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冷凍技術

将现有医疗技术无法治疗的人体低温保存

人體冷凍技術(英語:Cryonics),或稱人體冷藏學人體冰凍法,是一種試驗中的醫學技術,將人體深低溫保存(一般在-196°C以下),以期在未來利用先進的醫療科技解凍復活及獲得治療。1967年,美國心理學教授詹姆斯·貝德福德的遺體成為首位接受人體冷凍技術的例子。

除了復活及醫療用途外,人體冷凍技術也被認為是實現太空星際旅行的關鍵技術。由於抵達太陽系外行星可能需要花費數百年以上的時間,太空人可以在旅途中以冷凍方式人工冬眠,並完成旅程。[1][2]

人體冷凍技術被美國的《生活科學》雜誌(Live Science)列為十大人腦未解之之一[3][4],及十大超越人类极限的未来科学技术[5]。但現時人體冷凍技術不被主流科學界認可及接受。

目前,最大型的人體冷藏公司為美國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和人體冷凍機構(Cryonics Institute)[6]。位於俄羅斯KrioRus,是首家在美國以外成立的人體冷凍服務的公司[7]。位於中國山東省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則是在中國境內首間成立的人體冷凍服務的公司。[8]

本技術也用於寵物,為部分人體冷凍公司提供的附加服務。[9][10]

技術前設编辑

人體冷凍技術主要前設是,人類所有記憶性格身份意識都是以細胞結構及化學形式(主要在腦部)儲存。人體冷凍技術希望透過冷凍科技,防止腦部損害,以達至暫停生命的效果,及希望未來可以透過科技把冷凍者復生及醫治。[11][12][13]

哲學道德倫理考慮的問題编辑

宗教考慮的問題编辑

不少宗教人士認為,人體冷凍技術與宗教發生衝突,主要原因是因為人的靈魂已離去,該技術不可能冷凍人的靈魂。但人體冷凍公司則認為,人體冷凍者就如長期睡覺昏迷一樣,其靈魂不會離開肉體,而人體冷凍技術亦跟其他醫療技術(如心臟移植手術)一樣,只是設法把冷藏者醫治和延續他們的生命。人體冷凍公司更認為冷藏者只是好像患了病的病人一樣。因此,人體冷凍公司認為人體冷凍技術與宗教並沒有任何衝突。[14][15]

費用编辑

費用方面,不同公司的收費均不同。人體冷凍最低的基本收費由10,000美元俄羅斯KrioRus公司КриоРус)的腦神經冷藏),到28,000美元(人體冷凍機構的全身冷藏),至155,000美元(美國人體冷凍學會英语American Cryonics Society的全身冷凍),至200,000美元(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的全身冷藏)均有,收費視乎不同的公司服務國家地區而定。[16][17]

此外,人體冷藏者也可以考慮使用以人壽保險的形式付款,或分期付款繳交。[18][19][20]

不過,一般而言,人體冷凍機構不會保證所收取的收費可長期為人體冷凍技術服務提供經濟支持。人體冷凍服務商會為冷凍者成立一個類似基金來營運,如果冷凍者提供的資金用盡,可能會再須收取額外費用,或需停止人體冷凍的保存服務。因此,人體冷凍機構的收費,一般指接受冷凍的最低營運基金的收費(minimum funding)。人體冷凍機構一般的收費相等於50年至100年的營運費用,這是基於2%的投資回報率(在扣除通脹及物價上升後)的假設。然而, 這會受到其他因素,如投資失利或物價升幅過高等影響,一旦營運基金用盡,就會停止冷凍服務。

技術可行性编辑

現時並沒有任何人成功在冷藏後復生。人體冷凍者是基於以下的信念,相信該技術的可行性,包括:

  • 假如人體動物的結構能夠完好地保存,那麼生命可以被停止,也可以被重新啟動。
  • 玻璃化冷凍方法能有效保存人體或生命。
  • 相信未來的分子修復技術可以有效地修復受損(甚至已死去)的生理結構。[21]

此外,有些人相信以下例子能推斷該技術的可行性,包括:

