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制度

2019年的上海某处的小型垃圾分类箱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纸质本,由政府部门发放给居民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规范上海市内投放生活垃圾的行为,要求上海市市民和各单位、团体按照一套具体的分类标准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并进行分类转运、处置,以达到废弃物末端减量的目的。该制度发端于1990年,于2000年正式提出。以2011年“百万家庭低碳行、垃圾分类要先行”政府实事工程的实施为标志,通过借助社会力量创办的“绿色账户”激励机制,上海市的政府部门开始大规模推广生活垃圾分类投放。

2014年,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政府规章《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以政府规章的形式确立了现行的垃圾四分类制度,并确立了正式的罚则。从2017年开始,上海市的立法、行政机关开始研究垃圾分类制度的立法。2019年1月3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获得第十五届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正式成为地方性法规,并于2019年7月1日起强制实施。

分类标准编辑

历史沿革编辑

 
2013年的上海黄浦公园的垃圾分类箱

1990年起,上海开始单独收集玻璃和废电池进行处理。1995年,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在普陀区曹杨五村开始试点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当时的垃圾分类有有机垃圾和无机垃圾2类。到1997年发展到全市设立了17个居民生活垃圾分类收点[1]

2000年,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提出建设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2]。是年,垃圾分类在上海市被正式提出。依照当时的标准,垃圾可以被分为有机垃圾、无机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四种。2002年开始,上海市的垃圾分类实施“一市二制”:在垃圾焚烧厂服务的区域,实施可焚烧垃圾、不可焚烧垃圾、废玻璃垃圾和有害垃圾的四分法;而没有实施垃圾焚烧处理的区域,可焚烧、不可焚烧的分类则被可堆肥垃圾、不可堆肥的分类替代[3]

2007年开始,上海市的垃圾分类标准又改为可回收垃圾、厨余其他垃圾、废玻璃和有害垃圾的四分法。但此套标准并非一刀切实施,1000个试点住宅区实施完全的四分法,公共场所实施可回收物、其他垃圾二分法,1000家试点单位则采用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和其它垃圾的三分法[4]。2008年,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收运处置管理办法》,对上海市的城市生活垃圾收运和处置做出了规范,提出对生活垃圾逐步实行分类收集的政策,并要求环境卫生部门对分类收集的生活垃圾必须进行分类收运[5]

2010年开始,上海市开始实施乾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四分法[3]。2011年,上海市又将分类要求改为以干湿垃圾分类为基础的垃圾分类模式,鼓励有能力处理其他垃圾的单位和个人进一步细分。同时,上海市实施了政府实事工程“百万家庭低碳行、垃圾分类要先行”,在全市18个试点街道的100个示范小区实现从垃圾分类收集到分类运输、分类处置体系的建设,并订立了2015年所有由物业管理的小区实现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的目标[6]

2014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确定了新的的垃圾四分法,规定了公共场所设置可回收物、乾垃圾两类垃圾桶,住宅小区和单位设置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和乾垃圾四种垃圾桶;此外,市政府还规定,未按照规定投放生活垃圾且拒不改正的,对个人处以50元人民币以上、200元人民币以下的罚款,对单位处以100元人民币以上、1000元人民币以下的罚款[7]。同时,上海市制定了《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目录及相关要求》,以细化垃圾分类标准[8]。2019年4月,新制定的《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引》替代了原先的《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目录及相关要求》[9]

现行标准编辑

 
上海某处设立的四个分类垃圾箱,自左至右分别投放:有害垃圾(红色)、可回收物(蓝色)、干垃圾(黑色)和湿垃圾(褐色);垃圾箱外有每类垃圾具体包含种类的标识

依据现行《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引》,在上海,生活垃圾可分为如下四类:[9]

  • 可回收物:指废纸张、废塑料、废玻璃制品、废金属、废织物等适宜回收、可循环利用的生活废弃物。
  • 有害垃圾英语Hazardous waste:指废电池、废灯管、废药品、废油漆及其容器等对人体健康或者自然环境造成直接或者潜在危害的生活废弃物。
  • 湿垃圾:即易腐垃圾,指食材废料、剩菜剩饭、过期食品、瓜皮果核、花卉绿植、中药药渣等易腐的生物质生活废弃物。
  • 乾垃圾英语Residual waste:即其它垃圾,指除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以外的其它生活废弃物。

