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 (将军)

七十五满语ᠴᡳᡧᡳᡠ穆麟德cišiu,18世纪-1803年),瓜尔佳氏满洲正黄旗人。清朝将军。

七十五
出生18世纪
 大清
逝世1803年
 大清
职业清朝将军

从军经历编辑

乾隆年间,作为护军从征缅甸,继而参加金川战事,作战有力,累迁护军参领,授贵州大定协副将。总督福康安荐其才,四十九年(1784年),擢宜昌镇总兵。因丁父忧去官,犯事降秩,后起用为健锐营前锋统领。五十七年(1792年),从征廓尔喀,克济咙,又克热索桥,追敌军到东觉山、雍雅山,攻甲尔古拉,都有功,擢为翼长。

嘉庆元年(1796年),赴湖北白莲教,二年(1797年)四月,追其入陕,败之于山阳周家河,得授西安右翼副都统,兼领健锐营。当年冬,王三槐回窜四川,七十五追击他于达州崖峰尖,右臂负伤;次日,叛军复至,七十五裹创力战,斩获甚众。三年(1798年),擢四川提督,败叛军于巴州。七月,战于广木山,克险隘,受伤,得到优厚的赏赐。九月,击冷天禄于木瓜坪,右大腿中枪,重伤,在夔州疗治,四年(1799年),才痊愈。六月,连破叛军于宝塔、莲花池,扼其入楚之路。正逢卜三聘流窜到大宁,七十五追败之。八月,擒龚建于开县火峰寨。十月,与穆克登布夹击樊人杰于通江、巴州界上,叛军逃往太平,其他叛军从湖北回窜,七十五会同朱射斗迎击于云阳,遂追其到川东。

时叛军聚川北,而东路久无军报,正好侍郎广兴上疏说七十五驻兵夔州,清仁宗疑其逗留,派经略察看,七十五正因攻麂子坪受重伤,额勒登保为他上疏辩解,于是免于被冤。五年(1800年)二月,叛首鲜大川侵扰蚂蝗坪,七十五伤口发作,不能骑马,乘轿到军前督战。冉天元拥众渡嘉陵江重庆戒严,魁伦发檄文令回守,七十五病得不能主军,派李绍祖率兵赴川西,自己去顺庆就医。仁宗怀疑他是托辞,下诏解其任,命松筠勒保察验得实,将他以提督衔留营差遣。五月,高天德马学礼由陕犯川,折入番地,七十五会同阿哈保夹击于旧关摩天岭,克新寨,进围铁炉寨。叛军趁下雨在晚上遁去,七十五追击之,叛军弃牲畜、兵器,受惊逃窜入山谷,由草泥土司地逃到岷州,又逃到秦州。七月,清军行经新宁,七十五侦得马驿沟有叛军,设伏,败之,得以仍授四川提督。叛军在重川边境势大,德楞泰、勒保正在进剿,七十五亦分兵击之。到冬季,诸叛军相继窥汉江,德楞泰商议在南岸攻击他们,以七十五出广元三家坝攻其西北。七十五不听调,说:“兵深入,将逼贼入陕,非计也。”仁宗听闻,切责七十五。

六年(1801年)正月,七十五率子武隆阿由广元趋南江,击张世龙于三台山、后河岭、北溪河,阵斩张世龙,擒其党赵建功、李大维;又追叛军到太平华尖山,擒邱天富、周一洪。被从优叙功。三月,攻竹园坪。五月,叛军分窜陕、楚,七十五追冉天士到平利大渝河,走小道据后山,逼其出关隘,起伏兵迎战,擒斩二千余,特诏嘉赉。乘胜追叛军入湖北境,六月,破汤思蛟刘朝选于羊耳河;又败之于保康,杀叛首王镇贤,遂与德楞泰追击龙绍周入川。七月,会同李绍祖败樊人杰于邻水,追至开县,复遇汤思蛟、刘朝选,连败之于马家亭、桑树坪,由通城进剿苟文怀,擒之。叛军余部与苟文明合兵,将窜到陕西,八月,七十五击之于大宁山,歼擒其半数,苟文明仅以身免,家属被俘。

当年冬,七十五留防川北,败叛军于南江;又与德楞泰合击于广元、苍溪,进搜老林,叛军多散匿,百十人为一群,时有斩获。十二月,苟文明纠各路叛军余部二千余人,寻机西奔。七十五与勒保不和,追叛军入山,军饷半年不至,清军饥疲,在太平享用军粮,六日后叛军已渡嘉陵江上游,直趋阶州,七十五急忙会同庆成骑马攻击他们。额勒登保、德楞泰先后弹劾七十五顿兵纵寇,不久,叛军又从广元渡江入甘肃,仁宗更怒,严诏将七十五褫职逮问。

七十五是宿将,勇而木讷,临阵死鬥,身被重创十五次。将领害怕苦战,不乐追随他。七十五自领偏师处艰险之地,数此因军报不及时被责,这时又失机被捕,一军都恸哭。额勒登保等为他上疏陈说作战情况,请求予以恩典,七十五获准留营自赎。七年(1802年),剿张长庚陈自得叛军余部于夔州,留防川东。旧创发作,给予护军校,回京。一年多后卒,赠副都统衔,赐恤如例。

子武隆阿,嘉庆初年即随父剿叛军于四川,功多,累擢副都统。七十五以病去职后,武隆阿代领其所部留川,为勒保所忌,丧父后还京。自有传。

评价编辑

  • 《清史稿》论曰:七十五孤军苦战,徒以失懽群帅(失宠于统帅们),未奏显功,论者惜之。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