  • 有實驗成功將長年冷凍下的線蟲、蛭形輪蟲等小型生物解凍後復活。[22][23][24][25][26][27]
  • 曾有女嬰在加拿大凍死數小時後解凍生還。[28][29]
  • 有實驗成功冷凍一猴子數小時後復原。[30]
  • 玻璃水[註 1]的冷凍方法解決了身體冷凍後易受損的問題。[31][32]
  • 在-196°C的低溫下,其反應速率僅為37°C體溫的9×10-27[33]
  • 在37°C的常溫下的1秒鐘化學反應,相等於在-196°C的低溫下的2,400萬年。 [34]
  • 有研究指體溫較低更易使人長壽[35][36]
  • 實驗成功用低溫使狗隻豬隻老鼠冷卻後(冷卻後只有極微弱心跳)數小時後復原。[37][38][39][40]
  • 有實驗成功把冷凍了16年的老鼠基因複製出新的老鼠,並可健康地成長。[41]
  • 部分人體器官可在低溫下長期保存。[42]
  • 科技樂觀者認為,待納米技術在將來發展成熟後,可以修復冷凍過程帶來的細胞損傷,還可以修復因衰老疾病引起的損傷。[43]

批評及爭議编辑

  • 在原理上人體冷凍不是現實動物的冬眠或在科幻的人工冬眠,這兩者仍然保持著生命的表徵如呼吸和心跳等,人體冷凍則否。
  • 就目前技術而言,能低温保存的只有血液细胞人体器官。但目前要保存單個人体器官仍然非常困难。而主流科学界还是在研究细胞和组织器官的保存。[44]
  • 現時還沒有冷凍成功的例子。[45]
  • 現時沒有實驗能證明,在冷凍一段長時間後,細胞仍可以保存完好。[46]
  • 人體冷凍技術目前被部分醫學專家認為不具任何醫學價值。[47]
  • 一些學者更稱人體冷凍技術為「製作現代木乃伊(Modern mummies)的技術」。[48][49][50]
  • 有些組織批評,有些人體冷凍組織在其關於會員統計的報告中,可能有造假或不誠實之嫌。[51] [52]


科學界看法编辑

主流科學界的看法编辑

現時人體冷凍技術不被主流科學界認可及接受。[53]國際低溫生物學學會認為,人體冷凍技術不是科學,也不屬低溫生物學的範疇。[54]美國低溫物理學學會 (英語:Cryogenic Society of America) 認為,人體冷凍也不屬低溫物理學範疇,並認為人體冷凍技術的理論是站不住腳的。[55]

俄羅斯科學院打擊偽科學委員會主席Yevgeny Alexandrov認為,人體冷凍技術並沒有科學依據,人體冷凍技術服務完全係基於毫無實據的推測上。[56]

著名低溫生物學肯尼思·B·斯托里認為,人體冷凍技術是永不可能成功的,因為技術違反了物理學、化學、及分子化學的定律。[57]

學者William T. Jarvis認為,人體冷凍可以適合作為係學術研究的題目,但不適合向公眾推廣,因為沒有證據證明其可行性。[58][59]

低溫生物學家Dayong Gao認為, 『人類總是希望未來可以改變,變得更好,但現時沒有任何科學證據基礎,支持人體冷凍技術是可行的』。[60]

神經生物學家Michael Hendricks認為,運用人體冷凍技術期盼未來可以復生已死亡的生物組織,基本上只是幻想[61]

部分科學家聯署支持人體冷凍技術编辑

目前有超過68名來自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包括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的教授,支持人體冷凍技術的研究及發展,以及要求社會及政府尊重人們選擇人體冷凍技術的權利。[62][63]


家屬及伴侶問題编辑

  • 人體冷凍參與者Aschwin de Wolf,以及部分匿名的人體冷凍參與者指出,人體冷凍者往往會跟自己不支持人體冷凍的家屬或伴侶發生強烈的衝突,甚至敵意。James Hughes,倫理及新興技術研究所英语Institute for Ethics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的主席,雖然他是一家支持生命延續的機構的主席,但也選擇了不參加人體凍技術,原因是『尊重及重視自己與妻子的關係』。[64]

