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文

字母系統

满文满语ᠮᠠᠨᠵᡠ
ᡥᡝᡵᡤᡝᠨ
穆麟德轉寫Manju hergen大词典轉寫Manzhu hergen)是满语的文字,16世紀由蒙古文改造而成,是全音素文字。由上至下竖写,各列由左至右排列。

满文
「滿洲」一詞的滿文寫法
ᠮᠠᠨᠵᡠ(manju)
类型
使用时期
1599年至今
语言满语
关联书写系统
父系统
子系统锡伯文
Unicode
范围U+1800至U+18AA(包含在蒙古文区段中)
 本條目包含國際音標 (IPA) 符號。 有關 IPA 符號的介紹指南,請參閱 Help:IPA[ ]/ / 及 ⟨ ⟩ 之間的區別,參閲IPA§方括號與轉錄定界符

历史 编辑

据《满洲实录》卷三,1599年努尔哈赤額爾德尼噶盖兩人将蒙古文字借来創製满文。虽然两位顾问有反对,努尔哈赤仍然继续把蒙古文改为无圈点文字(满语ᡨ᠋ᠣᠩᡴᡳ
ᡶ᠋ᡠᡴᠠ
ᠠᡴᡡ
ᡥᡝᡵᡤᡝᠨ
穆麟德轉寫tongki fuka akū hergen),也称老满文(或稱為舊滿文)。這種新文字通行當時的建州,為後金國建立及滿族形成有深遠影響。後來達海更增補了十二個字頭,並於老滿文字旁邊加以圈點,使滿文更加完善,這種新文字被稱為「新滿文」(满语ᡨ᠋ᠣᠩᡴᡳ
ᡶ᠋ᡠᡴᠠ
ᠰᡳᠨ᠋ᡩ᠋ᠠᡥᠠ
ᡥᡝᡵᡤᡝᠨ
转写tongki fuka sindaha hergen),並通行於後金。

清代前中期大多用满文发布等,成为奏报、公文、教学、翻译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在中原乾隆以前期间满文奏摺繁多,远超过单独汉文奏折。其中顺治朝及以前多单独的满文奏摺,康熙雍正两朝满汉合璧类奏摺居多,单独满文或单独汉文均很少[1]

初创 编辑

 
努尔哈赤时期所发行的天聪汗钱上的无圈点满文ᠠᠪᡴᠠᡳ
ᡶ᠋ᠣᠯᡳ᠍ᡢᡴᠠ
ᡴᠠᠨ
ᠵᡳᡴᠠ
,对应后来的有圈点满文ᠠᠪᡴᠠᡳ
ᡶᡠᠯᡳᠩᡤᠠ
ᡥᠠᠨ
ᠵᡳᡥᠠ

金太祖阿骨打时期,根据汉字契丹大字创造了女真文元朝灭金后,女真文继续在遼東地区使用,直到明中叶。

努尔哈赤时,女真文使用几近消失,女真族之间書面交流是借用蒙古文汉文大多數女真人讲女真语,写蒙古文,也有少部份人使用漢文。[來源請求]但这十分不利于政令的通行,特别是战争时期,常常贻误軍机。女真人语言和文字的扞格,對努尔哈赤的统一大业產生侷限,無法滿足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

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开始对原本不相隸屬又各自为政的女真各部落的戰爭,1587年建立一个新的政权

政权建立之后,努尔哈赤的内外联系更为频繁。内外发布政令、布告,记录各项公务事宜等,没有自己的文字,而事事都需借助蒙古文来完成,这不仅给新政权带来诸多不便,而且因为缺少众多懂蒙古文的人使得上下难于沟通,严重阻碍新政权的发展。為因應客观上的需求,迫使努尔哈赤政权急需一种与满语搭配的文字,如同汉语有汉文,蒙语有蒙古文一般。因此,努尔哈赤决定创造满族的文字。

额尔德尼、噶盖二人,遵照努尔哈赤的旨意,根据滿族语言的特色,以仿蒙古文的方式,创造满文,此即所谓“老满文,或无圈点满文”。[註 1]这是满族文化史上的里程碑,它促进满族社会的进步,扩大鄰近民族的連絡,并導致后来女真人的全面统一,建立“后金”政权,甚至入主中原,影響極為深遠。

这是女真人第二次创造本民族的文字,从初创女真文(1119年)到初创满文(1599年),中间相距近五个世纪之久。语言文字的兴衰与这个民族的兴衰密切相关,满文的创造背景与当年女真文的创造背景几乎一样,注定滿族的將會崛起。

