称,《社会主义标准》是大英帝国社会主义阶级内最优秀、最具权威的著作。

战后时期 编辑

二战期间,作为目的明确的反对派,很多党员都尽量避免响应战时征兵的号召,但《社会主义标准》中有关反对开战的内容无可避免被大量删减。到了1945年,大不列颠社会党对克里夫·格罗夫斯参选的第一届大选提出了质疑,二战结束不久后,社会党把总部迁移到克拉珀姆高街,也就是现在总部的所在地。社会党从不进行改革运动,并一直贯彻严格的社会主义宣言精神,致力于寻求强化政府机关的选举方法。

上世纪50年代,大不列颠社会党为党员之间的辩论出版了论坛日志,而这也最终导致了党内主要发言人托尼·特纳的离开。

1969年,大不列颠社会党发布了多语种的《世界社会主义1969》单本。 1975年,一位党员发布了非官方的社会党党史(《纪念碑》,罗伯特·巴尔特罗普)。同年埃德加·哈德卡斯尔和保守派前座议员基思·约瑟夫展开了讨论,在1980年《社会主义标准》还对劳动党前座议员彭东尼进行了采访。 1991年,曾经隶属于早已解散的伦敦分部的部分资深骨干成员,退出了社会党,这其中就包括了埃德加·哈德卡斯尔。其中的大多数成员建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并出版同名的季刊。 2004年,大不列颠社会党出版了书籍《无懈可击的社会主义》(Socialism or Your Money Back),摘录了《社会主义标准》创刊以来的文章。《社会主义标准》04年6月刊是纪念建党100周年的百年刊,这一期对党史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2014年,大不列颠社会党对欧洲议会选举提出了质疑,并在BBC频道首次亮相。社会党的候选人在2015年参加了竞选演说,与杰里米·科尔宾进行了辩论。2016年有报道说,伯尼·桑德斯也是《社会主义标准》的订阅者之一。[2]

意识型态 编辑

该党被认为奉行议会社会主义,其认为只要绝大多数人同意构建社会主义社会,便能够通过议会完全消除国家并立即过渡到社会主义阶段[3]

该党反对参与任何一场战争[4],其声称这些战争都是为资产阶级获取利益一事而被发动的。

该党认为法西斯主义不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避难所,也不是对工人阶级的特殊威胁,而是一种特殊的改革运动[5],该党也不认为反法西斯战争有助实现社会主义,更认为如果工人阶级拥护法西斯主义,那么法西斯主义就会获胜,故此它拒绝加入反法西斯主义阵线[6]

该党声称自身没有领导人,而且反对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托洛茨基主义等等,也反对先锋队论及过渡期论等等,它声称社会主义社会将会是民主的且不受领导的,它亦声称自身所拥护的意识型态与左翼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不完全相同,并且声称苏联、中国古巴等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都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7],这一说法部分地影响了许多托洛茨基主义者对于苏联的看法。

该党声称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在经济方面上的特征[8],而不是像斯大林主义者那样将社会主义解释为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阶段[9],后来正统共产主义者把它称为发达社会主义。值得注意的是 古典马克思主义者及列宁主义者也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他们称资本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社会之间的过渡阶段为无产阶级专政[10],现今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大多亦持有类似的观点[11]

辩论 编辑

该党有着举行辩论会的传统,自1905年起,该党的成员每年都会与来自不同组织、拥护不同的意识型态的人进行公开辩论

抨击 编辑

很多抨击者讽称该党为“西蒙·普雷的正宗品牌”或“好孩子小派对”[12]

