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亞馬遜雨林(葡萄牙語:Amazônia、西班牙語:Amazonia),又稱亞馬遜河雨林,位於南美洲亞馬遜盆地熱帶雨林,佔地550萬平方公里,使這片雨林生機盎然的就是亞馬遜河。雨林橫越了8個國家巴西(佔森林60%面積)、哥倫比亞秘魯委內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維亞圭亞那蘇利南,包括法屬圭亞那。其中4個國家將雨林所屬州份取名亞馬遜州。亞馬遜雨林佔世界雨林面積的一半,森林面積的20%,是全球最大及物種最多的熱帶雨林。[1]

亞馬遜雨林
AmazôniaAmazonia
雨林
Amazon Manaus forest.jpg
鄰近巴西馬瑙斯的亞馬遜雨林。
屬於 南美洲
河流 亞馬遜河
面积 5,500,000 km²(2,123,562 mi²
世界自然基金會所繪製的亞馬遜雨林生態區地圖。黃線的範圍約與亞馬遜盆地相同。國界以黑色表示。衛星影像NASA提供。
「亞馬遜雨林」的各地常用別名
中国大陸 亚马孙雨林
港臺 亞馬遜雨林
馬來西亞 亚马逊雨林

森林砍伐编辑

 
亞馬遜雨林的去森林化會危害多個品種的樹蛙,牠們對環境的轉變非常敏感。圖中所見為紅眼樹蛙(Agalychnis callidryas)

近五分之一的亞馬遜雨林已經被破壞,餘下的部份依然面臨危機。在1990年至2000年短短10年間,亞馬遜雨林遭到破壞的面積由4,150萬公頃上升至5,870萬公頃——相等於葡萄牙的2倍面積[2]。主要原因是巴西农民为了经济效益大规模砍伐雨林来种植大豆油棕(产棕榈油[3]

在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英语Instituto Nacional de Pesquisas Espaciais每年公佈森林砍伐的數字。森林砍伐的數字是根據測地衛星Landsat於亞馬遜雨林旱季時拍攝的100至220幅相片估計而得出。估計數字只考慮到損失了的亞馬遜雨林生物群系,沒有考慮到雨林中的天然草原或稀樹草原的損失。根據INPE指出,於巴西境內的亞馬遜雨林生物群系的原本面積為4,100,000平方公里,於2005年減少至3,403,000平方公里——損失達17.1%[4]

碳元素的動態编辑

 
亞馬遜河紅樹林氣生根

環境學家所憂慮到的不單是森林遭破壞後對生物多樣性的損害,更憂慮到森林遭破壞後植物所釋出的元素可能會加速全球暖化

亞馬遜雨林的常綠森林佔全球陸地主要碳元素產量的10%及生態系統碳元素儲存量的10%[5]— 約為1.1 x 1011公噸碳元素[6]。於1975年至1996年間,亞馬遜雨林的每1公頃面積每1年估計積存達0.62 ± 0.37噸碳元素[6]。因火災而對亞馬遜雨林造成的去森林化,使巴西成為其中一個溫室氣體排放量最高的地方之一。巴西每年排放約3億公噸二氧化碳,當中2億來自砍伐及焚燒亞馬遜雨林。

保育编辑

一些環境學家提出保育雨林不單只有生物學上的動機,亦有其經濟動機。若以可持續方式耕作水果、橡膠及木材,每1公頃的秘魯亞馬遜雨林價值約US$6820;若以非持續性方式耕作商業木材,則值約US$1000;若將林地改作牧草場,則只值US$148[7],但這個假設被廣泛地質疑。

巴西空軍一直以來利用巴西航空工業公司 Embraer R-99監察機監測亞馬遜雨林,此為亞馬遜監控系統SIVAM, Sistema de Vigilância da Amazônia)計劃的一部份。於2004年7月的一個會議上,科學警告雨林將不能夠維持以往每年吸收百萬噸計的溫室氣體,原因是雨林遭破壞的速度正在加劇。單單於2003年,已有9,169平方英里的雨林被砍伐了。