此外,上海市地方标准《生活垃圾分类标志标识管理规范》还单列了数种“分流垃圾”,这些垃圾不按照生活垃圾收运。其中,建筑垃圾英语Construction waste由环境卫生部门委托的机构另行收运处理[10];大件垃圾由居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联系专业收运企业处理,电子废弃物则需要交到经备案登记的电子废弃物回收企业处,或放置于垃圾收运和再生资源回收“两网融合”回收服务点[9];餐饮企业、企事业单位食堂集中产生的有机废弃物等被归入餐厨垃圾收运[11]

立法实施编辑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
 
提请审议机关 上海市人民政府
公布日期 2019年1月31日
施行日期 2019年7月1日
法律类别 地方性法规
立法历程
  • 人大常委会立法预备:《上海市人大常委会2017年度立法工作计划》(2017年2月22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通过)
  • 列入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上海市人大常委会2018年度立法工作计划》(2018年2月24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
  • 专门委员会讨论:上海市人大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
  • 常委会一审: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2018年9月25日)
  • 常委会二审: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018年11月20日)
  • 常委会二审稿征求意见:2018年11月22日至12月6日
  • 常委会三审: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2018年12月18日)
  • 常委会提请审议: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2018年12月18日)
  • 代表大会审议: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2019年1月)
  • 人大会议通过: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2019年1月31日)
  收录于维基文库的法律原文: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
现状:施行中

立法背景编辑

 
虹口区市民驿站嘉兴路街道第一分站,习近平到访处

据上海市绿化市容部门的统计数据,2001年以来,上海市生活垃圾年均增长量超过3%,截至2018年,生活垃圾年度处置量接近750万吨[12]。2016年以前,来自上海市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被非法外运到江苏省南部地区如苏州无锡南通常州等市处置的情况屡禁不止[13]。2016年7月,媒体曝光了太湖垃圾偷倒事件,苏州市下令禁止垃圾运入,上海市也下令禁止一切建筑垃圾外运,暴露了上海市垃圾处置能力不足导致的“垃圾围城”现象[14]。而《中国青年报》记者在2016年7月发表的一篇调查指出,上海市垃圾处置能力已经接近饱和[13]

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各直辖市在2020年以前实现垃圾强制分类,“不分类不收运”[15]。为实现该目标,上海市决定在2017年底实现企事业单位实施垃圾强制分类[16]

2018年和2019年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市长应勇提出,要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全程分类,深入推进垃圾收运和再生资源回收“两网融合”的实施目标[17][18]。2018年2月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完善本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的实施方案》,明确按照先单位、后个人的顺序,在2020年前完成垃圾强制分类目标[19]

2018年11月6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在考察上海市虹口区市民驿站嘉兴路街道第一分站时,参观了社区推广垃圾分类的交流活动。一位在场的志愿者向习近平表示,公益活动已经成为新时尚。而习近平则回复:“垃圾分类工作就是新时尚。我关注着这件事,希望上海抓实办好。”[20][21]

立法过程编辑

2017年2月22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决定将列入年度立法计划中,作为重点调研项目[22]。2017年3月,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和上海市政府相关领导组成立法工作领导小组[12]。2017年5月2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和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召开了专题研讨会,推进调研,为条例的立法打基础[23]。2018年2月24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决定,将《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列入2018年度立法计划,并预定于9月初审[24]

2018年9月2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向市人大常委会提交《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12][25]。2018年9月25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对《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进行了一审[26]。2018年11月20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对草案进行二审[27][28]。2018年12月18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对草案进行三审,上海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就草案审议及修改情况向市人大常委会作报告[29][30] 。2019年1月28日,该草案进入四审阶段,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对草案及草案修改建议稿进行最终审议[31][32]