一些意见认为该党的行事方式是无效的,该党认为仅仅透过宣传便能够使人们接受社会主义并促使他们构建社会主义社会 而忽视了物质条件等重要因素,而且其没有提出具体的方案,没有解释在面对复杂的问题时如何在没有领导人或国家的情况解决这些问题,又认为透过使大多数人控制议会便能够马上实现社会主义,却没有意识到在实现社会主义之前需要先克服很多困难,而且单纯以宣传的方式使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成为绝大多数人所奉信的意识型态并使社会主义革命同时在世界各地爆发且获得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原因是宣传反社会主义的媒体现今仍然十分常见,而且反对社会主义的国家会致力于压制社会主义传播,该党也认为应该在任何时候都完全坚守民主的原则,但事实上在刚刚过渡到社会主义阶段的时期,资本主义复辟仍然有可能会发生,哪怕只是一小股资本主义势力,也足以扰乱整个社会,尤其是在社会主义在世界上的局部范围内获胜的这种情况下,强大的反社会主义势力将会包围并抑制社会主义势力扩张,在这个时候如果不以专制的方式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发生,便可能会危害到社会主义制度,总括来说,该党的很多观点都是幼稚的和片面的,而且它除了宣传自身的理念之外,根本没有什么作为,也没有提出理想社会的蓝图,因此它缺乏明确的方向。

该党对宗教的批判只集中在西方基督敎身上而忽略了其他宗教[8],而且其对宗教的分析流于表面[13],忽视了很多基督敎徒都认可解放神学理论并致力于发动革命[14][15]基督教圣典《圣经》所记载的一些教诲与马克思主义思想有相通之处[16]这些事实。

该党的立场与很多共产无政府主义组织的立场相似,它们完全反对由国家来控制生产程序,并且声称这是国家资本主义制度而非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在共产无政府主义者看来,苏俄所奉行的意识型态是国有共产主义,它实际上是国家资本主义[17],与科学共产主义完全不同。然而,拥护奥地利马克思主义的著名经济学家鲁道夫·希法亭部长则声称苏联既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极权主义国家,鲁道夫声称资本主义的特征是资本积累,资本家生产产品以获取利润这一行为只是为了生产更多产品以获取更多利润,不断重复这个过程,但国有社会主义国家积累的是生产资料及产品,而这不等同于资本积累,因此苏联积累消费品这一行为不足以证明它是资本主义国家[18]。另一方面,一些认可毛泽东主义及托洛茨基主义部分观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认为苏联是由官僚所控制的,虽然官僚不是资产阶级人士,但是他们仍然运用了资本家式生产方式[19],他们亦指出人们无法在革命结束后马上构建共产主义社会,而是必须先奉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以消除稀缺性,才能够创造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因此在革命结束后开展的过渡时期,社会仍会带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征,但在工人阶级以民主的方式控制下的国家最后将会成功去除这些特征并使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出现,苏俄原本追求达成这个目标,但后来约瑟夫·斯大林上台后实行极权制度,导致苏联在奉行垄断国家资本主义的情况不断进行资本积累活动且无视工人的利益,奉行霍查主义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及奉行金日成主义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等许多所谓的马列主义国家也是如此,这些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称它为官僚国家资本主义,他们批驳了苏联所运用的生产方式是全新的生产方式这一说法,并且指出苏联把它获得的利润用于投资用途以进行再生产[20]