法律議題及法律保障编辑

法律上,人體冷凍的对象被視為已死亡的人。而人體冷凍公司則視為一間提供殯葬的機構及一間醫學研究的機構。人體冷凍亦可被視為一種殯葬的方式,或視為將遺體或器官捐贈給醫學機構作醫療科學研究用途。人體冷凍公司必須在病人被宣告法律死亡後才能進行人體冷凍。人體冷凍公司對冷凍者遺體的完整性不會作出任何法律保證。[65][66]

人體冷凍保存服務的可持續性编辑

大部分的冷凍公司的協議中均聲明,不會為人體冷凍者提供可永久或長期保存的法律保證。人體冷凍提供者也不能保證人體冷凍服務的長期合法性。如提供人體冷凍服務機構的資金用盡或宣佈倒閉,人體冷凍機構可在此情況下停止人體冷凍服務。如未來法律禁止人體冷凍繼續進行,有關人體冷凍服務的機構也須停止人體冷凍保存服務。

如人體冷凍者所提供的資金及費用未能足以維持將來的人體冷凍服務,以及該冷凍者及其親友或支持者提供不到足夠的資金繼續維持,人體冷凍機構也會在此情況下停止人體冷凍服務。

如果人體冷凍保存服務機構所在的地方,當地政府通過法律或政策,限制人體冷凍服務進行,人體冷凍服務機構也需終止人體冷凍服務。

一般而言,如果人體冷凍服務企業倒閉,人體冷凍企業會盡量找尋市場上有沒有其他機構或志願團體,可承繼該冷凍服務企業的服務。如果無法找到合適的承繼者,則會終止人體冷凍的服務。

當人體冷凍機構停止人體冷凍服務後,在可行及經濟許可的情況行,可能改以其他冷凍方式保存,例如由全身冷凍改為只冷凍腦部或神經系統,或改以較高溫的方式繼續進行冷凍保存。也可能會停止冷凍,但改為以化學保存的方式繼續保留,或以其他遺體保存技術繼續保存遺體。

如果經濟情況或法律政策或因技術問題不允許繼續保存,人體冷凍公司會在服務停止後,為冷凍者以土葬的方式埋葬,或直接為冷凍者進行火化,或以其他的殯葬形成來處理遺體,視冷凍服務計劃、冷凍者意向、冷凍者的經濟和財務情況及當時的法規而定。 [67][68][69]

反人體冷凍法律编辑

雖然美國沒有憲法及聯邦法律禁止人體冷凍技術。但是在歷史上,美國曾經有一些州,禁止進行人體冷凍技術,但後來受到人體冷凍技術支持者質疑,該法律違反憲法及人權,才沒有禁止[70]

目前,部分學者也倡議,設立法律以禁止人體冷凍的推廣,並認為推廣人體冷凍技術是不道德的[71]

企業可持續性問題编辑

在經濟及企業可持續性上,提供人體冷凍服務的企業可達至可持續性的機會並不高[72][73]。在考慮企業的一般生命週期,要提供人體冷凍服務的企業或非營利機構能夠有足夠時間等候科技發展,讓冷凍者復生的機會可謂非常低[72][74]。在歷史上,即使是大型企業,能夠持續運作一百年以上的,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左右[72][75][74][76]。事實上,很多人體冷凍企業也因經營失敗而倒閉。在1973年前成立的人體冷凍服務機構,到目前(2021年)只有一間可以繼續營運。大部份保存在已倒閉的人體冷凍服務機構的遺體,最後都被解凍後埋葬或火化。[73]

自然冷凍法编辑

自然冷凍法(Natural Cryonics)是一種經濟型人體冷凍的構思,把人體冷凍在地球極地氣候地區(多年溫度均在攝氏零度以下的地方)的永久凍土層下保存,期望未來有人使用醫療技術使病人復生[77][78][79]。因此,這類在「大自然的冰箱」下長久保存的方法,有時候又稱為冰葬或雪葬。

帕斯卡的賭注编辑

帕斯卡的賭注是一個論證,認為理性的個人應該相信上帝存在。因為若相信上帝,而上帝事實上不存在,人蒙受的損失不大;而若不相信上帝,但上帝存在,人就要遭受無限大的痛苦,如永遠下地獄[80]