2019年1月31日,该草案经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表决通过,成为正式地方法規,并将于2019年7月1日起实施;依据该條例,个人混合投放垃圾将被处最高200元人民币的罚款,企业和单位则将被处最高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上海党政机关内部办公场所不得使用一次性杯具,餐饮行业经营者不得主动提供一次性餐具,住宿行业经营者不得主动提供一次性日用品[33][34]

2019年5月,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出台《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违法行为查处规定》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对垃圾分类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进行详细阐述[35]

配套措施编辑

“绿色账户”编辑

 
绿色账户联名套卡

2011年开始,上海市的政府机构借助社会团体的力量,推进“绿色账户”项目,并联合中国银行发行绿色账户联名套卡。该项目鼓励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投放,所得积分可兑换奖品。但《青年报》记者发现,该项目的积分卡存在使用率低、扫码积分缺乏有效监督等问题[36]。而上海市绿化市容局方面曾在2017年指出,“绿色账户”作为一项激励制度,已经消纳了积分约4.8亿分,同时兑出了约500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让市民从垃圾分类中增加获得感”[37]。但绿化市容局也承认,尽管“绿色账户”覆盖了上海约三分之二的市民,但仅有约一半“绿色账户”卡被使用过,常用者也不到20%,政府对该项目也没有固定投入。为了推广该项目,解决“绿色账户”卡使用便捷度低的问题,政府部门和支付宝、中国银行展开了对接合作。[38]

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二期编辑

2019年6月28日,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二期工程正式点火启用,新建8条垃圾焚烧线,日处理垃圾量可达6000。在二期工程投产之后,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预计每年能处理300万吨垃圾,占上海年垃圾处理量的三分之一;同时,其发电每年预计可达15亿千瓦时,官方宣称其采用了多种环保技术提高效能、减少污染,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垃圾焚烧厂[39]

“两网融合”垃圾回收编辑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路近淮海东路附近的一处“两网融合”垃圾回收点

为了让可回收物得到充分循环利用,上海市政府部门启动了居住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与生活垃圾分类收运体系“两网融合”项目。根据上海市政府部门的目标,到2020年,拟建成8000个回收网点和210个中转站,实现两网融合回收利用日均1100吨以上[40]。通过标准垃圾回收服务点(垃圾厢房、自动回收机)及预约上门服务等方式,居民可以将可回收物就近投放[41]。因垃圾分类的推广,通过预约上门方式收集垃圾并集中处理的新职业“代扔工”应运而生[42]

争议编辑

居民意见编辑

 
位于杨浦区长海一村的电子公告牌,显示垃圾定时定点投放告示

据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联合上海市绿化市容局进行的一项调研显示,上海市市民对生活垃圾分类标准存在一定疑问,尤其是在可回收物的分类标准方面[43]。此外,对于叶、椰子壳、甘蔗皮、玉米叶、榴莲核等垃圾的分类,市民常认为这些干垃圾属于湿垃圾[44]。2019年6月,为了让市民更了解分类标准,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及下属的废物管理处发布了《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南》,以解答市民疑问[45]

有市民指出,为实施垃圾集中处理,部分小区进行了一刀切的“撤桶并点”和“定时定点”措施,给垃圾投放造成不便。部分居民向媒体指出,各小区的实际状况不同,若未经调研和充分沟通,一刀切实施“撤桶并点”,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并增添引发矛盾的机会。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则称其已发布《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实施导则》[46],指出撤销投放点及投放时段设定不应一刀切,而应因地制宜,避免给市民的热情造成影响[47]

专家意见编辑

环保研究者阳平坚认为,居民的利己心态可能影响垃圾分类的成效,而垃圾的混装混运或湿垃圾运输时液体、气味泄露的“跑冒滴漏”等问题,也会极大影响垃圾分类的成效和居民的积极性,其建议要从垃圾的全生命周期考虑,进行精细化管理。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峰认为,政府在大力宣传垃圾分类的同时,应该让市民更多了解垃圾处理全过程,以消除市民对垃圾在后端是否混合处理的疑虑。阿里巴巴集团环保业务负责人曹启明认为,垃圾处理的区域配套产业链建设应当加强;撤销垃圾投放点则需要用数据来评估,不应完全依靠主观性决策,否则,以上海市人口流动性大的背景,存在引发环卫问题的风险。上海政法学院环境法学副教授赵俊认为,如果不进行定时定点投放,垃圾的后端处理这项需要高度分工合作的工程可能根本无法完成,民众对定时定点投放的抱怨可以理解,但公众也需要为环保措施负必要的责任。[48]

