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滿族人名是指满族人的姓名。从女真时代至现代,经历了数百年间的巨变。

目录

名字来源编辑

个人名编辑

满人在传统上使用满语人名。满语人名可能因年代久远,大多数都难以找到定义。一些学者试图对其进行分类。埃里希·海尼士英语Erich Haenisch它们划分成十六类包括动物、植物、品质等。清史学者陈接先将满族人名划分为七个主要类别[1]:245。满人也有使用数字做名字的[2]:243:常得自其诞生时父亲或祖父的年龄。如那丹珠(七十)、乌云珠(九十),或用汉语,如六十七七十五[1]。表示品质的名字有的以-ngga/-ngge/-nggo结尾,也可以使用蒙古语后缀-tai/-tu结尾[2]:243。清中期以后满人多用汉语名字。

下表列举数类名字。

类型 满文 拉丁转写 汉语译名举例 含义
动物
ᡝᠵᡝ eje 公牛
ᠶᡝᠯᡠ yelu 野猪
ᠠᡵᠰᠠᠯᠠᠨ[1] arsalan 狮子
植物
ᡶᠣᡩᠣ fodo 杨柳
ᠮᠠᠴᠠ maca
ᠣᡵᡥᠣᡩᠠ[1] orhoda 人参
长幼排行[1]
ᡩᡠᡳᠴᡳ duici 第四
ᡶᡳᠶᠠᠩᡤᡡ fiyanggū 费扬古 最小的
颜色
ᠨ᠋ᡳᠣᠸᠠᠩᡤᡳᠶᠠᠨ niowanggiyan 绿
ᠰᠠᡥᠠᠯᡳᠶᠠᠨ[1] sahaliyan
种族[1]
ᠨ᠋ᡳᡴᠠᠨ nikan 尼堪 汉人
ᠰᠣᠯᡥᠣ solho 朝鲜人
ᠣᠰᡝ ose 日本人
妖魔[1]
ᡳᠪᠠᡤᠠᠨ ibagan 怪兽
ᡥᡠᡨᡠ hutu 妖魔
ᠪᡠᡧᡠᡴᡠ bušuku 鬼魂
数字[1]
ᠨ᠋ᠠᡩᠠᠨᠵᡠ nadanju 那丹珠 70
ᠵᠠᡴᡡᠨᠵᡠ jakūnju 札昆珠 80
ᡠᠶᡠᠨᠵᡠ uyunju 乌云珠 90
ᠮᡳᠩᡤᠠᠨ minggan 明安 1000
轻贱[1]
ᠸᠠᡴᡧᠠᠨ wakšan 蟾蜍(癞蛤蟆)
ᡤᡳᠣᡥᠣᡨᠣ giohoto 乞丐
ᠸᠠᠯᡩᠠ walda 惹人厌的

家族名编辑

传统上满人受蒙古人影响,称名不道姓,正式名字中通常不包含姓氏。然而为了表示家族源流,传统上满人有哈拉穆昆的概念。哈拉和穆昆都表示血缘集团,穆昆是哈拉之下的次级区分。

历史编辑

女真、后金及清初编辑

早期满洲人单独使用名字,或将名字与头衔连用称呼,但不将姓氏和名字一齐称呼。例如在准噶尔之役中功勋显赫的满洲正白旗董鄂氏费扬古,由于“费扬古(幼子)”是常见的名字,通常被称为"Fiyanggū be"(费扬古伯)。与汉人和欧洲人不同的是,满洲人的名字并不与姓氏连用。虽然有爱新觉罗·乌拉熙春等连姓带名称呼的例子,但都是现代的用法。需要指明自己的姓氏时,传统上满洲人一般用“Donggo hala-i Fiyanggū”(董鄂氏的费扬古)这样的说法。

有些兄弟间的名字在发音上是类似的。例如努尔哈赤(Nurhaci)、舒尔哈齐(Šurhaci)、穆尔哈齐(Murhaci)兄弟。再比如,某家族的兄弟名字为:Ulušun、Hūlušun、Ilušun、Delušun、Fulušun和Jalušun。