在人體冷凍技術中,提供人體冷凍服務的機構及支持者不時會引用帕斯卡的賭注論證作為支持進行人體冷凍技術的論證,認為理性而資金充裕的人應該選擇人體冷凍技術。因為若選擇了人體冷凍服務,而人體冷凍服務最終失敗,人所蒙受的損失不大;而若不選擇人體冷凍服務,但人體冷凍最終成功,人就要遭受無限大的痛苦,即永遠消失在世界上[81][82][83][84][85]

不過,人體冷凍技術中的帕斯卡的賭注,並沒有考慮人類靈魂來世的可能(或假設了即使有來世,使用人體冷凍技術,也不會令來世的利益受到損害,靈魂不會因人體冷凍而蒙受損失)。

現時各器官冷凍保存時限编辑

目前人體冷凍技術尚沒有成功案例,即使是冷凍器官,在目前技術下,大部分器官也不能進行深低溫保存,也就是無法長期保存。要評估人體冷凍可否在未來成功,也許可參考現時的冷凍技術的保存年限:[86]

現時各器官冷凍技術的保存年限
器官 可保存溫度 可保存年期
精子 攝氏零下196度 超過一百年 (理論上),實際最長成功案例27年[87][88]
卵子 攝氏零下196度 超過一百年 (理論上),實際最長成功案例27年[87][88]
受精卵 攝氏零下196度 超過一百年 (理論上),實際最長成功案例27年[87][88]
胚胎 攝氏零下196度 超過一百年 (理論上),實際最長成功案例27年[87][88]
冷凍血漿 攝氏零下18度以下 5年 [89]
骨髓 攝氏零下50度 1年[86]
血液 攝氏1度 35日[89]
肝臟 攝氏4度 27小時[90]
肝臟 攝氏0度以下 (超級冷卻技術) 4天 [91]
腎臟 攝氏4度 36小時 [92]
肺部 攝氏4度 8小時 [92]

選擇人體冷凍技術的名人编辑

已經接受人體冷凍保存的著名人物,當中包括(但不限於):著名棒球運動員Ted Williams及其子John Henry Williams (分別於2002年及2004年)、[93]工程師及博士Leslie Stephen Coles(2014年)、[94]著名經濟學家及企業家Phil Salin、著名軟件工程師哈爾·芬尼 (2014年)。[95]

已計劃接受人體冷凍保存的名人,當中包括(但不限於):PayPal創辦人Luke Nosek[96]Peter Thiel[97]、牛津大學超人類主義哲學家尼克·博斯特罗姆、Anders Sandberg和David Pearce。[98]

美國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拉里·金曾計劃接受人體冷凍保存,但後來改變主意。[99][100]

美國著名投資者杰弗里·爱泼斯坦希望死後可以冷凍保存他的頭部及陽具,以便可以繼續使用他的基因進行繁殖。[101][102]

有些名人被誤以為他們死後已進行了人體冷凍保存。著名例子包括華特·迪士尼,雖然在都市傳說中常常提到華特迪士尼遺體被冷凍保存,但這並非事實,事實上華特迪士尼的遺體已被火化,骨灰存於加利福尼亞州格倫代爾的一個紀念公園中。[103][a]美國著名科幻小說作家羅伯特·海萊恩,在他的著作The Door into Summer中,積極地寫下了這個人體冷凍的概念,但最後他已被火化,骨灰撒下至太平洋中。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蒂莫西·利里,曾一度是人體冷凍技術的提倡者及支持者,並與人體冷凍服務供應商簽下合同,但最後他改變了他的想法,死後並沒有進行人體冷凍保存。[105]

參見编辑

相關故事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玻璃水,即玻璃化的冰,或玻璃狀的冰,又稱為『低密度無定形冰』,其英文名稱為 Low Density Amorphous ice, 缩写为LDA。

引用编辑

  1. ^ Robert Nelson told the Los Angeles Times that he thought Walt Disney wanted to be cryopreserved as Walt Disney Studios had called him to ask detailed questions about his organisation, the Cryonics Society of California. However, Nelson clarified that "They had him cremated. I personally have seen his ashes."[104]