單單在巴西,超過90個原住民部族於1900年代被殖民主義者摧毀,數百年來累積對雨林物種醫學價值的知識亦除之散失。由於領土持續被森林砍伐破壞及生態滅絕,例如於秘魯亞馬遜[8],本土的部族不斷地消失。

氣候轉變對亞馬遜雨林的影響编辑

有證據顯示亞馬遜雨林的植被在過去210,000年,經歷末次盛冰期及冰蝕期(deglaciation),出現了重大的變化。

分析過亞馬遜盤地古湖(paleolake)及沖積扇中的沈澱物,顯示出盤地在末次盛冰期的降雨量比現時的為少,這幾乎可以肯定是因為盤地潮濕的熱帶植被減少所造成[9]。對於當時植被減少的廣泛程度,科學家有不同的爭論。有科學家認為雨林萎縮至細小及分離的物種遺區refugium),被空曠的森林及草原分隔著[10];有科學則認為雨林依然完整,只是北部、東部及南部沒有伸延至如現時的這麼遠[11]。這個爭論實難以解決,原因是雨林研究工作實際上的限制,意味著數據取樣可能與中央的亞馬遜盤地出現偏差。以上兩個的見解,都有合理的數據支持。

全球氣候模式預測未來因溫室氣體排放所造成的氣候變化,顯示在降雨量嚴重減少及溫度上升的情況下,亞馬遜雨林可能無法維持,導致盤地上的雨林於公元2100年前幾乎完全消失[12]。但是,不同的亞馬遜盤地氣候模型得出不同的降雨量估計結果,由輕微上升至嚴重下跌的結果都有[13]。結果指示出雨林在21世紀可能受到氣候轉變及去森林化的危害。

亞馬遜雨林乾旱的影響编辑

2005年,亞馬遜經歷10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14],正踏入連續第二年乾旱[15]。2006年7月23日,英國《獨立報》網站報導,林洞研究中心英语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總結指出,由於大量砍伐森林,導致亞馬遜乾旱,迅速將整個地區推向一個「引爆點」(原文:"tipping point"),屆時雨林將無可挽回地開始死亡。森林已站在沙漠化的邊緣,將對全球氣候帶來災難性影響,世界可能滅亡[16] [17]