轶闻编辑

在《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實施的2019年7月1日前後,由於負責監督垃圾分類的志願者大爺大媽會問「你(扔的)是什么垃圾?」(上海話:“侬(掼个)是啥垃圾?”),一時間「你是什么垃圾?」成為中國的網絡流行語[49]

此外,由於垃圾分類標準繁瑣難記,還有人推出了更簡明的「四分論」:“猪可以吃的是湿垃圾;猪不乐意吃的是干垃圾;猪吃了会死的是有害垃圾;卖了可以买猪的是可回收垃圾。”[50]不過這種分類方法很粗糙,有較大的錯誤率。[51]

参考文献编辑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 赵莹; 程桂石; 董长青. 垃圾能源化利用与管理.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3-01: 65. ISBN 978-7-5478-1486-4. 
  2. ^ 建设部城市建设司. 关于公布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网站. 2000-06-01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3. ^ 3.0 3.1 看看新闻. 上海垃圾分类调查:18年7套标准,到底怎么分?. 腾讯·大申网. 2018-04-10. 
  4. ^ 吴洁瑾. 上海确定垃圾分类新方式 垃圾桶分四种颜色. 东方早报 (搜狐网). 2008-02-22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5. ^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收运处置管理办法(2008年8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5号公布). 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网站. 2016-01-09 [2019-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1日). 
  6. ^ 孙晓菲; 王铭泽. 沪启动生活垃圾分类试点 100个小区厨余果皮单放. 东方网. 2011-05-15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7). 
  7. ^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沪府令14号).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4-02-22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5). 
  8. ^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 上海市环境保护局; 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目录及相关要求》(沪绿容〔2014〕179号). 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网站. 2014-05-28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9). 
  9. ^ 9.0 9.1 9.2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减量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 关于印发《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引》的通知(沪分减联办〔2019〕3号).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网站. 2019-04-01. 
  10. ^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沪府令57号).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7-09-18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1). 
  11. ^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 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批准. DB 31/T 1127-2019:生活垃圾分类标志标识管理规范.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网站. 2019-04-24. 
  12. ^ 12.0 12.1 12.2 邓建平;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 关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的说明——2018年9月25日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 上.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97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13. ^ 13.0 13.1 李超; 姚晓岚. 上海垃圾处理困局. 中国青年报 (2016-07-14) (中国青年报社). : 3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14. ^ 谷岳飞. “上海垃圾偷倒太湖”背后的垃圾围城. 新京报网. 新京报社. 2016-07-29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15. ^ 国务院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7〕2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网站. 2017-03-30 [2019-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16. ^ 陈玺撼. 上海公共机构及企事业单位将逐步实现“不分类不收运” 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单位探路. 解放日报. 2017-05-21. 
  17. ^ 上海市人民政府. 应勇市长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8-02-01 [2019-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18. ^ 上海市人民政府. 应勇市长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9-02-03. 
  19. ^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完善本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的实施方案》的通知.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8-02-07. 
  20. ^ 张晓松; 谢环驰; 李涛. 习近平寄语上海:勇创国际一流城市管理水平.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新华社. 2018-11-07 [2019-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 
  21. ^ 栾晓娜. 垃圾分类工作就是新时尚!上海青年志愿者说干劲更足了. 澎湃新闻. 2018-11-08 [2019-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 
  22. ^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2017年度工作要点.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7-04, (281): 26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23. ^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2017年重点调研项目正式开局.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7-05-04 [2019-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24. ^ 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2018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8-04, (296): 107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25. ^ 崔明华; 上海市人大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关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的审议意见报告——2018年9月25日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 上.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103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6月29日). 