参考文献编辑

  1. ^ 深入太空 俄人體冷凍技術15年後成熟,Chinatim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NASA资助“冷冻休眠”研究 星际旅行或成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CTV News
  3. ^ Top 10 Mysteries of the Min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ive Science
  4. ^ 十大人腦未解之迷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網
  5. ^ 十大超越人类极限的未来科学技术 Archive.is存檔,存档日期2012-09-10, PCHOME 中国网
  6. ^ 想活得更久?你可以考慮冷凍自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21年7月1日
  7. ^ KrioRus Brain Freeze Technolog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echnovelgy News, Retrieved at 2011-Oct-07
  8. ^ 中國人體冷凍中心揭秘:最小僅13歲 情深丈夫親手關掉愛妻呼吸機. HK01. 2021-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8) (中文(香港)). 
  9. ^ Pet Cryopreservation Pet Cryopreserva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ryonics Institute
  10. ^ Should I Have Had My Cat Cryonically Preserve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ryonics Institute
  11. ^ Moen, OM. The case for cryonics.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August 2015, 41 (18): 493–503. PMID 25717141. S2CID 31744039. doi:10.1136/medethics-2015-102715. 
  12. ^ Doyle, DJ. Cryonic Life Extension: Scientific Possibility or Stupid Pipe Dream?. Ethics in Biology,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2012, 3 (1–3): 9–28. doi:10.1615/EthicsBiologyEngMed.2013006985. 
  13. ^ The Cryobiological Case for Cryonics.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2021-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0). 
  14. ^ Cryonics FAQ - Religion and Philosophy. [2007-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4-14). 
  15. ^ Alcor - Christianity and Cryonics: Questions and Answe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16. ^ Alcor Membership Info: Costs. [2008-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6). 
  17. ^ The cost of universal cryonics. Less Won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18. ^ Cryonics FAQ - Financial Questions. [2007-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4-14). 
  19. ^ 英国人每周缴10镑做“人体冷冻” 期待未来復活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網易新聞, 2009年6月1日查閱
  20. ^ 冷冻遗体等待重生 英国人争做“復活梦”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腾讯科技頻道, 2009年6月1日查閱
  21. ^ Alcor: About Cryonics.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2008-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1). 
  22. ^ Worms Frozen for 42,000 Years in Siberian Permafrost Wriggle to Lif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ive Science
  23. ^ 4.2万年冰冻线虫竟起死回生:人体冷冻术何时能成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网易科学人
  24. ^ 科幻片成真!4.2萬年前「冰封線蟲」成功解凍...能動還能吃. ET Today. [2019-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4). 
  25. ^ 線蟲冰封4萬年復活! 科學家警告恐有「古代病毒」. TVBS. [2019-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26. ^ 科幻片成真!4万年前冰封线虫被复活. 鳯凰網. [2019-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27. ^ 西伯利亞冰封2.4萬年蛭形輪蟲重獲生命. BBC. 2021-06-08 [2021-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0). 
  28. ^ “凍死”女嬰復活 速凍大腦是原因?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網
  29. ^ 人體冷藏復活將不再隻是夢想. 東方新聞. [2008-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3-09-20). 
  30. ^ 打破砂鍋:“人體冷凍術”能否讓人起死回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中最後第二段提到江基堯教授曾讓一猴子死而復生),科技日報電子版
  31. ^ 玻璃水能否让人冻后复活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搜弧
  32. ^ 芬兰科学家造出玻璃水,可让人体冷冻后复活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生物谷生物频道
  33. ^ Scientific Justification of Cryonics Practic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age 4, REJUVENATION RESEARCH, Volume 11, Number 2, 2008, Cryonics Institute .於2008年12月29日查閱.
  34. ^ How Cold Is Cold Enough?.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2020-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31). 
  35. ^ 俄罗斯科学家称人体温降低两度可多活120到150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華網
  36. ^ 冰凍長生夢——我們20年後再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國網
  37. ^ Jennifer Bails. Pitt scientists resurrect hope of cheating death. Pittsburgh Tribune-Review. 2005-06-29 [2006-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5). 
  38. ^ Doctors claim suspended animation success. The Sidney Morning Herald. 2006-01-20 [2006-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7). 