改進 编辑

额尔德尼噶盖创造的满文,一经推行就对努尔哈赤建立的後金政权产生強烈影响,對统一大业產生很大的幫助。但是,这种老满文创制于战事频繁的年代,又无可借鉴的经验,故而有许多先天不足。在推广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许多问题。如,字母数量少、書面上無法區分送氣與不送氣的清輔音、上下字无别、语法不规范、字型不统一等等,这些问题亟需改进。特别是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政权匆匆忙忙走进幅員廣大的地域之后,其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对文字的需求与日剧增,老满文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改革老满文已势在必行。额尔德尼、噶盖于1599年创制满文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推广,在累積一定经验的基础上,达海皇太极之命进一步改善满文。

老满文的改革完善者是达海,老满文的改革完善工作中主要有三個項目:其一,改进、完善老满文,以加圈点、改变字母写法等方法,对原本写法相同的不同音节(ᡨᠠ“塔达特德”、ᠵᠠ“扎哲”、ᠶᠠ“雅叶”等)加以区分,使字母对应的音位是唯一确定的;其二,为汉语借词增加10个特定字母;其三,规定一些音节的连读,创造了一套语音规则[註 2]。这样一改,使得满文在字型结构、语音拼读、语法规则上得到完善,解决l讹老满文在过去应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使满文更合理、方便與实用。

满文的创制和颁行,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重要里程碑,对满族共同体的促進與推廣,產生很大的影響。从额尔德尼、噶盖初创老满文到达海的改进完善,其间经历了30年左右的时间,满文最终成为最能反映满族语言特点的文字,也是比较可靠、完善、易学、实用的满族自己的文字。作为清代的“国语”,在满族的社会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原創研究?]

  1. ^ “太祖起兵之十六年,岁己亥二月辛亥朔,召巴克什额尔德尼、扎尔固齐噶盖使制国书。额尔德尼、噶盖辞以夙习蒙古文字,未易更制。上曰:“汉人诵汉文,未习汉字者皆知之;蒙古人诵蒙古文,未习蒙古字者皆知之。我国语必译为蒙古语,始成文可诵;则未习蒙古语者,不能知也。奈何以我国语制字为难,而以习他国语为易耶?”额尔德尼、噶盖请更制之法,上曰:“是不难。但以蒙古字协我国语音,联属为句,因文以见义可矣。”于是制国书,行于国中。满洲有文字自此始。”(引自《清史稿-列传十五》)
  2. ^ 《满文老档》中记载:“十二字头,原无圈点。上下字无别,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雷同不分。书中寻常语言,视其文义,易于通晓。至于人名、地名,必至错误。是以金国天聪六年春正月,巴克什达海奉汗命加圈点,以分晰之,将原字头,即照旧书于前。使后世智者观之,所分晰者,有补于万一则已。倘有谬误,旧字头正之。是日,缮写十二字头颁布之。”