嚴重事故编辑

自2019年起,亞馬遜雨林因過量砍伐、環境因素、氣候變化等問題頻頻發生火災,截至2019年8月,亞馬遜雨林於短短8個月時間內已發生了約4萬宗火災,較2018年同期增長77%。[18]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發布了幾張在8月拍攝的衛星圖像顯示,朗多尼亚州亞馬遜州因火災導致上空濃煙滾滾,這些灰煙在亞馬遜河上空形成一條走廊,在巴西各地蔓延,甚至距離朗多尼亚州2200公里的聖保羅市,也受到森林火災的煙霧影響,而落下「黑雨」[19],經證實雨中存在燃燒顆粒。雨林火災造成大量居住於雨林中的動物喪生。此次長達超過3星期的火災沒有得到巴西當地人的救援,當事件揚名國際後,巴西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備受遣責,歐洲市民亦紛紛上街示威望巴西盡力救火[20],雅伊爾·博索納羅亦因法國總統馬克宏望於G7峰會上優先商討亞馬遜大火這項緊急狀況而與其發生隔空罵戰,雅伊爾·博索納羅認為其在「干預巴西內政」及表示「巴西沒有資源應付大火」[21][22]。而後來雅伊爾·博索納羅亦在遭受全球施壓下才下令軍隊救火。其他國家開始民眾擔憂巴西政府的無能及亞馬遜雨林的未來安危。此次大火亦揭發了之前亞馬遜雨林砍伐面積增加及雅伊爾·博索納羅開發雨林等事故,惟遭博索納羅本人否認而惹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英语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院長里卡多·加爾旺(Ricardo Galvao)反擊,二人展開罵戰[23]。後博索納羅在各界壓力下宣佈全國在60日內不得以焚燒林木的方式清理農地。[24]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NOW News
  2. ^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 (CIFOR) (2004) Beef exports fuel loss of Amazonian Forest. CIFOR News Online, Number 36.
  3. ^ Bradford, Alina. Deforestation: Facts, Causes, & Effects. Live Science. 2015-03-04. 
  4. ^ .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INPE) (2005). The INPE deforestation figures for Brazil were cited on the WWF Websitein April 2006.
  5. ^ Melillo, J.M., A.D. McGuire, D.W. Kicklighter, B. Moore III, C.J. Vörösmarty and A.L. Schloss. 1993. Global climate change and terrestrial net primary production. Nature 363:234–240.
  6. ^ 6.0 6.1 Tian, H., J.M. Melillo, D.W. Kicklighter, A.D. McGuire, J. Helfrich III, B. Moore III and C.J. Vörösmarty. 2000. Climatic and biotic controls on annual carbon storage in Amazonian ecosystems. 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9:315–335.
  7. ^ Peters, C.M., Gentry, A.H. & Mendelsohn, R.O. (1989) Valuation of an Amazonian forest. Nature 339: 655-656.
  8. ^ Dean, Bartholomew. (2003) State Power and Indigenous Peoples in Peruvian Amazonia: A Lost Decade, 1990-2000. In The Politics of Ethnicity Indigenous Peoples in Latin American States David Maybury-Lewis, Ed. 哈佛大学出版社
  9. ^ Colinvaux, P.A., De Oliveira, P.E. 2000. Palaeoecology and climate of the Amazon basin during the last glacial cycle. Wiley InterScience. (abstract[永久失效連結])
  10. ^ Van der Hammen, T., Hooghiemstra, H.. 2002. Neogene and Quaternary history of vegetation, climate, and plant diversity in Amazonia. Elsevier Science Ltd. (abstract)
  11. ^ Colinvaux, P.A., De Oliveira, P.E., Bush, M.B. 2002. Amazonian and neotropical plant communities on glacial time-scales: The failure of the aridity and refuge hypotheses. Elsevier Science, Ltd. (abstract)
  12. ^ Radford, T. 2002. World may be warming up even faster. The Guardian.
  13. ^ Houghton, J.T. et al. 2001. Climate Change 2001: The Scientific Basi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5-07..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14. ^ Environmental News Service - Amazon Drought Worst in 100 Years
  15. ^ Drought Threatens Amazon Basin - Extreme conditions felt for second year runn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5-27.
  16. ^ The Independent 7-23-6: Amazon rainforest 'could become a deser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8-06.
  17. ^ The Independent 7-23-6: Dying Forest: One year to save the Amaz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8-06.
  18. ^ Fires in Amazon Rain Forest Have Surged This Year. The New York Times. 2019-08-21. 
  19. ^ 亞馬遜雨林大火下「黑雨」 城鎮罩濃霧「白天秒變黑夜」
  20. ^ 巴西總統派軍隊滅火專家指亞馬遜浩劫是人禍
  21. ^ 亞馬遜森林燒不停:國際施壓救火,巴西總統的「擺爛反擊」
  22. ^ G7峰會登場聚焦貿易、脫歐、雨林危機
  23. ^ 揭亞馬遜伐林加劇 巴西研究所長被炒 總統斥數據「全屬謊話」損國家
  24. ^ 阻雨林大火 巴西禁放火整地60天. 聯合新聞網. 2019-08-29. 

參考資料编辑

  • Sheil, D. and S. Wunder. 2002. The value of tropical forest to local communities: complications, caveats, and cautions. Conservation Ecology 6(2): 9. [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