  39. ^ Gas induces 'suspended animation'. BBC News. 2006-10-09 [2006-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1-05). 
  40. ^ 冷冻技术让“死”猪复活 可使生命暂停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腾讯科技
  41. ^ 冷凍16年老鼠,遭成功克隆「復活」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匯報
  42. ^ 黃金书屋 - 美国的冷藏人体公司. [2007-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4-10). 
  43. ^ 有人使用人体冷冻法保存过吗?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博聞網
  44. ^ 幻想还是欺骗?复活冷冻人狂想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世界科技报道
  45. ^ 不是蛮干就能实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腾讯科技
  46. ^ “人體冷凍術”能否讓人起死回生?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金桥科普
  47. ^ 人体冷冻目前无任何医学价值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上海市藥學會
  48. ^ Quigley, C. Modern Mummie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Human Bod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McFarland. 1998: 140–145. ISBN 0786428511. 
  49. ^ Quigley, C. Modern Mummies: 20th-Century Wonders and Beyond. McFarland. 1998: 28. ISBN 0736861874. 
  50. ^ The Modern Mummification Cryonics: Search for Immortality Continu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Fountain Magazine
  51. ^ MEMBER STATISTICS HONESTY IN REPORTING. Cryonics Institute. [2020-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5). 
  52. ^ Member Statistics. Cryonics Institute. [2020-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53. ^ The science of cryopreserving the human bod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hys.org, Science X, Accessed on May 2018
  54. ^ Society for Cryobiology Position Statement on Cryonic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ociety for Cryobiology, Nov 2018
  55. ^ Cryonics is NOT the Same as Cryogenic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ryogenic Society of America
  56. ^ Luhn, Alex. 'Insurance' against death: Russian cryonics firm plans Swiss lab for people in pursuit of eternal life. Daily Telegraph. 11 November 2017 [28 Jul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8 July 2019). 
  57. ^ Miller K. Cryonics redux: is vitrification a viable alternative to immortality as a popsicle?. Skeptic. 2004, 11 (1): 24. 
  58. ^ Butler K. A Consumer's Guide to "Alternative" Medicine. Prometheus Books. 1992: 173. 
  59. ^ * Zimmer, Carl; Hamilton, David. Could He Live to 2150?. Best Life. October 2007. Quack watch: The following controversial treatments are all being touted as antiaging miracle cures. 
  60. ^ Frozen body: Can we return from the dead?. BBC News. 15 August 2013 [21 Febr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March 2016). 
  61. ^ Inside the weird world of cryonics. Financial Times. 18 December 2015 [21 Febr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8 September 2016). 
  62. ^ SCIENTISTS’ OPEN LETTER ON CRYONICS. biostasis. [2022-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2). 
  63. ^ Scientists’ Open Letter on Cryonics. Cryonics Institute. [2022-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31). 
  64. ^ Howley, Kerry. Until Cryonics Do Us Part.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7 July 2010 [2 Febr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May 2016). 
  65. ^ Legal Protection of Cryonics Patients, Part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INSTITUTE FOR EVIDENCE BASED CRYONICS
  66. ^ Legal Protection of Cryonics Patients, Part 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INSTITUTE FOR EVIDENCE BASED CRYONICS
  67. ^ The Legal Status of Cryonics Patien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會
  68. ^ CRYONIC SUSPENSION AGREE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Cryonics Institute
  69. ^ Cryopreservation Agree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70. ^ The Only Anti-Cryonics Law In North America Is Being Challenged In Court. VICE MEDIA. [2021-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71. ^ Top UK scientist calls for restrictions on marketing cryonics. The Guardian. [2021-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9). 
  72. ^ 72.0 72.1 72.2 Stodolsky DS. The growth and decline of cryonics. Cogent Social Sciences. 2016, 2 (1): 1167576. doi:10.1080/23311886.2016.1167576 . 
