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蒙古國關係

(重定向自中蒙关系

中蒙關係(蒙古語:Монгол, Хятадын харилцаа)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國之間的外交關係。由於蒙古人民共和國蘇聯衛星國,因而直至1990年前中蒙關係也長期受中蘇關係影響。自從1980年代末期中蘇關係逐漸恢復,中蒙關係亦開始改善。蘇聯解體後的1990年代起,中國成為蒙古最大貿易伙伴,不少中國企業也在蒙古經營。

中國—蒙古國關係
China和Mongolia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蒙古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蒙古大使館 蒙古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邢海明 大使 丹巴·冈呼雅格[1]

歷史编辑

古代编辑

1260年,成吉思汗之孫忽必烈建號「中統」,意即「中原正統」[2]。1271年,忽必烈取《周易》“大哉乾元”之语,公佈《建國號詔》,建汉语國號為大元,宣佈新王朝為繼承歷代中原王朝的中華正統王朝[3]。1279年,忽必烈灭亡南宋,結束了中國三百年來南北分治的狀態[4]

1368年,朱元璋领导的农民军结束了元朝的统治,元朝退回蒙古高原,中国史书将之称为北元明朝北元及其后续政权多有征战。

1616年,努爾哈赤建立後金,并开始與蒙古諸部會盟與聯姻。

1634年,皇太极击败北元末代皇帝林丹汗,降伏了东部蒙古诸部。

1644年,明朝被清朝取代。1689年,清朝康熙帝在与俄国签订的国际法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中,首次将“中国”作为正式国号使用,与“俄羅斯”相对[註 1][5],當中的“中國”包括蒙古以及中國東北等地在內的整個清帝國[6][7]。清朝期間,內外蒙古都是大清國的一部分。

近代编辑

清朝滅亡後,中華民國成立,外蒙古在沙俄干涉和鼓動下宣佈獨立。當時中華民國認為其身為清朝繼承者,繼續認為外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然而,中華民國因南北內戰和軍閥割據而無法控制該地。結果,外蒙古向蘇俄尋求協助。1919年,中國北洋政府进军外蒙古並取消其自治。兩年後,受羅曼·馮·恩琴領導的俄國白軍影響,中國軍隊被迫撤回。[8]幾個月後由蘇聯紅軍取代。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自從日本侵華戰爭以來,中國並沒有能力重新恢復對外蒙古的實際控制。

二戰結束後1946年,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蘇聯的壓力下,被迫承認外蒙古獨立(國府遷台後一度取消承認)。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共內戰中獲得勝利後,再次承認了蒙古人民共和國為一獨立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编辑

 
1952年9月28日蒙古国总理泽登巴尔访问中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蒙古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10月16日建交,兩國於1962年簽訂邊界協議。[9]中蘇交惡後,蒙古倒向蘇聯,並向蘇聯要求部署軍隊,導致中國開始關注邊界安全。[10]結果,兩國關係持續緊張,直至1984年,中國代表團訪問蒙古,兩國標定邊界後才逐漸緩和。1986年,兩國簽訂一系列協議以支撐貿易和建立交通連結。[10]1988年,兩國簽訂關於邊境控制的條約。蒙古從此開始與中國交好。[10]

蒙古國一些人長期懷疑中國希望宣稱蒙古為其領土,亦擔心中國人口過多造成的問題。[10][11]

2016年11月18日,西藏流亡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于当地时间晚间到访蒙古国,随即遭到来自北京政府的强烈反对与抗议,北京政府认为达赖喇嘛刺激并支持西藏独立主义,因而坚决反对任何已同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其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与往来。后蒙古国澄清达赖喇嘛的访问是宗教访问,并非受到来自蒙古政府官方的邀请,并同意至少在本届政府任期结束前,不会再同意达赖喇嘛以任何形式进入蒙古国,并重申支持中国的领土完整与一个中国政策[12]

兩國矛盾编辑

近年來隨著中蒙經貿往來日益密切,赴蒙留學務工,投資開礦和旅遊觀光的中國人越來越多,部分蒙古國民眾抱怨中國“搶走”了當地人的就業機會,加上一些中國人不了解當地語言和習俗,一些不良行為如炫富、商業欺詐和破壞環境等也被當地媒體曝光,亦有部分蒙古國政客和媒體為宣傳「中國威脅論」,以助長和利用蒙古國部分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在一定程度上加深當地一些民眾對華負面情緒。此外,有部分中國網民和媒體對蒙表態上不夠理智,甚至有不當言論。另外,近年來蒙古國出現了一些主張「捍衛民族血統的純潔性」的非政府團體,包括有「站立的藍色蒙古」、「白色納粹十字」、「泛蒙古運動」等,部分有排華暴力行為[13]

經貿编辑

兩國的官方關係因歷史因素的關係而緊密連結。中國是蒙古的主要出口夥伴國,出口到中國的貨品达蒙古出口额的88.9%。与此同时,中国也是蒙古的主要進口夥伴國,從中国的進口额占的蒙古進口额的37.6%。

司法合作编辑

中国与蒙古在1997年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蒙古国引渡条约》,并于1999年生效。中国籍的经济犯,或者从南蒙古内蒙)逃离者或异议人士,都可以依照协议,被蒙古方面遣送回中国[14]

重大事件编辑

註釋编辑

  1. ^ 尼布楚条约》满文本中亦采用“Dulimbai Gurun-i enduringge xôwangdi”(“中国的至圣皇帝”或“中国大圣皇帝”)的称谓。

参考文献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王啟龍《藏傳佛教在元代政治中的作用和影響》,《普門學報》第8期,2002年3月
  3. ^ 李蓉嵐《論元朝科舉對明清科舉制度的影響》,《資治文摘》,2010/02
  4. ^ David Morgan. The Mongols. Wiley-Blackwell. 2007: 113. ISBN 978-1-4051-3539-9. 
  5.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湖北武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27. ISBN 7-5622-2277-0 (中文). 
  6. ^ 宋念申《清俄碰撞:欧亚相遇中重塑“中国”》澎湃研究所,2015-12-09
  7. ^ Zhao, Gang. Reinventing China: Imperial Qing Ideology and the Rise of Modern Chinese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32 (Number 1). Sage Publications. January 2006 [23 May 2014]. JSTOR 20062627. doi:10.1177/009770040528234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5 March 2014). 
  8. ^ Kuzmin, S.L. History of Baron Ungern: an Experience of Reconstruction. Moscow, KMK Sci. Pres, p.156-293. - ISBN 978-5-87317-692-2
  9. ^ China-Mongolia Boundary (PDF). International Boundary Study (The Geographer,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August 1984, (173): 2–6 [2008-06-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09-16). 
  10. ^ 10.0 10.1 10.2 10.3 Mongolia-China relations. Library of Congress. [2008-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5). 
  11. ^ Chinese Look To Their Neighbours For New Opportunities To Trad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1998-08-04 [2008-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0). 
  12. ^ 达赖喇嘛访问蒙古 组织者称与政治无关. BBC. 2016-11-17. 
  13. ^ 中国游客在蒙受辱 已获蒙古官方道歉. 
  14. ^ 800中国公民持30日旅游签证进入蒙古 涉「洗钱」等罪名被捕 RFA 2019-11-0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