字母表 编辑

 
满文字母表,摘自《百科全书,或科学、艺术和工艺详解词典
字母 转写穆麟德/太清/新满汉大词典/五體清文鑑譯解) Unicode编码 说明(穆麟德/太清转写)
独立 词首 词中 词尾
元音字母
  ᠠ᠊   ᠊ᠠ᠊   ᠊ᠠ   a 1820
᠊ᠠ᠋   b、p、kʽ/kʻ、gʽ/gʻ、hʽ/hʻ之后用阴性字尾
  ᡝ᠊   ᠊ᡝ᠊   ᠊ᡝ ᠊ᡝ᠋   e 185D k、g、h、t、d之后不加点;k、g、h、b、p之后用阴性字尾
᠊ᠠ᠋  
  ᡳ᠊   ᠊ᡳ᠊   ᠊ᡳ   i[注 1] 1873
‍ᡳ‍᠌‍᠌   用于元音后
᠊ᡳ᠍᠊ ᠊ᡳ᠋   用于k、g、h、b、p后
᠊ᡳ᠌   用于dz/z后
  ᠣ᠊   ᠊ᠣ᠊   ᠊ᠣ   o 1823
᠊ᠣ᠋   用于b、p、kʽ/kʻ、gʽ/gʻ、hʽ/hʻ后以及辅音和o拼成的单音节词中
  ᡠ᠊ ᠊ᡠ᠊ ᠊ᡠ᠋᠊   ᠊ᡠ ᠊ᡠ᠋   u 1860 k、g、h、t、d之后不加点;第二行用于b、p、k、g、h后以及单音节词中
?? ??
  ᡡ᠊   ᠊ᡡ᠊   ᠊ᡡ   ū/v/uu/ů 1861
[注 2] ᠊ᡟ᠊ ᠊ᡟ y[注 3]/yʻ/y/ 185F 只在音节ts/cyʻ和sy/syʻ(汉语拼音ci和si)中出现
辅音字母
[注 2] ᠨ᠊   ᠊ᠨ᠋᠊   ᠊ᠨ᠊   ᠊ᠨ   ᠊ᠨ᠌ n 1828 在音节末尾不加点(个别情况除外);左边带有点的词尾型用于音译汉语
[注 2] ᠊ᠩ᠊   ᠊ᠩ   ng 1829 没有词首形;只出现在元音后
[注 2] ᡴ᠊   ᠊ᡴ᠊   k 1874 在a、o、ū前
᠊ᡴ᠋᠊   ᠊ᡴ   在a、i、o、u后且不在元音前[注 4]
ᡴ᠌   ᠊ᡴ᠌᠊   ᠊ᡴ᠋   在e、i、u前[注 5];在e、ū/v后且不在元音前[注 4]
[注 2] ᡤ᠊  ᠊ᡤ᠊  g 1864 用于a、o、ū前
?? ?? 用于e、i、u前
[注 2] ᡥ᠊   ᠊ᡥ᠊   h 1865 用于a、o、ū前
?? ?? 用于e、i、u前[注 5]
[注 2] ᠪ᠊   ᠊ᠪ᠊   ᠊ᠪ   b 182A
[注 2] ᡦ᠊   ᠊ᡦ᠊   p 1866
[注 2] ᠰ᠊   ᠊ᠰ᠊   ᠊ᠰ   s 1830
[注 2] ᡧ᠊   ᠊ᡧ᠊   š/x/sh/š 1867
[注 2] ᡨ᠋᠊   ᠊ᡨ᠋᠊   t 1868 用于a、i、o前
᠊ᡨ᠌᠊ ᠊ᡨ   前有元音、后有辅音
ᡨ᠊ ᠊ᡨ᠍᠊ 用于e、u、ū/v前
[注 2] ᡩ᠊ ᠊ᡩ᠋᠊ d 1869 用于a、i、o前
ᡩ᠋᠊ ᠊ᡩ᠊ 用于e、u前
[注 2] ᠯ᠊   ᠊ᠯ᠊   ᠊ᠯ   l 182F
[注 2] ᠮ᠊   ᠊ᠮ᠊   ᠊ᠮ   m 182E
[注 2] ᠴ᠊   ᠊ᠴ᠊   c/q/ch/c 1834
[注 2] ᠵ᠊   ᠊ᠵ᠊   j/j/zh/j 1835
[注 2] ᠶ᠊   ᠊ᠶ᠊   y 1836
[注 2] ᡵ᠊   ᠊ᡵ᠊   ᠊ᡵ   r 1875 本族语没有以r打头的词
[注 2] ᡶ᠊   ᠊ᡶ᠊   f 1876 用于a、e前
ᡶ‍᠋   ᠊‍ᡶ‍᠋   用于i、o、u、ū/v前
[注 2] ᠸ᠊   ᠊ᠸ᠊   w 1838 只出现在a、e前
[注 2] ᠺ᠊   ᠊ᠺ᠊   kʽ/kʻ/kk/k῾ 183A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k音),只出现在a、o前
[注 2] ᡬ᠊   ᠊ᡬ᠊   gʽ/gʻ/gg/ǵ 186C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g音),只出现在a、o前
[注 2] ᡭ᠊   ᠊ᡭ᠊   hʽ/hʻ/hh/h́ 186D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h音),只出现在a、o前
[注 2] ᡮ᠊   ᠊ᡮ᠊   tsʽ[注 3]/c/c/ts῾ 186E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c音)
[注 2] ᡯ᠊   ᠊ᡯ᠊   dz/z/z/dz 186F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z音),在词中形的i前用第二行
[注 2] ᡰ᠊ ᠊ᡰ᠊ ž/rʻ/rr/ž 1870 借词字母(汉语拼音r音)
[注 2] ᡱ᠊ ᠊ᡱ᠊ cʽ/q (qʻʻ)/ch/c῾ 1871 借词字母,用于音节c'y/qyʻ (qʻʻi)(汉语拼音chi)
[注 2] ᡷ᠊ ᠊ᡷ᠊ j/j (jʻʻ)/zh/j̊/j' 1877 借词字母,用于音节jy/jyʻ (jʻʻi)(汉语拼音zhi)
  1. ^ 穆麟德/《新满汉大词典》把借词音节ᡱᡳ c'y/chy和ᡷᡳ jy/zhy中的᠊ᡳ i写作y。《新满汉大词典》/《五體清文鑑譯解》把ᡯᡳ写作zy/dzy。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元音字母y和辅音字母没有独立形式,这里给出的是Unicode字符。
  3. ^ 3.0 3.1 穆麟德转写把ts'和元音y相拼写作ts
  4. ^ 4.0 4.1 这条规则有一些特例:音节tek用第一种词尾;音节kuk、guk、huk用第二种词尾。此外还有一些不规则的情况。
  5. ^ 5.0 5.1 在个别词(bukūn/bukʻvn、kūke/kʻvhe、nehū/nehʻv等)中和ū相拼。