  73. ^ 73.0 73.1 The law on cryonics. Human Tissue Authority. 26 September 2018 [3 Octo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September 2019). 
  74. ^ 74.0 74.1 Why you will probably live longer than most big companies. IMD. 2016-12-31 [2021-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0). 
  75. ^ How Winning Organizations Last 100 Years. Havard Business Review. 2018-09-05 [2021-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3). 
  76. ^ Technology killing off corporate America: Average life span of companies under 20 years. CNBC. 2017-08-24 [2021-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2). 
  77. ^ Greenland Burial Plo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CryoNet
  78. ^ Nature's cryonics (IV)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ryoNet
  79. ^ Is Permafrost Burial a Viable Op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ryoNet
  80. ^ "Blaise Pascal", Columbi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page 353.
  81. ^ The Pascal’s Wager of Cryopreservation. Pindle Institute.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8). 
  82. ^ CRYONICS MAGAZINE November 1991. 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8). 
  83. ^ Ralph C. Merkle, Director of Alcor. Pascal's Wager and Cryonics.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7). 
  84. ^ Eliezer Yudkowsky. The Pascal’s Wager Fallacy Fallacy. Overcoming Bias.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7). 
  85. ^ 董樂. 人體冷凍術需要考慮哪些後果?. BBC. 2016-05-11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4). 
  86. ^ 86.0 86.1 中青報:不要拿“死而復生”炒作人體低溫保存. 人民日報.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1). 
  87. ^ 87.0 87.1 87.2 87.3 曾雅容醫檢師. 我的冷凍胚胎可以保存多久?.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1). 
  88. ^ 88.0 88.1 88.2 88.3 冷凍24及27年胚胎順利誕生!生出小姐妹不太愛睡覺,爸媽開玩笑說:「都冷凍了那麼久,現在當然不用睡呀!」. 媽媽寶寶. 
  89. ^ 89.0 89.1 成分血-捐血一袋不只救人一命. 台灣血液基金會. 
  90. ^ 肝臟保存技術大躍進. Scientific American中文版. 
  91. ^ 超級冷卻技術 延長器官保存期. Yahoo Taiwan News. 
  92. ^ 92.0 92.1 器官移植手術中,器官能在外待多久?. Yahoo Taiwan News. 
  93. ^ Leukemia claims son of Hall of Famer. ESPN.com. 2004-03-07 [2016-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5). 
  94. ^ Los Angeles Times. L. Stephen Coles dies at 73; studied extreme aging in humans. Los Angeles Times. 4 December 2014 [17 April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December 2017). 
  95. ^ Bitcoin's Earliest Adopter Is Cryonically Freezing His Body to See the Future – WIRED. WIRED. 2014-08-29 [2017-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3). 
  96. ^ Thiel, Peter. Zero to One: Notes on Startups, or How to Build the Future. Crown Business. September 16, 2014: 1 (chapter 14). ISBN 978-0-8041-3929-8. 
  97. ^ Brown, Mick. Peter Thiel: the billionaire tech entrepreneur on a mission to cheat death. The Telegraph. September 19, 2014 [October 16,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October 18, 2014). 
  98. ^ Pearce, David. Quora Answers 2015 - 2022 by David Pearce. The Hedonistic Imperative. (原始内容存档于January 16, 2022). 
  99. ^ Was Larry King Cryogenically Frozen After his Death?. Inside Edition. 2021-01-27 [2021-01-30]. 
  100. ^ Leibovich M. Larry King Is Preparing for the Final Cancellation. New York Times. 26 August 2015 [14 Februar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6 December 2019). 
  101. ^ Stewart JB, Goldstein M, Silver-Greenberg J. Jeffrey Epstein Hoped to Seed Human Race With His DNA. New York Times. 31 July 2019 [3 Novem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31 July 2019). 
  102. ^ Croucher S. Jeffrey Epstein Wanted to Freeze His Head and Penis After Dying: Report. Newsweek. 1 August 2019 [3 Novem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31 October 2019). 
  103. ^ Mikkelson, David. FACT CHECK: Was Walt Disney Frozen?. Snopes. 19 October 1995 [21 Januar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anuary 2021). 
  104. ^ Conradt, Stacy. Disney on Ice: The Truth About Walt Disney and Cryogenics. Mental Floss. 15 December 2013 [21 Januar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10 January 2019). 
  105. ^ The New York Times", "A Final Turn-On Lifts Timothy Leary Off" by Marlise Simons, April 22, 1997

外部連結编辑