参考资料 编辑

  1. ^ G. D. H. Cole, History of Socialist Thought, 1933, ISBN 9780333074060
  2. ^ Bernie Sanders had 'no intention of becoming a Democrat'. Telegraph.co.uk. 2016-02-19 [2017-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5). 
  3. ^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Socialist principles explained. [16 May 2021]. 
  4. ^ "The next Great War". Socialist Standard.
  5. ^ 引证错误:没有为名为Perrin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6. ^ "The Rise of Hitler: A Warning to the Workers" (PDF). Socialist Standard.
  7. ^ Who We Are. The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2024-01-20] (英国英语). 
  8. ^ 8.0 8.1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Socialism and Religion. worldsocialism.org. [First published in 1910] [2024-02-19] (英国英语). 
  9. ^ 米塞斯, 路德维希·冯. 《计划出来的混乱》第三节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一课经济学读书群. 2023-12-11 [2024-02-20] (中文). 然而,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这两个术语的用法的区分并不影响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词就两者共同的政策的终极目标而言的意义。直到1928年,莫斯科的第六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共产国际纲领才开始区分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而不仅仅是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根据这个新的学说,在人类的经济发展史中,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个历史阶段中存在第三个阶段,也就是社会主义阶段。社会主义是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和中央计划当局对一切生产和分配过程的全面管理之上的社会制度。这方面它与共产主义一 样。但是它与共产主义的区别是没有实行按需分配。还存在支付给同志们的工资,而且这些工资还根据中央当局认为确保最大产出的经济上的考虑分级。斯大林所谓的社会主义大体相当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早期阶段”的概念。斯大林把共产主义这个词仅仅用于马克思所谓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社会主义——斯大林最近使用这个词的意义上——正在走向共产主义,但它还不是共产主义。一旦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采用带来的财富的增加把俄国群众的较低的生活水平提高到当今俄国的高官享受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就转化为共产主义了。这个新的术语用法的辩解性质是显而易见的。斯大林发现有必要对他的臣民的绝大多数说明为什么他们的生活水平极低,比资本主义国家的群众低,甚至比沙皇统治下的俄国无产阶级还低。他企图表明这样的事实的合理性:工资不平等、一小群苏联官员享有现代技术能够提供的所有奢侈而第二个群体——比第一个人群多得多,但比沙俄中产阶级少——按照“资产阶级”标准生活,而衣衫褴褛的赤脚群众却居住在拥挤的贫民窟里、食品匮乏。他不再能够指责资本主义为这样的事态负责了。于是他被迫拼凑新的意识型态。由于俄国共产党在其统治的早期就热情地宣称收入平等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要立即执行的原则,斯大林的问题更加迫在眉睫。不仅如此,在资本主义国家,俄国资助的共产党的最有力的宣传伎俩就是激起低收入群体对高收入群体的嫉恨。共产党人的一个观点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最坏的变种;他们提出的主要论据是纳粹德国生活水平的不平等。斯大林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新的划分公然与列宁的政策相矛盾,也与俄国之外的共产党的宣传相矛盾。但是这样的矛盾在苏联境内无关紧要。独裁者的话就是最终决定,没有人会莽撞地表示反对。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斯大林的语义创新仅仅影响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词。它没有影响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意义。布尔什维克党还和以前一样叫共产党。苏联境外的亲苏政党都自称共产党,以及与在他们眼里是叛徒的社会主义政党。但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官方名称没有改变。 
  10. ^ 一起阅读寻真知. 如何认识共产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必然性和条件性?. 一起阅读寻真知. 2023-11-28 [2024-02-20] (中文). 
  11. ^ 钟建民. 把苏联模式当作计划经济,只是一种无知而已. 钟建民的理论思考. 2023-12-28 [2024-02-20] (中文). 
  12. ^ Barltrop, Robert. The Monument: The Story of the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 London: Pluto Books. 1975. ISBN 0-904383-00-8. 
  13. ^ Social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 Socialism, Atheism or Religion?. worldsocialism.org. [2024-02-19] (英国英语). 
  14. ^ 罗伊, 米歇尔. 若耶稣在世,他是一名革命家——马克思主义与解放神学(上). 批判解放阵线. 2023-12-21 [2024-02-19] (中文). 
  15. ^ 罗伊, 米歇尔. 若耶稣在世,他是一名游击队员——马克思主义与解放神学(下). 批判解放阵线. 2023-12-21 [2024-02-19] (中文). 
  16. ^ 玻尔, 罗兰. 西方马克思主义圣经批判二十五年历史回顾(2007). 批判解放阵线. 2023-12-23 [2024-02-19] (中文). 
  17. ^ Liebknecht, Wilhelm. Our Recent Congress. Justice. 1896 [May 31,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9). 在国有社会主义这件事上,没有人能讨论地比我们这群德国社会主义者更激烈;且无人能比我更能看透国有社会主义的本质,那就是国有社会主义完全等同于国家资本主义。 
  18. ^ 希法亭, 鲁道夫. 苏联是国家资本主义还是极权国家经济?. 批判解放阵线. 现代评论. 2024-01-18 [2024-02-20] –通过社会主义信使报 (中文).  |year=|date=不匹配 (帮助)
  19. ^ 宾斯, 彼得; 哈拉斯, 邓肯. 苏联: 国家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上). 阶级与哲学. 2024-02-07 [1976年9月首次发表] [2024-02-20] –通过国际社会主义 (中文). 
  20. ^ 宾斯, 彼得; 哈拉斯, 邓肯. 苏联: 国家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下). 阶级与哲学. 2024-02-14 [1976年9月首次发表] [2024-02-20] –通过国际社会主义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