满文多数音节结构是(辅)元(元/辅),在元音后出现比较多的字母有i, r, n, ng, k, s, t, b, o, l, m十一个。

转写梵文藏文字母 编辑

为了转写梵语藏文字母,参照蒙古阿礼嘎礼字母,创造了以下字母。使用范围有限。《同文韻統》有转写方案的介绍。《五體清文鑑》所收藏文都配有满文转写。

字母 Unicode编码 转写 天城文 國際梵語轉寫 藏文字母 EWTS 说明
独立 词首 词中 词尾 太清 五體清文鑑譯解
ᢇ᠊ 1887 ʼ 'a/' 独立形表示音节'a,词首形表示辅音'
᠊ᢇ a (आ) (ā) (ཨཱ) (A) 加长元音a
ᠷ᠊ ᠊ᠷ᠊ 1837 r^ (ऋ) (ṛ) (རྀ) (r-i) 与i连用;和蒙古文r编码相同,比满文r分叉小
1880 ~ (अँ) (ཨྃ) ~M
ᢀ᠋ ~^ (अं) (ཨཾ) M
1881 $ (अः) (ཨཿ) H
ᢚ᠊ ᠊ᢚ᠊ 189A gʻʻ g῾ gh གྷ g+h 在e前附点的位置提高(词首形从右下提升到右侧,词中形从第二字牙提升到第一字牙)
ᢛ᠊ ᠊ᢛ᠊ 189B ng ng 不用于元音后
ᢜ᠊ ᠊ᢜ᠊ 189C ʣ̣ c ts
ᢝ᠊ ᠊ᢝ᠊ 189D zʻʻ jh ཛྷ dz+h
ᢞ᠊ ᠊ᢞ᠊ ᠊ᢞ[二 1] 189E jʻʻʻ ǰ̊ T
ᢟ᠊ ᠊ᢟ᠊ 189F jʻʻʻʻ ḍh ཌྷ D+h
ᢏ᠊ ᠊ᢏ᠊ 188F nʻʻ N
ᢠ᠊ ᠊ᢠ᠊ ᠊ᢠ[二 2] 18A0 t t 在a、i、o前
?? ?? 在e、u前
ᢡ᠊ ᠊ᢡ᠊ 18A1 dʻʻ d῾ dh དྷ d+h 在a、i、o前
?? ?? 在e、u前
ᢒ᠊ ᠊ᢒ᠊ 1892 p p
ᢨ᠊ ᠊ᢨ᠊ 18A8 bʻʻ b῾ bh བྷ b+h
ᢢ᠊ ᠊ᢢ᠊ 18A2 sʻʻ š̤ Sh
ᢣ᠊ ᠊ᢣ᠊ 18A3 ǰ c
ᢤ᠊ ᠊ᢤ᠊ 18A4 ṣ̌ zh 也作ᡰ᠊
ᢥ᠊ ᠊ᢥ᠊ 18A5 z
ᢪ᠊ ᠊ᢪ᠊ 18AA lʻʻ ལྷ lh 也作ᠯᡥ᠊ lh
  1. ^ 見《大藏全咒》第一套第七卷第52頁、55頁、63頁、93頁,第八卷第35頁,第九卷第10頁、14頁、20頁、45頁;第八套第一卷第9頁、12頁、34頁、35頁、57頁、71頁。
  2. ^ 見《大藏全咒》第一套第一卷第47頁。