由於漢語資料中,满族人名音譯並沒有一定的標準,从他们的汉语音译重建原始满语拼写是有困难的。有时候一个满族名字音译为汉语后,第一个字常被误解为中国姓氏。比如,编写了著名游记的满族官员图丽琛,常被误认为是汉人。

尼堪(Nikan,意思是“汉人”)是一个常见的满族名字。[2]尼堪外兰是一个女真首领,为努尔哈赤的一个敌人。[3][4]:49努尔哈赤的孙子中也有一个名叫尼堪的亲王,乃是废太子褚英之子,是多尔衮的支持者。[5][4]:902

清中期编辑

自清初以来,满族逐渐倾向于采用两字的中文名(不包括姓氏),再将其音译为满语。例如乾隆帝的满文名字叫“Hung li”,就是派生自其汉语名“弘历”。上层人物满文名字倾向于将两个音节分写为两个词,而平民倾向于两个音节连写成一个词[註 1]

乾隆时期,传统滿族姓氏汉族习俗结合,形成了随名姓乾隆帝为避免这种汉化现象,曾特意下旨,要求大臣阿桂家子孙不得效法。在后宫中,他又将自己妃嫔单字姓改为“某佳氏”,使其满化

现代编辑

辛亥革命后,许多满人将传统上的滿族姓氏改为汉姓,有一些是依据音节改为单字姓,另一些特殊的改姓是隨名姓。现代满族人普遍使用汉名

音节分界编辑

由于汉语官话发音不符合传统的满语音节惯例,音译汉语的名字,如果多个音节连写,会有确定音节的边界的问题(每个音节分写则无此问题)。例如“广应”和“关庆”如果写成一个词,在满文中默认都会写作ᡤᡠᠸᠠᠨᠺᡳᠩ(Guwang-ing/Guwan-king)。针对这个问题,满文中可以将ng的部分和后续的i分开写(也可看作插入一个字母a),成为ᡤᡠᠸᠠᠩ᠇ᡳᠩ(Guwang'ing)[註 2]。在Unicode编码中为该音节分隔标记设置了码位:该标记称为“蒙古语锡伯语音节边界标记”(U+1807),用于锡伯文和满文[註 3],其形状与字母a的词中形相同[6]:536

注释编辑

  1. ^ 从汉语音译的双音节名字合写为一个词可能造成歧义,参看音节分界一节
  2. ^ 在Stary 2014年的论文中,举的例子是“广应”和“关景”。然而“广应”的写法并不会和“关景”(景字的辅音g右侧有点)混淆,故而在此以写法和广应相同的“关庆”举例
  3. ^ Unicode标准作为技术文档,一贯优先描述各码位在锡伯文的用法,如果在满文的用法与之相同,则以“和锡伯文相同”来描述

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Giovanni Stary. Manchu names and some problems concerning their transcription. Studia Orientalia Electronica. 2014-05-09, 87: 245–252 (英语). 
  2. ^ 2.0 2.1 2.2 Mark C. Elliott. The Manchu Way: The Eight Banners and Ethnic Identi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242–. ISBN 978-0-8047-4684-7. 
  3. ^ Pamela Kyle Crossley. A Translucent Mirror: History and Identity in Qing Imperial Ide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5 February 2000: 172–. ISBN 978-0-520-92884-8. 
  4. ^ 4.0 4.1 FREDERIC WAKEMAN JR. The Great Enterprise: The Manchu Reconstruction of Imperial Order in Seventeenth-century Chin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5. ISBN 978-0-520-04804-1. 
  5. ^ Evelyn S. Rawski. The Last Emperors: A Social History of Qing Imperial Institution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5 November 1998: 99–. ISBN 978-0-520-92679-0. 
  6. ^ The Unicode® Standard Version 10.0 – Core Specification (PDF). The Unicode Consortium. [2019-01-09] (英语). 

参考资料编辑

  • Stary, Giovanni. A Dictionary of Manchu Names: A Name Index to the Manchu Version of the "Complete Genealogies of the Manchu Clans and Families of the Eight Banners" Jakūn gūsai Manjusai mukūn hala be uheri ejehe bithe Baqi Manzhou shizu tongpu, Wiesbaden, Harrassowitz ed., 2000. Aetas Manjurica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