  26. ^ 王海燕; 袁婷. 加快推进生活垃圾管理立法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进入一审,殷一璀出席. 解放日报. 2018-09-26. 
  27. ^ 祝越.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二审,酒店外卖不提供一次性用品. 文汇网. 2018-11-20. 
  28. ^ 丁伟; 上海市人大法制委员会.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关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2018年11月20日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 上.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108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6月29日). 
  29. ^ 丁伟; 上海市人大法制委员会.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关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修改稿)修改情况的报告——2018年12月18日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 上.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112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6月29日). 
  30. ^ 王海燕. 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修改二稿提交市人大三审 垃圾不分类,单位最高罚五万. 解放日报. 2018-12-19. 
  31. ^ 李蓓; 包璐影. 向乱扔垃圾的陋习开战!《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再审. 劳动报. 2019-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32. ^ 陈立斌; 上海市人大法制委员会.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关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2019年1月30日在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主席团第四次会议 上.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95 [2019-06-28]. 
  33. ^ 李佳蔚; 周航; 邹娟. 上海通过生活垃圾管理条例,7月1日起步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 澎湃新闻. 2019-01-31. 
  34. ^ 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主席团.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公告(第11号).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 2019-01, (296): 82 [2019-06-28]. 
  35. ^ 戚颖璞. 上海垃圾分类城管执法细则出台,垃圾分类违法将面临行政处罚 乱扔垃圾情节严重者将顶格罚款. 解放日报. 2019-06-27. 
  36. ^ 陈诗松. 垃圾分类攻坚战 绿色账户有用?. 青年报. 2018-05-22. 
  37. ^ 叶健. 上海:“绿色账户”让垃圾分类居民有获得感. 新华社. 2017-03-22. 
  38. ^ 栾晓娜. 上海已发380多万张绿色账户卡鼓励垃圾分类,但一半没用过. 澎湃新闻. 2018-03-08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9). 
  39. ^ 戚颖璞. 上海生活垃圾末端处置“增能”!老港二期今启用,日处理垃圾6000吨. 上观新闻. 2019-06-28 [2019-07-03]. 
  40. ^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减量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减量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印发《上海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8-09-03 [2019-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3). 
  41. ^ 李静. 上海全力推行“两网融合”,今年将建成2000个回收网点 将可回收物纳入“循环利用”正途. 文汇报 (文汇报社). 2018-07-15 [2019-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3). 
  42. ^ 李秋莹. 垃圾代扔工:要不是有他们 你可能连垃圾都不会扔.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 2019-06-20 [2019-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3). 
  43. ^ 王海燕. 上海人大调研垃圾分类,多数居民搞不清“可回收物”与“干垃圾”区别. 上观新闻. 2018-04-21. 
  44. ^ 陈玺撼. 端午节将至,品尝粽子的时候你可想过:粽叶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 上观新闻. 2019-05-29 [2019-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9). 
  45. ^ 陈玺撼. 上海官方垃圾分类指南火了,但网友还有一大堆问题怎么办?. 上观新闻. 2019-06-13. 
  46. ^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关于印发《上海市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制度实施导则》的通知.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9-05-05. 
  47. ^ 陈玺撼. 所有小区都要撤桶并点?上海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导则这样回应……. 上观新闻. 2019-06-13. 
  48. ^ 余晨扬. 上海等城市垃圾分类管理还有哪些难点需要破解?. 上观新闻. 2019-06-20 [2019-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30). 
  49. ^ 人民日报社《环球人物》杂志. “你是什么垃圾?”直击灵魂的拷问从上海正在蔓延!. 中共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众号(转载). 2019-07-01 [2019-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6). 
  50. ^ 《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侠客岛”微信公众号. 侠客岛:“你是什么垃圾?”. 观察者. 2019-06-28 [2019-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6). 
  51. ^ 代灵. 网传生活垃圾四分类指导图有误 虾头虾壳属湿垃圾. 东广早新闻 (2019-06-13) (新浪网上海频道). 东方广播中心. [2019-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