十二字头 编辑

十二字头是满文的音节表,每个字头对应一个韵尾。

序号 十一 十二
韵尾 i r n ng k s t b o l m

第一字头有131个音节,顺序如下:

a e i o u ū/v ᠨᠠ na ᠨᡝ ne ᠨᡳ ni ᠨᠣ᠋ no ᠨᡠ᠌ nu ᠨᡡ nū/nv
ᡴᠠ ka ᡤᠠ ga ᡥᠠ ha ᡴᠣ᠋ ko ᡤᠣ᠋ go ᡥᠣ᠋ ho ᡴᡡ kū/kv ᡤᡡ gū/gv ᡥᡡ hū/hv
ᠪᠠ ba ᠪᡝ be ᠪᡳ bi ᠪᠣ bo ᠪᡠ bu ᠪᡡ bū/bv ᡦᠠ pa ᡦᡝ pe ᡦᡳ pi ᡦᠣ po ᡦᡠ pu ᡦᡡ pū/pv
ᠰᠠ sa ᠰᡝ se ᠰᡳ si ᠰᠣ᠋ so ᠰᡠ᠌ su ᠰᡡ sū/sv ᡧᠠ ša/xa ᡧᡝ še/xe ᡧᡳ ši/xi ᡧᠣ᠋ šo/xo ᡧᡠ᠌ šu/xu ᡧᡡ šū/xv
ᡨ᠋ᠠ ta ᡩᠠ da ᡨᡝ᠋ te ᡩ᠋ᡝ᠋ de ᡨ᠋ᡳ ti ᡩᡳ di ᡨ᠋ᠣ᠋ to ᡩᠣ᠋ do ᡨᡠ᠍ tu ᡩ᠋ᡠ᠍ du
ᠯᠠ la ᠯᡝ le ᠯᡳ li ᠯᠣ᠋ lo ᠯᡠ᠌ lu ᠯᡡ lū/lv ᠮᠠ ma ᠮᡝ me ᠮᡳ mi ᠮᠣ᠋ mo ᠮᡠ᠌ mu ᠮᡡ mū/mv
ᠴᠠ ca/qa ᠴᡝ ce/qe ᠴᡳ ci/qi ᠴᠣ᠋ co/qo ᠴᡠ᠌ cu/qu ᠴᡡ cū/qv ᠵᠠ ja ᠵᡝ je ᠵᡳ ji ᠵᠣ᠋ jo ᠵᡠ᠌ ju ᠵᡡ jū/jv
ᠶᠠ ya ᠶᡝ ye ᠶᠣ᠋ yo ᠶᡠ᠌ yu ᠶᡡ yū/yv ᡴᡝ ke ᡤᡝ ge ᡥᡝ he ᡴᡳ ki ᡤᡳ gi ᡥᡳ hi ᡴᡠ ku ᡤᡠ gu ᡥᡠ hu
ᠺᠠ k῾a/kʼa ᡬᠠ g῾a/gʼa ᡭᠠ h῾a/hʼa ᠺᠣ k῾o/kʼo ᡬᠣ g῾o/gʼo ᡭᠣ h῾o/hʼo ᡵᠠ ra ᡵᡝ re ᡵᡳ ri ᡵᠣ᠋ ro ᡵᡠ᠌ ru ᡵᡡ rū/rv
ᡶᠠ fa ᡶᡝ fe ᡶ᠋ᡳ fi ᡶ᠋ᠣ᠋ fo ᡶ᠋ᡠ᠌ fu ᡶ᠋ᡡ fū/fv ᠸᠠ wa ᠸᡝ we
ᡮᠠ ts῾a/ca ᡮᡝ ts῾e/ce ᡮᡟ ts/cyʼ ᡮᠣ᠋ ts῾o/co ᡮᡠ᠌ ts῾u/cu ᡯᠠ dza/za ᡯᡝ dze/ze ᡯᡳ dzi/zi ᡯᠣ᠋ dzo/zo ᡯᡠ᠌ dzu/zu
ᡰᠠ ža/rʼa ᡰᡝ že/rʼe ᡰᡳ ži/rʼi ᡰᠣ᠋ žo/rʼo ᡰᡠ᠌ žu/rʼu ᠰᡟ sy/syʼ ᡱᡳ c῾y/qyʼ ᡷᡳ jy/jyʼ

第一字头外加音节:ᡨᡡ tū/tv, ᡴ᠋ᡡ k῾ū/kʼv, ᡥ᠋ᡡ h῾ū/hʼv。

电脑显示 编辑

微软Windows Vista及更新的Windows系统已经能够正确显示满文(蒙古字母)。而对于Windows XP/2003系统,若想正确显示满文,必须更新系统的Uniscribe的核心文件usp10.dll。

LinuxMac OS X系统只要安装字体亦可正确显示满文。

现在非Unicode的满文字体(蒙文字体)仍然占据着部分市场。

相關條目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莊吉發 雍正朝滿漢合璧奏摺校注 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中華民國七十三年十月初版

外部链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